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己” ——看新编昆曲《画堂春》
2019年12月03日 09:27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苟君 字号
关键词:昆曲;纳兰性德;古代戏剧

内容摘要: 2018年度北京文化艺术基金资助、京昆艺术团推出的昆曲《画堂春》前段时间又在京连演八场,昆曲的古雅中流淌着诗词的古韵,共同生成一种新的时代回响,观之引人遐思。

关键词:昆曲;纳兰性德;古代戏剧

作者简介:

    2018年度北京文化艺术基金资助、京昆艺术团推出的昆曲《画堂春》前段时间又在京连演八场,昆曲的古雅中流淌着诗词的古韵,共同生成一种新的时代回响,观之引人遐思。

  昆曲《画堂春》根据著名词人纳兰性德的生平改编。纳兰性德是康熙权相明珠的长子,皇帝御前一品侍卫。另一面他又是尚文的,自幼天资颖异,读书过目不忘,十七岁入太学读书,十八岁中举人,二十三岁考中二甲第七名进士,二十四岁《饮水词》问世,时誉甚隆,“家家争唱饮水词” 。其收藏重要书画有二十三种之多,尤以《步辇图》 《寒食诗帖》 《鹊华秋色图》等最著名,《清史列传》谓其字“书学褚河南,见称于时”。纳兰性德一生好交天下俊杰,与顾贞观、朱彝尊、姜宸英等交往甚厚,同情其遭遇,爱惜其才学,故仗义疏财,为其创造施展才华的空间。徜徉于布衣之间似乎与贵胄公子、皇帝近臣的身份地位颇不相称,而纳兰性德毫不犹豫地亲近他们、亲近诗词,不做“人间富贵花”,终为“人间惆怅客”!读过他的泣血词章,了解他短暂的人生,或许不禁会对纳兰性德的诗词人生与他显赫的家世背景的反差发出感叹。

  该剧主创团队基本来自北方昆曲剧院,体现出了国家级戏曲院团的雄厚实力与上乘水准,在剧本的选材与构思,导演的复古与创新,表演的声情与形神,音乐的声腔与配器,舞美的服饰,灯光与道具等方面都有较高的艺术呈现,表现了纳兰性德十分复杂的人物形象。该剧以倒叙叙事,纳兰性德在双林禅寺为妻卢氏守灵为开场,接下来通过纳兰性德题词妻画来展现“赌书消得泼茶香” ,表达小夫妻神仙眷侣的生活。然而康熙皇帝出山海关祀长白山,纳兰性德以侍卫从驾北行,剧中出现的伴唱《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 ,寄托二人的感情。卢氏因产后风寒而香消玉殒,这对于刚刚二十三岁的纳兰性德而言是何等的冲击。从此他无法自拔,在妻子卢氏亡故八年忌日,纳兰性德病故,年仅三十一岁。此剧描写历史上的真人真事,继承中国古代戏剧的抒情本质,并把抒情主观化、内在化、个体化,人物的具体经历仅仅作为背景和依托,打动观众的是古今相通的人类情感。

  《画堂春》的唱词全部源自纳兰性德原创,伴奏使用了民族管弦乐乐队。虽说时下许多上演剧目中都使用了交响乐,但我认为《画堂春》的民族管弦乐更贴合昆曲的本体,更能够与观众契合,产生好的艺术效果。音乐的设计由著名作曲家姚昆宏担任,对于曲牌选用和创新进行大胆尝试,演唱方式和节奏亦珠联璧合。考虑到纳兰性德的皇族身份,唱腔多为宫调式、徵调式,并以北曲为主要音乐形象。弹拨乐器演奏的那句代表满族音乐风格的《岔曲头》给人印象很深,但是又不影响昆曲的唱腔魅力。如吟诵《金缕曲》三字曲牌名用很高的音,“德也狂生耳!”起句十分奇兀,音乐开始散板,慢中加快蓄势兴奋,音乐跌宕起伏。当上阕唱词快完时,驰骤极尽腾挪变化,下阕节奏愈加快,不作常规化的尾音拖长走高。结句“然诺重,君须记”却戛然而止,听起来干脆利落,后半生的缘分,出自肺腑的诺言是很沉重的。《金缕曲》唱腔音乐灼热如火、慷慨淋漓、冷峭深沉,是全剧中唯一情感豪放的唱段,唱腔配乐的力度处理正是纳兰性德风华正茂、文武双全的体现。

  此剧以宋词《画堂春》作为主题音乐的昆曲化贯穿全剧,开始第一句与《梁祝》化蝶首句相似,但第二句变回到原汁原味的昆曲本体风格,并在旋律上做了一些恰到好处、易于接受的新处理。一唱三叹,听起来给人一种无奈、忧伤、抑郁之感,使观众为之动容。作曲家通过匠心独具、丰富多样、科学合理的创作理念与作曲技法,实现了对于全剧唱腔、音乐布局的宏观把握。值得一提的是,作曲家姚昆宏本人亲自完成伴唱,这在我所看过的舞台剧演出中很少有。第一句“一生一代一双人”的配乐,只有一支昆笛跟腔,两句之后全体乐器进入,表现《画堂春》主题。“天为谁春? ”那一句,作曲家在一个难度较高的音区回旋而下,如泣如诉,极富艺术感染力。此外,两段幕后伴唱为本剧增加了亮点。

  该剧主演是来自北方昆曲剧院优秀青年演员张贝勒(饰纳兰性德)和马靖(饰卢氏) ,他们把纳兰性德与妻子的人物形象刻画得很到位,从纳兰性德诗词名篇《菩萨蛮》和《金缕曲》等唱段,以及卢氏唱段《天下乐》等中皆可见。比如《天下乐》中卢氏唱道:“一尊花觚展清影,娉婷,匠心精,怎及婀娜当风迎。云水明,暗香萦,摇曳总关情。”纳兰性德答道:“言之有理,天然真纯方为大美。容若与婉淑自契同心,岂殊比目。你我二人虽有并吹红雨之乐……”演唱不温不火、意蕴悠长、声情并茂,成功塑造了著名词人纳兰性德和卢氏的品性和形象。演员和剧情人物都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精彩表演博得阵阵掌声。第三场开始由喜变悲,病妻盼夫归,出巡在外的纳兰性德出现在舞台另一侧,二人在两个时空,纳兰性德、卢氏生旦对峙联袂格局形成,但是没有冲突,反而层次分明,感情纠葛合理,人物关系清晰。卢氏吟出“红蜡泪” ,表达妻子凄清的情景,纳兰性德唱道“却与黄茅野店听西风”,尽显丈夫和妻子的孤寂之情,兼写了两人之间的无限思念,唱腔舞美凄婉有致,感染力强。该剧的最后一场夫妻身着新婚盛装,“人生若只如初见”好似回到当年婚礼之时,掀起全剧的高潮。天上人间,尘缘未了,同月同日,化蝶双栖……阴阳两隔,失去红颜知己后的空虚、悲凉、孤独,对美好爱情的回味、寻觅,以及卢氏对纳兰性德无限的挂念,二人边唱边舞,伴唱纳兰性德《画堂春》词作为全剧收尾。

  当然,我认为剧情设计还有欠缺,在饱满展现纳兰性德这个非常奇特的历史人物上,应有“渌水亭雅集”一场戏。在“雅集”中所交游皆一时隽士,坎坷失职之士走京师,生馆死殡,于资财无所计惜,表现他是清代“三大词人之一”的形象和民族文化融合的场景。本剧中的环复演唱可稍减少,这样增加故事情节,让剧情表演更充实、更紧凑、更接近人物的本质。旅日艺术家、日本中国京剧院院长吴汝俊作为本剧的艺术顾问,对这部戏的选题、音乐唱腔和演员的表演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由衷的赞扬。戏曲评论家张永和表示很愿意做此剧的代言人。期待在不断打磨后,该剧能成为一出具备经典意义的优秀昆曲作品,为昆曲艺术增添新彩。

作者简介

姓名:苟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