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冰雪奇缘2》:童话里的“政治正确”
2019年12月03日 09:53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秦喜清 字号
关键词:当代文化;传统故事;主流文化

内容摘要:2013年11月,《冰雪奇缘》用炫目的特效打造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冰雪王国。

关键词:当代文化;传统故事;主流文化

作者简介:

    2013年11月,《冰雪奇缘》用炫目的特效打造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冰雪王国,冰雪、驯鹿、雪人、雪橇,提前为观众营造了一个温情的圣诞节气氛,主题曲《随它吧》,更是以优美高亢的旋律唱出了女主人公艾莎要挣脱束缚的内心。影片获得极大成功,成为迪士尼有史以来全球票房最高的动画片,《随它吧》的旋律更是深入人心,成为风行“神曲”。如今,《冰雪奇缘》续集在全球上映,凭借首部积攒的人气,迅速吸引了观众和影评人的目光。在公映第一天,韩国影人集体呼吁抵制,也未能阻挡韩国观众的热情。影片全球票房持续高企,在中国内地,首周累计票房达3.73亿元,远超前作。但同时,影片的口碑一直下滑,欧美影评人大多坦率地表达了失望之情。显然,这部等待6年的续集很难再造辉煌。

  就动画特效而言,《冰雪奇缘2》几乎无懈可击。它依然保持了画面的唯美、细节的精致。魔法森林中的一草一木,暗海上的汹涌波涛,艾莎挥手成冰的奇异魔力,冰马、石巨人、地精灵,丝丝可辨的金发和光亮闪闪的飘逸裙装,从形象塑造到细节展现,无不显示出迪士尼动画片特有的精致水准。但在叙事和音乐上,影片则受到诟病:情节零乱、不连贯,音乐主题曲没有特色。特别是艾莎的探索之旅把观众拖入一个未知的领域,它的幽暗、复杂、矛盾背离了迪士尼一贯的简单、温暖、明亮的基调,给迪士尼传统的合家欢类型定位带来不确定性。这种变化的初衷可能是适应目标观众的成长,扩大迪士尼动画片观众的年龄层次,但从另一方面看,似乎也是迪士尼回应时代变迁的一种努力。

  在西方当代文化语境中,女性主义和多元文化都属于“政治正确”之列。一方面,女性主义向传统好莱坞的渗透正在改变主流商业大片的女性人物塑造。从动作电影《饥饿游戏》、到科幻电影《机械姬》,再到改编自DC漫画的《神奇女侠》,更多的“强女”形象进入银幕上被男神统领的区域,跻身男性为主的英雄谱系。迪士尼的作品也显现出这样的影响。早在1998年,迪士尼就改编了中国传统故事《花木兰》,只是女扮男装的设置并未改变传统观念的根基。《冰雪奇缘》则不同,它虽然在人物、环境的设定上不脱公主、皇后、王子的窠臼,但在人物关系、性格和叙事上都有大的改变,男女两性人物的设定、传统的王子公主式爱情神话都发生了某种颠覆性改变。

  艾莎和安娜的双女主设定使女性关系成为叙事的核心和主线。《冰雪奇缘2》延续了第一部确立的安娜拯救艾莎的模式。在安娜的努力下,两姐妹才完成了“改正错误”的使命。在这两部影片中,从陷入到摆脱困境,一直都是围绕两个女性展开。相应地,男性角色被明显边缘化和弱化。在第一部里,汉斯王子打破了传统童话的人物设定,成为一个心术不正的恶人。而朴实善良的克里斯托夫虽然总是在安娜危机之时和驯鹿一起出现,但始终没有走出“帮助者”的角色定位。两部影片还以不同的方式颠覆了王子公主式的爱情神话。在第一部里,生命垂危的安娜没有靠王子的爱吻获得重生,而是靠自己内心的真爱融化了冰冻的心。续集虽然安排了克里斯托夫与安娜的爱情,但克里斯托夫笨嘴拙腮,依然不脱“弱男”的定位。他和安娜的爱情不仅是平民和皇族的联姻,而且是弱男与强女的结合,这也走出了白马王子的神话模式。

  艾莎的自我质疑、自我探索构成了两部《冰雪奇缘》的叙事主线。《冰雪奇缘2》仍然延续了首部《冰雪奇缘》中女性觉醒与探索的主题,突破了经典的“从此以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童话叙事。虽然阿伦黛尔王国一片祥和,但身世之谜和远处声音的呼唤,促使艾莎希望揭开封存魔法森林的咒语,和安娜、奥洛夫、克里斯托夫一起踏上探访魔法森林、寻找真相的旅程。

  这里,艾莎是在没有外界危机的挑战下,主动出发,其动力是内心探求自我身份的渴望,她要弄清楚自己魔力的来源,要了解自己家族的过往,要揭开魔法森林背后的真相。他们进入被雾覆盖的魔法森林,风、火、水、土四块巨石、被封存在里面的北地人部落,滞留在那里的王国士兵,让她们看到了一个另类族群、另类世界,也发现了母亲是北地人的秘密。艾莎最终解开了自己的身份之谜——她是沟通风、火、水、土的第五元素,这也是她神秘魔力的源泉。

  这里,《冰雪奇缘2》引入了第二个“政治正确”的原则,通过阿伦黛尔老国王与北地人的矛盾冲突,重现了主流文化对边缘文化的恐惧、歧视与控制,同时又通过毁坏水坝的行动,表达了主流文化的自我修正、自我校正意愿。正是由于这一主题的引入,《冰雪奇缘2》陷入了复杂的叙事当中。作为土著部落,北地人具有魔法力量,为了抵御这种魔法的威胁,艾莎的祖父——阿伦黛尔的老国王假意帮助北地人修水坝,而水坝的真实作用是削弱北地人的力量。当老国王真正的用意被北地人识破后,双方陷入战争。混战中,老国王战死,孤立无援的父亲被艾莎的母亲——一个北地人姑娘挽救。艾莎最终渡过暗海,征服了海里的冰马,到达母亲提到的阿塔霍兰河,凭借水的记忆,发现了历史的真相。

  在这样的故事设定中,我们很容易代入西方与非西方、白人与非白人、殖民与被殖民、中心与边缘等各种二元关系。老国王正是处于前者的位置,按照他的逻辑,具有魔力的土著民族明显是“他者”的、非理性的、危险的存在,只有被抑制、被约束、被削弱,才能稳固自身的利益。当安娜喊着必须纠正这个错误时,我们听到的无疑是多元文化主义的呼声。不仅如此,水坝、土地、森林等与环境密切相关的元素,很自然地让人联想到全球变暖等当下热议的环境问题,甚至联想到围绕环境问题展开的政治博弈。

  但是,这个看上去“政治正确”的童话故事背后,依旧是对娱乐原则和商业利益的臣服。《冰雪奇缘》系列虽然在情节、人物、故事的设计中融入了时代的新变,但作为大众娱乐产品,它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而必然要做出观念思想上的让步。尽管它吸纳了女性主义的思想,但它并不是一部真正的女性主义电影。考虑到影片中艾莎和安娜的形象以及她们所带动的周边产品,我们更可以看出这款大众娱乐产品“政治正确”的无力与苍白。

  在《冰雪奇缘》系列中,艾莎和安娜都是以芭比娃娃式的造型示人,纤细的腰身,轻盈的体态,这样的形象本身传达了女性身体塑形的强烈信号,它们与时尚T台的高挑模特,与流行的“A4腰”“筷子腿”一起确定了女性身体的标准。就像芭比娃娃的换装一样,片中的艾莎和安娜也以漂亮的裙装吸引观众的目光。在特效技术的支持下,片中镶嵌宝石的裙装光彩熠熠,将公主衬托得顾盼生辉。《冰雪奇缘2》首映礼上,有不少粉丝身穿与首部影片中的公主装同款的裙子。深谙经营之道的迪士尼在续集中,为艾莎打造了4套裙装,多款斗篷。而且,艾莎的裙装更突出轻盈、贴合、透明感,更能凸显艾莎纤细曼妙的身材,身后的斗篷更衬托她飘逸的身姿。此般商品化策略无疑削弱了艾莎银幕形象的正面力量,也诱导粉丝和观众特别是年轻女孩臣服于流行的女性身体观念。

  多元文化主义的结局也是如此。影片最终以毁掉大坝达成和解,从此,北地人拨开云雾,看到蓝天,艾莎也以魔力力挽狂澜,在最后时刻,阻止了洪水,阿伦黛尔王国得到拯救。幸福的大团圆结局消除了族群对立的阴霾,生活在自己领土上的北地人不再具有威胁。自我修正保留了主流文化的完好无损,中心与边缘的故事依旧。作为大众娱乐产品,《冰雪奇缘2》一方面迎合了时代思想的变化,另一方面又以轻歌曼舞的姿态退回到传统。它不是文化政治寓言,只是以娱乐的方式提示了我们时代思想的某些变迁。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秦喜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