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子弟书演唱流变考论
2019年08月14日 16:04 来源:《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期 作者:尹变英 字号
关键词:子弟书;演唱;书社;节会;书场;瞽人

内容摘要:在清代京师各种说唱艺术都相当繁荣的发展环境中,子弟书的演唱经历了书斋—书社—节会—书场—瞽人演唱的发展和流变。

关键词:子弟书;演唱;书社;节会;书场;瞽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尹变英(1975- ),女,山西平定人,山西大学文学院博士,山西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文学研究。

  关键词:子弟书;演唱;书社;节会;书场;瞽人

  内容提要:在清代京师各种说唱艺术都相当繁荣的发展环境中,子弟书的演唱经历了书斋—书社—节会—书场—瞽人演唱的发展和流变,是一个逐渐兴盛起来,而后又走向衰落的过程。子弟书的演唱在书斋中是八旗子弟的情致,在书社中是他们的修养,在节会中是他们的骄傲,在书场中是他们的尊严。子弟书的演唱是在八旗群体内部和京师市民社会两个领域中展开的。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清代八旗子弟书研究”(10CZW033)。

 

  子弟书是清代一种既以演唱的方式,也以文本的形式盛行于北京、天津、沈阳等地的说唱艺术。子弟书是清代大量繁荣的说唱艺术中的一种,无论是从清代笔记、竹枝词、子弟书的记载来看,还是从刘复、李家瑞等人整理的数量巨大的俗曲留存来看,清代的北京都是一个各种俗曲产生、流行、发展、交流的巨大舞台,甚至是天堂。在这样的氛围中,子弟书的形成与发展都受到了很多的鼓励和滋养。子弟书最早的吟唱是与诗词类似的,如顾琳在《书词绪论》中所说的“窗前月下”的自我陶醉。其后从群体内部的文化交流逐渐走进书场,变成了一种营利性的娱乐形式。子弟书的演唱经历了书斋—书社—节会—书场—瞽人演唱的发展,是一个逐渐面向更大的接受群体的过程,而这种发展过程并不是直线运动的。按照很多资料的记述,子弟书很早就开始在书场中由说书艺人(如石玉昆、郭栋等)人来表演了。所以,子弟书的表演是在八旗子弟内部和书场两个领域展开的,最后也是在书场中合流并走向兴盛的。

  一、八旗内部演唱

  子弟书的演唱最初在八旗群体内部,是八旗子弟的个人爱好,也是群体的爱好。清代嘉庆二年(1797年)顾琳所著的《书词绪论》是现存最早的,也是唯一的记述子弟书的专著。在《书词绪论》中李镛和顾琳通过自述,记述了子弟书盛行之时在八旗子弟生活中的重要性,是八旗子弟极为重要的个人消遣。“近十余年来,无论缙绅先生,乐此不疲;即庸夫俗子,亦喜撮口而效。”顾琳谈到说书在“闲窗默坐,既可陶一己之情”,也在“杯酒言欢,亦可供知音之耳”。顾琳也说自己对子弟书“酷好成癖”,“无寒与暑,吟哦不辍,虽梦寐不能忘,虽非笑不暇顾”。李镛说自己对子弟书“好之不异曩昔,学之亦不异曩昔”,子弟书不仅是用来听的,更是用来自己学唱的。自己喜欢到忘乎所以的程度,“因回思往日听予之书者,睨笑腹非者,不知几何人;撵看欲逃者,不知几何人;出而哇之者,又不知几何人,而予竟握絃高坐,恬不为怪”[1]。说唱起子弟书来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对子弟书的这种充满了个性的喜爱,一直延续到了民国时期。启功曾说:“我亲眼看见我先祖手执曲词本子在那里听唱。”[2]虽然是听,而不是自己唱,但延请艺人至家中来唱,安安静静地谛听,显示的依然是个人的喜好。这种喜爱有雅有俗,是八旗子弟悠缓生活方式的一种代表。

  子弟书在八旗群体中的演唱分为两种情形。一种是书社演唱,另一种是节会上的演唱。书社中的演唱是非常雅致的,也显示了八旗子弟对子弟书的热爱:“既入书社,则当耳闻目睹者书也,口谈者、手比者无非书也口,必如此庶不愧为社中人”。顾琳在《书词绪论》中认为子弟书书社与诗社、文社是一样的:“社者,以文会友之意也。古者有文社,有诗社,有灯社,以为考证得失,亦如春秋社之赛神饮酒之义。书虽小技,亦不妨立社”。书社中的演唱是以文会友,起到提升子弟书的品位和提升演唱者品位的作用。顾琳特别强调了子弟书演唱的非功利性:“其一立社不过借说书一节,以联朋友之情,并非专以说书为事。设择日订期,少长咸集,呶呶成阵,与梨园子弟排戏何异!彼排戏者,原为习熟此道,以图射利。请问吾辈终日较演,其意何居?”社中演书是以“通朋友之情”为目的,要区别于梨园子弟以射利为目的的排戏。书社演唱不仅不求利,还自己出资来维持社中的活动:“同人各解杖头若干,凑交社长,以为壶酒盘蔬之费”。社中开展子弟书的演唱也是一种自由的氛围:“喜说者说之,不喜说者听之。其说者之工妙与否,不许讥评。”陶情的目的很明显,讲求的是一种由子弟书带来的生活品位。在书社之中,子弟书的演唱成为一种交流,但还是有极大的自主性,所以没有任何的约束。《书词绪论·附书社引》更是将八旗子弟聚社吟咏子弟书悠闲雅致的生活表现了出来:

  “我有逸趣,非为管弦,用修静室,以为盘植。或日或月,不必拘牵。并无罚约,总以悠闲。至则欢笑,煮茗为宴。或吟数句,或吟一篇。不雕不斫,不巧不纤。不来者不招,勿令攒眉而出;来之者不拒,任其倾耳相参。若以为击攘而鼓太平,庶乎得耳。倘以为讴歌而变风俗,则岂其然。”[1]

  这种演唱与个人演唱相近,较为追求雅致,显示了子弟书在旗人精神世界中的作用。同时,子弟书在八旗群体中的演唱还从陶情向娱乐的方向发展。《子弟谱》写出了这种情形:

  “想当初唱曲原为自消遣,岂望他年人羡慕。又谁说某人曲儿某人书,玩票声名传各处。

  但遇见亲友们游春玩景诞辰佳节公会贺喜嫁女与娶妇,辗转相邀交情相靠也难支吾,少不得把官差私事我全耽误。”[3]

作者简介

姓名:尹变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