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结社演剧:明清文士与戏曲的结缘及其戏曲史意义
2019年08月14日 10:29 来源:《戏曲艺术》2018年第3期 作者:刘水云 字号
关键词:结社演剧;士伎结缘;结社娱乐化;戏曲文人化

内容摘要:文人结社演剧(含度曲)是明清时期特殊的戏剧文化现象。

关键词:结社演剧;士伎结缘;结社娱乐化;戏曲文人化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水云,博士,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戏曲。

  内容提要:文人结社演剧(含度曲)是明清时期特殊的戏剧文化现象。基于明清文士缙绅与优伶、乐伎的至密关系以及戏曲艺术所具的独特感染力,促成了文人结社与戏曲的融合发展,从而赋予了明清戏曲独特的文化内涵。文人结社推助了戏曲创作和演出的繁盛,提升了戏曲的艺术水准;社集演剧则强化了文人结社的娱乐化倾向,扩大了文人结社的社会影响力。二者的交融体现了戏曲对文人生活的深度介入,也成就了明清文人戏曲的繁盛局面。

  关键词:结社演剧;士伎结缘;结社娱乐化;戏曲文人化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明清演剧史料汇辑及研究”(17AZD028)、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一般项目“明清传奇演出史稿”(09BB022)阶段性成果。

 

  文人结社是文人阶层出于探讨文艺、怡悦情性或标榜声气、冀邀时名等目的自发结成的群众性组织或团体,是文人阶层走向独立自觉的重要标志。

  中国古代文人结社经历了漫长的演进过程。春秋、战国之交,诸子学派横空出世,以“率其群徒,辩其谈说”(《荀子·儒效》)的聚徒讲学方式,成为中国古代文人集团的初始形态;汉代藩王养士蔚成风尚,文士词客相聚藩王府邸探讨学术、文艺,形成了最早文人集团;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集团迭出,出现了诸如“建安七子”“竟陵八友”等文学集团;唐宋以降,文人集团遽尔勃兴,而“大历十才子”“香山九老”“江西诗社”等一时名入众耳,仅如宋代耆英娱老结社就有所谓的“至道九老”“至和五老”“元丰洛阳耆英”“吴兴六老”“元丰十老”等名目(参见《齐东野语》卷二十《耆英诸会》)。及至明代,文人结社的品类、数量、规模更是远逾往代而臻极盛,洵为一代之盛事。明清易代之际文人结社延续了明末的狂热,且与政治颇多关涉,因此遭受了满清统治集团的摧抑,从此由盛转衰,但其影响一直延续到20世纪初。

  中国古代文人阶层所具的风流、骚雅品性与戏曲固有的娱情遣兴功能,促成了文人结社与歌舞戏曲的结缘。纵观古代文人结社与歌舞戏曲绾结的历史,若以朝代断限,则明代可视为分界点。明前文人结社多以怡悦情性、优游诗酒为旨归,而筵宴间每以清歌曼舞助兴;明清文人结社则与探讨学术、倡导风气相关涉,社集中多以度曲演剧相标榜。由于明清文士集明清戏曲创作、品鉴者及文人结社主导者为一体的身份,赋予了明清文人社集演剧的独特戏曲文化内涵。本文即从此入手,试图就明清文人结社与戏曲的融合过程、外在表现、内在动因及戏曲史意义做力所能及的阐发。

  一、明清文人结社与戏曲结缘始末

  就文人结社的品类、数量、规模、社会影响而言,明、清两代堪称我国古代文人结社的巅峰。何宗美先生称:“明代文人结社个案达到680多例,单隆庆、万历时期的社团或社集就有220多例,天启、崇祯时期短短二十几年间则有近200例,这是明代最为引人注目的社会现象和文学现象。”①其实,明清文人结社也是一种重要的戏剧文化现象。笔者早年曾就此撰文②,此后也有不少学者继起研究,但均囿于材料和识见,尚有重新撰文的必要。

  笔者认为:明清文人结社与戏曲之间存在相互促进关系。一方面,文人结社实现了文人与戏曲的融合,推动了戏曲创作、演出的繁荣和戏曲理论的提升;另一方面,社集演剧激发了文人结社的热情、扩大了文人结社的社会影响力。二者彼此交融照映,使得选胜征歌、士女清华成为文人结社的风雅标举,而文人传奇、杂剧也借助社集演剧的推毂,风行于酒社歌坛。综考二者之交融演进轨迹及其所关系的时代环境,可将二者结缘始末归纳如下。

  (一)初起:洪武至正德

  元末文人社集演剧极为盛行,以致有识之士为之侧目。如刘基称:“予尝见世俗之为宴集,大率以声色为盛礼,故女乐不具,则主宾莫不黯然而失欢。及夫觞酌既繁,性情交荡,男女混杂,谑浪亵侮,百不一顾。”③明朝建立后,朱元璋鉴于元代吏治腐败、纲纪紊乱,实行严刑峻法,对歌舞演剧予以打压,元末盛行一时的缙绅士夫征歌挟妓之风得以遏止。如元末“呼侍儿歌白雪之辞,自倚凤琶和之,宾客皆翩跹起舞,以为神仙中人”(《列朝诗集小传》甲前集《铁崖先生杨维桢》)的风雅领袖杨维桢(1296-1370),“卜筑玉山草堂,园池亭榭、饩馆声妓之盛,甲于天下。日夜与高人俊流置酒赋诗,觞咏倡和”(《列朝诗集小传》甲前集《顾钱塘德辉》)的顾瑛(1310-1369),二人入明后虽戢翼卑栖,但仍遭摧折。一死于征召归途,一死于迁徙之所。自洪武至宣德年间,文人结社之事虽多见于诗咏,如“已拟阴何同结社”(《西庵集》卷六《冬至》)、“白足结社非逃禅”(《运甓漫稿》卷二《题会乩邓宗经先生颐老庄》)等虽不乏其例,但在此类社集题咏中,戏曲活动已难觅踪迹,出现了自宋元以来文人结社与戏曲的剥离。

  至宣德起,沉寂了半个世纪的文人社集演剧开始复苏。史载:“宣德初,臣僚宴乐,以奢相尚,歌妓满前。”(《明史》卷一五一《刘观传》)在文人结社演剧兴起的同时,文士缙绅蓄养家乐之风渐起,如活跃在正统、景泰、天顺政坛“三伯”中的靖远伯王骥(1378-1460),“年七十馀,跃马食肉,盛声伎如故”(《明史》卷一七一《王骥传》);威宁伯王越(1423-1498)往谒秦王,“尽乞其妓女以归”(《明史》卷一七一《王越传》);武功伯徐有贞(1407-1472)“晚遭屏废,放情弦管、泉石之间”(《列朝诗集小传》乙集《徐武功有贞》)。徐有贞还感慨当时“吴下诗人多结社”(《武功集》卷五《题徐氏遂幽轩卷》)。文士缙绅家乐的兴起使得家乐日渐介入文人社集交游,成为诗酒文宴的佐欢工具。景泰七年(1456),昆山万户长顾芳卒,邑人郑文康为撰墓铭,称顾芳“晚厌官府,退处锦溪草堂,落魄不羁。日与宾客娱乐,虽座有礼法士,声伎莫肯暂彻”(《平桥稿》卷十一《顾庭桂墓志铭》)。天顺末、成化初年,嘉兴士人张翥(1396-1472)“与乡老数人结社,更日宴乐。方春令节,篮舆画舫、酒樽餐具,携妓女歌儿,相与出游郊渚间……亲操弦管,度曲传腔,调弄竟日,乐而忘疲。”(《方洲集》卷二十五《求稽勋沈先撰先考墓志铭事行状》)受时风、家风熏染,张翥之子张宁也浸染声伎结社之习,其社集诗有云:“酬酢乱觥筹,诙谐连捭阖。罐唱叱郑妓,羔饮诧党妾。狂怀锦瑟醉,渴罄凤团啜。”(《方洲集》卷四《王汉昭招予社友辈赏雪即席纪事》)成化初年,台阁“三杨”等八人在杨荣寓所杏园雅集,“凡所以资娱乐者悉具”(《东里续集》卷十五《杏园雅集序》),杨士奇赋诗称“朱弦一再弹,图帙亦娱玩”(《东里续集》卷五十六《杏园雅集》),可知雅集不废声乐。成化元年(1465)举人、无锡高政致仕家居,建藏春院,“选曲中艳异者居之,政所至皓齿纤腰,哀筝急管,绝缨投辖,每忘晨暮”(《锡金识小录》卷十《前鉴》“声色”)。弘治年间,理学家陈献章之子陈景秋“少年时不自顾惜,倾意柔曼,造戏具,招歌儿游衍其间”(《明文海》卷四二五《陈奉时传》);泉州府学某教授“设宴于明伦堂,搬演《西厢》杂剧”(郑方坤《全闽诗话》卷十《无名子》)。此时江南地区文人缙绅狎妓征歌已蔚成风尚,如徐有贞外孙、“吴中四子才”之一的祝允明“好酒色、六博,善度新声,少年习歌之,间傅粉墨登场,梨园子弟相顾弗如也”(《四友斋丛说》卷十八《杂记》);文征明“最喜童子唱曲,有曲则竟日亦不厌倦”(《四友斋丛说》卷十八《杂记》);沈周在《废宅行》诗中,极度渲染了当时缙绅富室曲宴征逐的场景④。正德年间,文人社集演剧更为普遍。如在僻远的陕西,落职家居的康海与王九思等“相聚沜东、鄠杜间,挟声伎酣饮,制乐造歌曲,自比俳优,以寄其怫郁”(《明史》卷二八六《文苑》二《李梦阳》附“康海、王九思”);在山西沁水,罢职居家的大理评事常伦“益纵声妓自放,酒间度新声,悲壮艳丽”(《列朝诗集小传》丙集《常评事伦》);在戏曲风行的苏州,知府林庭“好客喜燕乐,每日有戏子一班在门上伺候承应,虽无客亦然”(《四友斋丛说》卷十三《史九》);在留都南京,文人狎伎结社更为普遍,如徐霖“筑快园于城东,极游观声伎之乐”,徐霖好友锦衣卫指挥黄琳“元宵宴集富文堂,大呼角伎,集乐人赏之”(《金陵琐事》卷四《豪举》)。钱谦益《金陵社夕诗序》渲染了弘、正间南京结社演剧的盛况:“弘、正之间,顾华玉、王钦佩以文章立墠,陈大声、徐子仁以词曲擅场。江山妍淑,士女清华,才俊翕集,风流弘长。”表现出对前贤风流豪举的追慕向往。

  概言之,明代前期文人结社因遭受统治集团的压制,加上结社多出于切磋时艺以应科举目的,故潜心举业或砥砺名节者无意为之,因此戏曲与结社较少关联。成、弘之后,文人结社已呈蓬勃发展态势,且戏曲逐渐融入社集之中,开启了嘉靖之后文人结社演剧的兴盛景观。

作者简介

姓名:刘水云 工作单位:上海戏剧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