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上,京剧《光之谷》 、晋剧《起凤街》引发业界探讨—— 戏曲可以这样表述“现代”
2019年11月08日 11:21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怡梦 字号
关键词:艺术形式;京剧;戏剧

内容摘要:“以戏曲来表现‘现代’这个概念是有困难的,比如很多传统程式用不上,为了展现出时代面貌,不仅可以借鉴话剧,任何其他艺术形式。

关键词:艺术形式;京剧;戏剧

作者简介:

    “以戏曲来表现‘现代’这个概念是有困难的,比如很多传统程式用不上,为了展现出时代面貌,不仅可以借鉴话剧,任何其他艺术形式,只要能达到这一表达效果,都是需要借鉴的。”太原市实验晋剧院创排的现代晋剧《起凤街》的导演雷守正说。

  “在舞台上表达现代性,需要现代的思维方式,这和社会变迁是一致的,不是物质,而是思想的现代性带来了生活节奏的变化,这部戏的定位是给年轻人看,就要求舞台上具有丰富的变化、有律动感,不断地给予观众新的看点,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武汉京剧院创排的现代京剧《光之谷》的导演肖杰说。

  正在福建福州举办的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上,京剧《光之谷》、晋剧《起凤街》吸引了专家和观众的目光。这两部现代戏在人物表现上既刻画主人公,又勾勒群像,在叙事上多视角并存、多故事线共进,在结构上做出了去中心化的探索,为戏曲如何表述“现代”带来了新的启发。

  表述现代的不是物象,而是思维

  “这是一台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演出,不仅在于满台的青年演员,也在于艺术上蓬勃的活力和创新的激情。”京剧《光之谷》给江苏省剧协名誉主席、戏曲音乐家汪人元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这出戏把最时尚的音乐剧元素引入了京剧,表现了当今社会现象和热门话题——青年创业,在汪人元看来,这正是当代社会发展中的重大课题,这部作品超出了对武汉光谷本身的记录和书写,具有更广阔的意义。“剧中充盈着众多现代社会元素,比如表现了地铁、电梯、网络直播等现代场景,表现了快递员、创客、‘斜杠青年’等现代形象和他们多职业、多身份、多元生活的状态。大量调动现代科技手段,形成新鲜的光影视觉效果,以动静对比、时尚舞蹈、现代音乐、多变的演区,拉近了古老的京剧和现代生活之间的距离。”汪人元认为,这部作品走在了京剧现代戏创新的前沿。

  中国戏曲导演学会名誉会长、研究员黄在敏也表示,这部京剧形式、内容、思想都非常新颖、时尚。“尤其是把地铁中的场景呈现于舞台,形象展示了时代节奏、生命节奏和人们的心理节奏,地铁象征着运动,调动着人深层的生命力,这种节奏唤醒了人们内心的激荡,无论是青年还是老年,对于追逐梦想都有各自的内心感受,青春永远在心底。所以把握了这个节奏,就能在广泛的观众中产生共鸣,它催促着人们跟上时代的青春步伐,揭示着一个社会、一个民族要想前进,就要有永存的青春气息。”黄在敏说。

  《光之谷》的导演肖杰是一位音乐剧导演,这是他第一次导演一部京剧。“在这部戏里,京剧元素更长于人物内心的刻画,音乐剧元素则长于叙事和现代气息的营造。集中表现一两个人物,京剧更适合一些,表现群像,音乐剧手段更多一些。”肖杰说,形式上找到对应之后,再从故事本身入手,“这是一个当代青年创业的故事,表现的人群离我们的生活很近,我的切入点是真实,希望观众能在舞台上看到真实的身边的人。”

  肖杰遇到的困难是怎么把京剧程式化入舞台的现代情境中,“不能为了用程式而显得做作,又不能抛弃程式,有时候为了保留京剧的表现方式,要在一些桥段中有特殊的设计。”他说,比如剧中三个实习记者跟老板视频通话时有一系列的打闹、躲闪动作,这一段的表现手法来自京剧《三岔口》。“我们需要找到更加合理的转换,它在现代戏的舞台上看起来是自然的,它的内核是京剧的,既是戏曲化的又是生活化的动作。”

  一以贯之的不是事件,而是人物

  “这部戏没有史诗性、传奇性、成长性的叙事,而是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里挖掘闪光点,很难写、很难演。剧中也没有爱恨情仇、生离死别、刀光血影,没有对立双方激烈的矛盾冲突,能写好,让观众爱看不容易。”晋剧《起凤街》给著名编剧姜朝皋留下了这样的印象,他认为,作品具有很强的时代精神,“当前社会存在一些人的欲望上升、道德水准下降的问题,塑造这些人物,描绘他们美好的心灵,展现高速发展的时代里一条老街上一个炝锅面馆中的人情味,对人们精神境界的提升、灵魂的升华具有积极意义。”

  在姜朝皋看来,《起凤街》面临着多重挑战——作品以一景到底的形式呈现。作为戏曲,在舞台上需要有冷热、动静、里外等搭配,而话剧《茶馆》式的舞台不好驾驭,很难灵动。出现在面馆的人物都有故事,似乎每个人的故事都可以单独写一部戏。“戏曲不像话剧,它的容量有限,一般的方式是找准一点,像打井一样深入表现,而这部剧的呈现像河水流淌,这么多条故事线,像编辫子一样交织在一起,有条不紊。剧中没有标签、口号式的语言,而是坚持用人物的语言进行艺术表达。”姜朝皋表示,这些探索都非常难能可贵。

  《起凤街》导演雷守正坦言,这部戏里是一段一段的小事件,这对于戏来说其实是一个忌讳,因为它们不连贯。“但有一点,人物是连贯的,抓住人物特点,塑造好人物性格,用人物把事件贯穿起来,让观众对每个人物留下深刻的印象,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人物连贯,戏就连贯了。”比如,主人公齐金凤对收养的儿子视如己出,她还坚持十几年匿名资助贫困学生,雷守正认为,这不是“两件”好人好事,而是以琐事的样貌,通过具体行动,一点一滴编织进她的日常生活中的,“能够一以贯之的主线不是事,而是人物的善”。

  谈及“一景到底”的舞台呈现,雷守正说:“这些故事就发生在面馆里,这个面馆不是商业场所,而是邻里往来、人们上下班聚集的地方,这里有好吃的炝锅面,更重要的是有好人,人们不吃饭也会来,是这种氛围、人气吸引着大家。以面馆为布景更容易集中表现人,可以令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作者简介

姓名:怡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