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海明威:作家、传媒、大众共同制造的经典作家与文化偶像
2020年02月14日 15:18 来源:《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2期 作者:于冬云 字号
关键词:海明威文学生产;图书传媒;文化偶像;文化消费

内容摘要:海明威是我国读者最为熟悉的当代美国文学经典作家之一,也是一位广受大众欢迎的美国文化偶像。

关键词:海明威文学生产;图书传媒;文化偶像;文化消费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于冬云(1964- ),女,山东潍坊人,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

    关键词:海明威文学生产;图书传媒;文化偶像;文化消费

    内容提要:海明威是我国读者最为熟悉的当代美国文学经典作家之一,也是一位广受大众欢迎的美国文化偶像。从其作品的文本生产、接受与传播过程来看,海明威实际上是一个由他本人的自我建构、作家与图书传媒的商业合谋经营、大众的文化消费和复制活动共同制造而产生的经典作家和美国文化偶像。审视和反思海明威从文学青年到经典作家和文化偶像的塑造过程,有助于我们更全面、更深刻地理解作家的身份和大众文化消费行为的多元性和复杂性。

    标题注释:本文为作者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海明威与美国的现代性问题研究”(17BWW051)的阶段性成果。

 

  海明威是我国读者最为熟悉的美国经典作家之一。作为1954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在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动态发布的前十位最受欢迎的文学奖获得者排行榜中,海明威的名字一直在第二、第三、第四的位次上变换。①而早在1954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之前,2月23日的美国双周刊《看客》以“看图猜名人”为题发表了15张特写照片,每一张都是某个政界或娱乐界明星的个性标识物特写,要求读者猜出它是哪一位名人的标识。这15位被《看客》选中的明星人物包括政界的麦克·阿瑟、艾森豪威尔,娱乐圈的查理·卓别林、马龙·白兰度等,身份是作家的海明威也位列其中,他的标志性特写形象是白色卷曲的络腮胡子。这表明,海明威在美国大众心目中的声誉是双重的,既是文学成就杰出的作家,又是拥有众多追捧者的文化偶像。前者的声誉是由其作品的读者和批评家认可的,而海明威的崇拜者并不一定读过他的文学作品,或者也不关心他写过什么。从1921年前往巴黎追求文学梦想,到195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跻身美国大众崇拜的文化偶像之列,并成为全世界读者最欢迎的作家之一,海明威本人的自我建构、他与图书传媒的商业合谋经营、大众的文化消费和复制都同样功不可没。放眼当下的文学图书市场,文学生产、传播与大众的文化消费活动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审视海明威从文学青年到经典作家和文化偶像的制造过程,反思其作为文化精英和大众偶像的双重身份,有助于我们更全面、更深刻地理解作家身份和大众文化消费行为的多元性和复杂性。

  一、海明威的生活方式与写作策略

  总览海明威的一生,自从1921年告别美国赴巴黎追求文学梦起,他始终选择与现代化的美国都市保持距离,在边缘或异域空间中生活和写作。海明威游历或旅居过的国家有意大利、加拿大、法国、西班牙、瑞士、奥地利、德国、肯尼亚、中国、古巴、英国等,亲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班牙内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喜欢钓鱼、打猎、拳击、斗牛、旅游等现代休闲生活方式,并将自己在边缘异域空间中富有传奇色彩的生活经历转化为文学作品。

  1918年,海明威加入美国红十字会的战地医院服务团,在意大利战场因救助伤员受伤,身中237块弹片,因此获得意大利政府颁发的银十字勋章。他在米兰养伤期间,与女护士阿格纽斯相爱。很显然,他的这一经历渗透在小说《永别了,武器》(1929)中,腿部受伤的美国军人亨利的生活原型就是海明威本人,女护士凯瑟琳的原型则是海明威的初恋阿格纽斯。1920年代,海明威与第一任妻子哈德莉旅居法国的岁月里,多次去西班牙看斗牛,并于1926年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这部小说的叙事空间设定在法国和西班牙,小说人物出入于海明威本人熟悉的巴黎街道、工作间、咖啡馆,去西班牙过圣福明节、看斗牛、钓鱼,这种休闲生活与美国本土正在兴盛的消费文化遥相呼应。因此,这部以英美青年在法国巴黎和西班牙工作、休闲生活为叙述内容的小说,折射出美国爵士时代主流社会传统的清教伦理与时兴的消费生活方式既抵牾又合流的实况。1932年,海明威又出版了一部关于西班牙斗牛的非虚构类作品《死在午后》。他声称,在写作《死在午后》之前观看过300多场斗牛,目睹过几千头公牛被刺杀。在这本书中,海明威对西班牙斗牛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术语、西班牙著名的斗牛士、各地不同的斗牛风格都作了极为详尽的介绍,书后还附有585条斗牛术语释义汇编。这部斗牛专著受到斗牛迷的欢迎,他们把它看作是一部了解斗牛文化的《圣经》。19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海明威与北美报业联盟签订合同,于1937年2月前往西班牙报道战事。1940年,他出版了西班牙内战题材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为共和国理想而战的美国志愿者乔丹。1933年12月至1934年2月,海明威前往肯尼亚打猎,历时72天。1935年,他出版叙述非洲狩猎的非虚构作品《非洲的青山》。海明威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都曾经亲历欧洲战场,1950年,他出版了长篇小说《过河入林》,叙述亲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美国人坎特威尔上校重访意大利会友、打猎的故事。海明威自幼喜欢钓鱼,1934年购买了自己的游艇,命名为“比拉尔号”。他在佛罗里达州的基韦斯特岛和古巴哈瓦那瞭望农场定居期间,经常驾驶“比拉尔号”出海钓大鱼。据海明威传记记载,他曾经捕到一条重达785磅的鲨鱼,距当时的世界纪录只差12磅。1952年,《老人与海》在《生活》杂志发表。小说叙述古巴老渔夫桑提亚哥在墨西哥湾流钓鱼的故事,其中,关于老人和大马林鱼相持、较量的诸多细节描写,皆来自海明威本人钓大鱼的经验。作为集战争冒险、旅游渔猎的生活与文学写作于一身的作家,海明威的文学劳动为他赢得了1953年美国的普利策文学奖、1954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综上所述,海明威是一位将美国主流社会传统的职业劳动美德与现代的休闲生活方式完美结合在一起的作家,而这也是他的小说人物塑造方面的突出特点。

  很多读者认为,海明威的小说以塑造硬汉形象见长。笔者更倾向于美国学者艾德蒙·威尔逊和菲利普·扬的观点。威尔逊于20世纪40年代指出,海明威的小说人物在一战后的残暴世界中通过坚守“准则”(code),留住人性的尊严。到了50年代,菲利普·扬发展了威尔逊提出的“准则”一说,将海明威笔下的男主人公界定为“准则英雄”(code hero)。扬指出,《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杰克·巴恩斯和斗牛士罗梅罗“是有准则的人。他们懂得有些事情要遵循既有的准则,也有一些事情的准则还没有固定下来。是否懂得这个道理,是区分小说人物类属的依据”②。小说中的杰克和罗梅罗都是既有个性、又有准则的人物,而犹太人科恩则是一个不懂准则的人,遭到英美青年小团体的一致排斥。菲利普·扬所说的准则,与马克斯·韦伯阐述的现代职业概念是一致的。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讨论路德的“职业”概念时指出,“在英语的calling(职业、神召)一词中,至少含有一个宗教的概念:上帝安排的任务”,“上帝应许的惟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以苦修的禁欲主义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所赋予他的任务和义务。这是他的天职”③。以韦伯讨论的“天职”观念和扬提出的“准则”一说为依据,仔细审视海明威在异国空间中塑造的男性形象,就会发现,他们对自己必须担当的职业角色责任的理解,与美国前现代社会中恪守的新教劳动伦理有内在的一致性。比如,在《太阳照常升起》中,杰克在每一次以休闲为目的的出行之前,总是要首先完成自己的记者撰稿任务。西班牙斗牛士罗梅罗将斗牛看作是生命的意义所在,身受重伤仍从容不迫地走上斗牛场,凭借自己出色的斗牛技艺和绝不退缩的信念,捍卫了斗牛士的职业尊严和荣誉;《丧钟为谁而鸣》中的美国志愿者乔丹,在接受了到敌后去炸桥的任务后,面对共和国内部分裂致使行动计划泄密的混乱局面,大雪封山的困难,与之合作的游击队军事素质的匮乏,他依然选择兑现自己的责任,最终炸毁了阻击敌人援兵的桥梁,并坦然地迎接死亡的到来;《老人与海》中的老渔夫桑提亚哥更是把钓鱼看作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过去,他曾经在渔夫钓鱼技艺中得了“冠军”,现在,他连续84天钓不到一条鱼,跟随他的小男孩也离他而去,继而钓到的大马林鱼又被鲨鱼吞吃得只剩了一条巨大的骨架,但是,桑提亚哥却能坦然面对孤独和失败,日复一日地尽打鱼人的天职。概而言之,杰克·巴恩斯之于记者的撰稿职责、罗梅罗之于斗牛士的荣誉、乔丹之于战士的炸桥任务、桑提亚哥之于渔夫的钓鱼活动,他们对职业角色责任的理解,与新教徒应神召尽“天职”的劳动美德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海明威在文学文本中构建的硬汉特质,实则是开疆拓土时代新教徒信奉的职业劳动伦理这一“美国性”特质在异国空间中的伸延。

  海明威之所以对异国空间里职业技艺了得的男性主人公情有独钟,与他对20世纪20年代现代化、都市化了的美国社会现实的认识有密切关系。海明威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是在美国中西部的橡树园度过的。橡树园位于密执安湖畔,紧邻现代化大都市芝加哥,是一个以中产阶级白人新教徒为主的小城镇。橡树园镇上的男人大都是信奉传统新教劳动美德的专业人员,推崇强健的身体,热爱亲近大自然的户外运动。海明威的父亲就是一位热爱钓鱼、打猎、种地等户外运动的医生。受父亲的影响,海明威自幼热爱大自然,热爱钓鱼、打猎等户外运动。因此,当他从欧洲战场归来,面对现代化了的美国社会现实:工厂生产流水线上劳动的机械化,都市生活方式与大自然的疏离,海明威感受到传统失落的伤痛。在现代化大机器操控的工业生产流水线上,劳动异化为技术(technique)主导的机械性重复活动,个体在劳动过程中自主的愉悦感被机器带来的压抑感所取代。在全面现代化、都市化了的美国本土,前现代社会中以男人的身体强健程度和个人技艺(skill)多寡为评价依据的劳动传统一去不复返,只有到战场上,或者是到不被现代文明侵染的边缘异国空间中,才能找回被现代化淹没的自主劳动愉悦和个体生命自由。因此,海明威在文学写作中自觉地选择与现代化了的美国都市生活保持距离,在边缘异域空间中,通过战争、斗牛、打猎、钓鱼等活动去打造一个个专业技艺出众的男性形象。而在文本之外,他本人也人如其书,是个在边缘异域空间中行走、书写的勇敢战士、优秀猎人、钓鱼高手、拳击英雄、斗牛爱好者、文学冠军。有意味的是,海明威和他的男子汉们在异国空间中借以对抗现代文明异化的斗牛、打猎、钓鱼等活动,在伸延传统的新教劳动伦理的同时,却又契合了现代社会宣扬的休闲消费生活方式。正如詹姆逊指出的那样:“海明威对男性气概的崇拜,正是同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巨大工业变革相妥协的那种企图:它满足了新教的劳动伦理,同时又颂扬了闲暇。”④

  如上所述,海明威和他的小说人物一起,一生游走在不同的空间中,并在不同的竞技场上,以钓鱼、打猎、斗牛、参战、写作等活动中超凡的个人技艺,打造出一个个阳刚魅力十足的个人英雄神话。在20世纪上半叶的美国,老一辈开疆拓土的前现代生活已远去,工业文明、都市生活时代到来,海明威及其男主人公在边缘异域空间中展示不同技艺的个人神话,满足了大众失落在现代都市中的怀旧情感。在海明威有过度张扬之嫌的男性英雄气概中,美国大众抵制工业文明所带来的标准化、均质化操控,实现个体自由和感性解放的需求得到了象征性满足。甚至包括海明威的个人生活方式,也成为大众崇尚的个性化消费娱乐姿态,助推大众读者把他当作文化英雄和偶像来追捧崇拜。

作者简介

姓名:于冬云 工作单位: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

职称:教授、博士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