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戏曲研究的学科结构
2019年08月14日 15:12 来源:《戏剧(中央戏剧学院学报)》2018年第3期 作者:傅谨 字号
关键词:戏曲研究;学科建设;剧种;泛戏剧

内容摘要:戏曲研究是“戏剧与影视学”一级学科的重要组成部分。戏曲研究有特殊的学科结构,由于“剧种”成为戏曲领域被普遍接受的分类学标准。

关键词:戏曲研究;学科建设;剧种;泛戏剧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傅谨,中国戏曲学院教授。

  关键词:戏曲研究;学科建设;剧种;泛戏剧

  内容提要:戏曲研究是“戏剧与影视学”一级学科的重要组成部分。戏曲研究有特殊的学科结构,由于“剧种”成为戏曲领域被普遍接受的分类学标准,戏曲的史论研究形成了以京剧、昆曲研究为前导、各剧种史论研究相继展开的格局。戏曲文学与音乐等专门史的研究还有待推进,戏曲表演和舞美的研究更明显滞后,但因为戏曲文献的发掘整理工作迅速升温,这一局面有望优化。当代戏曲的研究也是戏曲研究的重点之一,而各类泛戏剧的研究,与戏曲研究互为奥援,都为戏曲研究在“戏剧与影视学”学科中的突出地位提供了有力的学术支撑。

 

  在中国当下高等院校人才培养的学科整体格局里,戏曲有独特的地位。艺术类高等院校设置的戏剧学专业、艺术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戏剧与影视学”,都包括戏曲。其中,在本科生层次,艺术类大学设置有戏剧学专业,其下有戏剧文学、戏剧表演、舞台美术和戏剧音乐等方向,所有方向均包含戏曲类本科生的培养。在研究生层次,一级学科“戏剧与影视学”之下设置有二级学科“戏剧戏曲学”,戏曲类研究生归属在这个学科。这两个不同层次的人才培养的专业名录并不相吻合,然而名异而实同,无论在哪个层次,戏曲专业方向和戏曲研究,都是这一学科的有机且重要组成部分,当然在“戏剧与影视学”一流学科建设中,不仅不可或缺,且具有不可替代性。目前全国各高等院校的戏剧类本科生培养,在戏剧学专业目录下特别标注戏曲专业的,仅有中国戏曲学院、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等少数几家教育机构;但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从事“戏剧戏曲学”学科领域研究的学者,在高校和科研机构里数量明显数倍于本科生培养机构。如果我们粗略地把“戏剧戏曲学”的研究方向分为戏曲、中国话剧、外国戏剧和包括戏曲诞生之前的中国早期(先秦到宋代)戏剧活动和戏曲诞生后其他非戏曲戏剧形态(如各地存在的与戏曲有明显差异的仪式性、祭祀性演剧活动)的研究,那么,戏曲研究在其中占据的比重,要远远超过其他方向的研究,这一趋势在20世纪90年代之后更为明显。换言之,如果我们检索中国这一时期,尤其是21世纪初的戏剧戏曲学研究成果,戏曲研究在其中不仅数量至少要占到三分之二以上,而且也是学术水平最高的部分。

  学科建设的关键是推动学术研究的发展,戏曲研究历史悠久且多经变化,内容丰富甚至堪称庞杂,何为正确的发展路径自然有不同的见解。但是只有结合当下的研究现状,对戏曲研究格局做好起码的梳理,才谈得上发展道路的探索。

  戏曲研究的分类学模式及其演进

  戏曲有悠久历史和丰富内涵,戏曲研究既包括极为多样化的研究内容,也包括多种路径和方向的研究。所有这些研究,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戏曲分类。

  任何现代学术研究领域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为研究对象分类,戏曲研究也是如此。在海量的研究对象中发现、分辨各种具有不同属性的类并设置分类标准,是揭示对象和事物之规律的重要途径。分类的前提,就是对研究对象性状的认识、描述与区分。因此,分类并不只是为了集中精力从研究对象中选取有相似性的部分,更深入细致地认识这些对象,而且还是学术研究之根本。在某些学科,如生物学等等,分类学甚至成为这一学科最重要也最具学术重要性的基础研究。从戏曲研究的历史看,不同的分类深刻地影响了不同时代与不同学者的研究重心、取向及其成果。

  戏曲的分类,有多种角度、多种方式,并且体现了不同时代人们对戏曲不同的认识和研究的侧重点。朱权著《太和正音谱》,分杂剧十二科,就是最早为戏曲分类的结果,他的分类显然是从杂剧作品的题材区分的。当然,这一分类是印象式的,算不上严密。真正具有学术意义的、最早也最重要的分类,是从文体上分戏曲剧本为杂剧和传奇(戏文),这一分类区分了戏曲两种有明显差异的文本和演剧形态,让人们可以把握其各自的规范与特征,即使在今天,这一分类仍有重要的意义。同样重要也非常早的分类,是从音乐的角度分北曲和南曲,从南北曲继续延伸,是按腔调分它们为弋阳腔、海盐腔、昆山腔、青阳腔等等。明末清初以来地方戏兴起,于是有从美学取向的角度,分所有戏曲样式为花部、雅部者;而民间戏曲业内又有昆腔、高腔、乱弹、梆子、滩簧、时调等与分类相关的称谓出现,其中,除“时调”不成体系外,高腔、乱弹、梆子都是指包含有多种声腔变化的腔系,因此是一个复数名词;与之相关的还有徽戏、皮黄等等。不过这一分类学标准,除了戏曲音乐研究这一特定群体,一般的学术研究者很难接受,因此无法成为当代戏曲研究领域内普遍接受的方法。现代学者仍按文体的差异,将地方戏兴起后各地不同的戏曲形态分为曲牌体(或称曲牌联缀体)和板腔体(或称板腔变化体等)两大类,其中部分原因,就是由于除昆腔有明确的指称之外,高腔、梆子、乱弹等等,内部的构成与差异很复杂,而滩簧、花灯、采茶之类,连称之为腔系都很勉强。更难以把握的,是这些词汇在文献中所指称的对象,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实中,都有很大的差异,比如秦腔,它有时被置于梆子腔之中,也有时成为山陕一带的一路梆子声腔的特指,有时也被用于指多种梆子腔系的声腔,像华北地区京津冀一带的梆子,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还被称为“秦腔”。

  20世纪中叶以来,一种全新的戏曲分类学模式开始出现,并迅速成为晚近几十年里学术界和戏曲界最通行的分类方法,这就是把全国各地的戏曲分为多个“剧种”。戏曲史上并没有“剧种”这一概念,然而今天它已经成为戏曲分类学里最重要也最常用的概念。

作者简介

姓名:傅谨 工作单位:中国戏曲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