首页 >> 文联
用公平和正义“干净”地缝补历史的缺口 ——德国电影《缄默的迷宫》文本解读
2020年02月14日 19:54 来源:《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9年第3期 作者:张蒲荣 字号
关键词:电影;《缄默的迷宫》;文本解读;历史反思

内容摘要:德国电影《Im Labyrinth des Schweigens》(2014年,中文译名《缄默的迷宫》)以深刻的历史反思和坚定的历史态度宣告:历史是不会被抹杀的,无论谁,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不能掩盖历史的真相。

关键词:电影;《缄默的迷宫》;文本解读;历史反思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蒲荣(1969- ),女,陕西蒲城人,宁波大学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E-mail:121647128@qq.com。

    关键词:电影;《缄默的迷宫》;文本解读;历史反思

    内容提要:德国电影《Im Labyrinth des Schweigens》(2014年,中文译名《缄默的迷宫》)以深刻的历史反思和坚定的历史态度宣告:历史是不会被抹杀的,无论谁,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不能掩盖历史的真相;只有那些“干净”的人才能充当历史反思的主体力量,才能彻底从历史的废墟中站起来;反思历史,推进历史审判的标准不应该是一时一地的“现实”,而是公平与正义。审判与刑罚仅仅是途径而不是目的,还原历史真相,牢记历史教训,给受害者、给全世界以公平和正义,才是人们孜孜以求的目标。为此,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所有坚守公平和正义的人,面对诸如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的罪恶,都不应该缄默。

 

  2014年,德国制片人Jakob Claussen-producer带着Giulio Ricciarelli/Elisabeth Bartel编剧、Giulio Ricciarelli导演,亚历山大·斐林(Alexander Fehling)、约翰尼斯·科斯奇(Johannes Krisch)、罗伯特·亨吉尔-布(Robert Hunger-Büh)等主演的影片《Im Labyrinth des Schweigen》(中文译名《缄默的迷宫》或《追讨纳粹战犯记》),来到多伦多电影节上。此时,距离影片所讲述的故事时间(1958年)已经过去了56年,距离第二次世界反法斯西战争胜利过去了69年。相比于1958年,德国不再是一个战后复苏的国家,无论在欧盟还是在世界政治经济文化舞台上,德国都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然而,正像许多德国人一样,人类不应该忘记,2014年的德国正是从1958年的德国走出来的,“战后经济奇迹”的年代造就了以后的德国。而1958年的德国也是从1945年的德国走出来的,战后奇迹不仅仅表现在经济方面,更表现在德国人毅然决然地与纳粹德国告别,它以深刻的历史反思和清醒的历史审判,清算了二战给德国人留下的伤痛“遗产”,赢得了包括犹太人在内的世界人民的谅解,摆正了德国这艘大船的前行方向,让德国再一次走向世界。根据真实历史改编的电影《缄默的迷宫》就反映了1958年德国社会精英阶层对二战德国的反省,又带着2014年德国电影人对1958年“历史审判”的进一步反思,经过跨越近70年岁月的沉淀和积累,在不断地审视与调整中,影片所展示的历史观念更加深刻,人类情感更加深沉,思想更具有挑战性。

  相对于电影艺术界对《缄默的迷宫》的热切关注,国内外学术界表现相对谨慎。2017年2月,Jefferson Hunter在《The Hopkins Review》发文,从古希腊埃斯库罗斯戏剧化——俄瑞斯忒斯的审判讲起,用电影纪事的方式,回顾了“法律故事”电影《杀死一只知更鸟》《永不妥协》《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进化论》等,认为《缄默的迷宫》实际上是一部法庭前的电影,摒弃了庭审电影的戏剧性,专注于冗长乏味的准备工作,在堆满记录的仓库里进行研究,法医团队的缓慢集结,以及毫无结果的证人搜寻,电影也关注了拉德曼的心理伤害。[1]陈杰以美国学者凯西·卡鲁斯的《沉默的经验》为理论基点,从“创伤叙事”视角关注《缄默的迷宫》,认为该电影展示了“心理创伤”(包括个人心理创伤和集体心理创伤)、“文化创伤”(包括犹太人群体所遭受的创伤和德国年青一代所遭受的创伤)、“民族创伤”(包括犹太民族所遭受的创伤和战后德意志民族所遭受的民族创伤),男主角拉德曼身上浓缩着整整一代人对自己的父辈的批判与反思。[2]罗亚丽以《缄默的迷宫》为例,讨论战后德国对二战问题的社会集体表现——“缄默文化”,认为“真相被披露之前历史是一座缄默的迷宫,认识并承认历史的错误,才是通往‘缄默迷宫’的出口”,从而肯定《缄默的迷宫》反思历史的价值。[3]吴宇、王坤以《缄默的迷宫》为中心,结合《铁皮鼓》《再见列宁》《帝国的毁灭》《窃听风暴》等电影,探讨德国反思题材电影的叙事策略,认为“《缄默的迷宫》的巧妙之处在于,以司法视角为背景,在这张幕布之后隐藏的是令人惊愕的民间视角……是以战后大众心理和司法现状切入,逐步深入纳粹时代对个体和国家深刻的塑造,这种塑造不是简单的政治和文化的感染,而是脱胎换骨般的认同,即使是战争失败也未必能够清楚德国民众心理的纳粹情结和民族主义倾向,而这种扭曲的历史观和价值观无疑对战后的幸存者造成一次伤害”,肯定《缄默的迷宫》是“德国反思题材电影的突破”。[4]30这些评论注重把《缄默的迷宫》放置在一个“先在”叙事逻辑框架中,或者从“法律故事”叙事逻辑,或者从“创伤叙事”逻辑,或者从“反思二战”叙事逻辑,阐发《缄默的迷宫》的“突破”。在历史思辨和理论思辨的过程中,不免遮蔽了对《缄默的迷宫》文本解读的感受性,疏离了许多鲜活的文本体验。本文个体阅读体验(观影体验)视角,力图切入文本,显现《缄默的迷宫》的文本张力。

作者简介

姓名:张蒲荣 工作单位:宁波大学

职称:副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