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论东欧马克思主义戏剧理论 ——以卢卡奇《现代戏剧发展史》为中心
2019年08月14日 15:04 来源:《文艺争鸣》2018年第7期 作者:傅其林 秦佳阳 字号
关键词:现代戏剧;艺术;古典戏剧;现实主义

内容摘要:《现代戏剧发展史》初版于1911年,是卢卡奇青年时期立足于戏剧这一艺术样式,在戏剧形式、特征与大众效应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的重要著作。

关键词:现代戏剧;艺术;古典戏剧;现实主义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傅其林,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秦佳阳,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东欧马克思主义美学文献整理与研究”(项目编号:15ZDB022)的阶段性成果。

 

  一、现代戏剧的危机

  《现代戏剧发展史》初版于1911年,是卢卡奇青年时期立足于戏剧这一艺术样式,在戏剧形式、特征与大众效应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的重要著作,在东欧马克思主义戏剧批评领域占据着重要地位。这部著作对西方思想界与文化界产生了极大影响,其中涉及上百部西方古典与现代著名戏剧文本,加诸卢卡奇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对现代社会的认识理解,其分析的透彻与深刻使这部著作在学术界激起的关注与研究热情经久不衰。卢卡奇的戏剧理论对西方许多著名戏剧批评家产生了极大启发,并在研究方法上对他们产生了重要影响,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瓦尔特·本雅明创造的社会历史分析法。然而《现代戏剧发展史》至今只有匈牙利语和德语两种版本,故在英语世界缺乏充分研究,遑论汉语世界。这一现状使得对这部著作的细读和研究的必要性变得更加迫切。

  《现代戏剧发展史》探讨的核心问题就是,是否存在一种现代戏剧?如果存在,那么它的风格是什么,它又是如何形成的?①卢卡奇在规划其戏剧理论的写作结构时,将这本书的内容分为两个部分,一共六个专栏。第一部分包含了前三个专栏,主要讨论戏剧的基本问题、历史前提与英雄纪元,其中涉及现代戏剧、德国和法国的戏剧类别专题以及现代市民悲剧,并着重就黑贝尔和易卜生的戏剧与戏剧理论进行研究;第二部分包含后三个专栏,主要围绕自然主义与现代戏剧现状进行分析,其中涉及表现主义、喜剧、悲喜剧与非悲剧戏剧文学。

  现代戏剧作为一种以现代社会为背景,以反映社会问题为目的,代表着市民阶层利益的艺术样式,其产生并非源于宗教意识,而是源于社会现实,是由现实走向信仰的戏剧。依据现代戏剧的目的与现代戏剧的戏剧理论,现代戏剧的剧场才得以建立,成为现代戏剧大众效应实现的途径与场所。在这个意义上,现代戏剧的一对悖论昭然若揭:现代戏剧既然以现代社会生活为背景,对现象背后的历史联系进行挖掘,那么它必然具有历史唯物主义内涵,是对事物背后联系的揭示与分析;然而现代戏剧为了产生大众效应,或者说为了某种目的,针对性地产生了戏剧形式、戏剧理论乃至剧场,这一点在现代戏剧存在问题上又具有独特的本体论意义,是主观唯心主义性质在存在本体论中的体现。因此,卢卡奇“一方面重构本体论,另一方面立足于历史经验维度”②,试图解决这一悖论。然而他一直以来的努力,也只能最终使这两个问题在现代戏剧中交汇,成为支撑现代戏剧存在的一对矛盾,赋予现代戏剧透视现实的锋刃和与现实对立的革命性。这对悖论只能被意识到,而无法被解决。这也就是马尔库什就卢卡奇戏剧理论所概括出的形而上学走向和历史走向这两种发展道路,二者既相悖又共生,而这一对矛盾也正是现代戏剧区别于古典戏剧的重要特征之一。

  现代戏剧虽然具有相较于古典戏剧而言更强大的力量和优越性,但是现代戏剧自身蕴含的现代性危机也是不可避免的,主要体现为现代戏剧意义的碎片化与戏剧行为的易受操纵这两种特性。

  首先,现代戏剧产生的背景是现代化的社会现实。在启蒙理性的指导下,现代社会正经历着思想的变革与人类主体意识的觉醒。因此这一时期的艺术作品必然包含着强烈的主体性愿望与主体冲破主-客二元对立框架的诉求,主体渴望为自身争夺独立思考的权利与合法的话语权。这一过程就蕴含着现代戏剧效应碎片化的隐患。其一,由社会角度而言,现代社会进入了祛魅的世俗化阶段,“那些终极的、最高的价值,已从公共生活中销声匿迹,它们或者遁入神秘生活的超验领域,或者走进了个人之间直接的私人交往的友爱之中”③。曾经统摄于宗教终极价值整体之下的社会和大众,已经在思想与意识的解放中逐渐个体化与独立化,呈现为不同主体的个体性与意识的独特性。这种渴望为自身争夺话语权的诉求,必定伴随着具有同样目标的行动和实践。当个体的自我追求与戏剧中整体价值与情节遭遇冲突,个体也许会屈服于整体,但不排除在个体欲望强烈至不冲破整体就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个体也会将整体打碎,以单个对象的方式对整体进行接受。因此整体呈现出碎片化现象。其二,除了个体主观上不得不打破戏剧整体以满足自身诉求之外,大众在对现代戏剧所展现的内容和价值观的接受中,还会出现在潜意识状态下对戏剧以满足自身预期为条件的接受情况,具体体现在个体在日常生活和教育中形成的接受习惯、思维方式、价值观等等。这些因素是作为戏剧接受者的个人不能规避的“习惯”。这些潜移默化的思想与价值系统在戏剧接受过程中影响了个体的接受方向。也就是说,这些在戏剧审美活动之前就已经存在于接受者思想意识之中的种种因素,在审美活动中往往发挥着超乎主观能动性的作用。当现代戏剧在个体接受者的审美中变得不成体系,现代戏剧的戏剧效果与建构意义也就逐渐分散,遭遇解构。其三,从现代戏剧的产生机制来说,现代戏剧并非源于戏剧舞台,而是源于主体有意识的、理性的各种需求,因而所有现代戏剧舞台仅仅是依据这种有意识的需求而做出的、对于舞台要素的部分保留,所以并不具有其他戏剧所具备的舞台整体与戏剧整体性叙事。在这个意义上,虽然现代戏剧的产生背景是整个市民阶级,但是由于作为社会组成主要部分的市民数量庞大,个体诉求具有丰富的特殊性,戏剧的建构目标与情节铺设都具有分散性与个体性,因此更容易由于“众口难调”,造成戏剧效果的碎片化。

作者简介

姓名:傅其林 秦佳阳 工作单位: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