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戏曲美学范畴之美丑论
2019年08月14日 15:19 来源:《艺术百家》2018年第1期 作者:王安葵 字号
关键词:中国戏曲;戏曲美学;美丑;自然

内容摘要:美丑是戏曲美学的一对重要的、核心的范畴。戏曲的美丑观念来自于中国古典哲学观念,同时受到音乐、绘画、诗歌、文学等姊妹艺术的美学观念的深刻影响。

关键词:中国戏曲;戏曲美学;美丑;自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安葵(1939- ),本名王安奎,男,汉族,辽宁盖州人,先后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戏曲史,戏剧戏曲理论,北京 100029

  关键词:中国戏曲;戏曲美学;美丑;自然;合度;丑脚艺术;戏曲表演

  内容提要:美丑是戏曲美学的一对重要的、核心的范畴。戏曲的美丑观念来自于中国古典哲学观念,同时受到音乐、绘画、诗歌、文学等姊妹艺术的美学观念的深刻影响。戏曲艺术的形神兼备、虚实相生、内外结合等特点都是要达到“美”的目的。戏曲艺术以“自然”为美的最高境界;以“合度”为美的规范和标准。戏曲的丑脚艺术具有丰富的审美价值,扩大了戏曲的美学内涵。戏曲是最善于表现生活美的一种艺术形式。

 

  顾名思义,戏曲美学是研究戏曲艺术之美的。美学家叶朗说:“在中国古典美学体系中,‘美’并不是中心的范畴,‘美’这个范畴在中国古典美学中的地位,远不如在西方美学中那么重要。”[1]2诚然,在中国古典美学中,单独论述“美”的著述不多,《庄子》认为美不需要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儒家论美时则多与“善”同时讲。但是应该看到,在各种艺术的美学中,都是以“美”为最后的指归。在戏曲美学中,前面讲到的形神兼备、虚实相生、内外结合等,都是要达到“美”的目的。因此美与丑是戏曲美学的一对重要的、核心的范畴。

  一、中国古代哲人论美

  爱美是人类共同的特点。据考古最新发现,在宁夏鸽子山遗址,在距今一万年前后的地层中发现了串珠,说明那时人们已经有了爱美的意识。[2]历年出土的古代的陶器和青铜器都有美的造型,上面都雕刻或绘画着精美的图案和文饰,说明古人在实用的同时,就在追求着美。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们的审美意识也不断增强和变化。古代的哲人对美丑问题也不断进行深入的思考,做出很多精辟的论述。前面论述过的虚实、形神、雅俗等范畴具有观念的意义,同时也具有方法的意义;而美丑范畴则更主要的是观念的意义。戏曲艺术美丑的标准主要是由哲学的美丑观念决定的,同时也受到音乐、绘画、诗歌、文学等姊妹艺术美丑观念的影响。现在先来看中国古代哲学中关于美丑的观点。

  (一)自然为美,道法自然

  这一观点影响最大的是《庄子》,“夫天地者,古之所大也,而黄帝尧舜之所共美也。”(外篇《天道》)他认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外篇《知北游》)圣人对天地之美能有正确的深刻的理解,而不是去做人为之乐。

  《庄子》的这一美学思想是对《老子》美学思想的继承和发展。《老子》讲“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美是客观存在的,但又是不可言传的。“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因此他主张不事斧凿,浑然天成,“大直若诎,大辨若呐,大巧若拙,其用不屈”。主张混沦恍惚之美。

  理论家们还指出,“自然”之说并非道家所独倡,如《易传》认为卦象的产生就是取法天地自然的。《涣·象传》论《涣》卦取象云:“风行水上,涣。”后人注解说:“涣然,即有文章也。”后来的文学家对此多有赞赏和发挥,宋代古文家苏洵说:“‘风行水上,涣’。此亦天下之至文也。”明代的思想家、文学家李贽说:“风行水上之文,决不在于一字一句之奇。”说明他们崇尚自然的美学观都来自于《易传》。[3]216-217

  (二)美与善,文与质

  前面讲到,先民很早就有美的意识,但先哲们对美进行理性的分析和论述时,已是进入文明时期。周朝制礼作乐,以规范人们的行为,礼与乐是紧密相连的。因此美与善也不可分割。在孔子之前,已有这样的思想。《国语·楚语上》记载,伍举反对楚灵王消耗国家的财力建造华丽的灵台,讲了这样一段话:“夫美也者,上下、内外、大小、远近皆无害也焉,故曰美。若于目观则美,缩与财用则匮,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为之美?……其有美名也,唯其施令德于远近,而大小安之也。”与民无利而有害,这样的建筑再华丽也不能算美。

  孔子更是十分重视美与伦理道德的关系,美学家认为,孔子的美学,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道德美学。在《论语》中,美在许多情况下,就是“善”的同义词。[3]151如“先王之道斯为美”(《学而》),“里仁为美”(《里仁》),“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颜渊》),“如有周公之才之美”(《泰伯》)等。但他在评论具体作品时,又能对美与善作出区分。如“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论语·八佾》)就是说《武》很有艺术的感染力,但在思想观念方面还有可商榷之处。他要求文艺作品要做到“尽善尽美”。他欣赏到这样的作品时感到高度的满足,如在齐国听到《韶》乐时,“三月不知肉味”(《述而》)。

作者简介

姓名:王安葵 工作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

职称:教授、博士生导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