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亲历八次全国文代会 ——专访中国文联荣誉委员、著名歌唱家胡松华
2019年06月19日 10:36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悦 字号
关键词:文艺;电影;全国文代会

内容摘要:“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金杯把赞歌唱……”这首让一代又一代人动心、动情的《赞歌》。

关键词:文艺;电影;全国文代会

作者简介:

  “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金杯把赞歌唱……”这首让一代又一代人动心、动情的《赞歌》,胡松华唱了一辈子。这颂歌、这赞歌以饱满的感情歌唱伟大的祖国,是如此豪迈与炽热,曲调既具有颂歌热烈高昂的气质,又具有蒙古族长调的典型特点,唱出了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和心灵的美,唱出了歌者对各族人民深情的爱。

  时至今日,很多人都认为“马背上的歌唱家”胡松华是蒙古族,不仅因为《赞歌》开篇那一段高亢的无词新“长调”展示了他长期积累的“马背上的感觉”,表达了那种婉转中辽阔、豪放中寓深情的意境,更是因为他身着蒙古族服装时有着一种器宇轩昂、一种自然熨帖。胡松华是满族人,但他始终说“内蒙古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中国多民族人民的儿子,这也是我今生最大的荣誉和自豪”。他为此自诗铭志“俯首乐为多族子,艺攀高峰报母恩”,写下“广学古今中外法,扎根边疆葆元真”。

  从1949年6月参加革命文艺队伍(正定华北大学文艺工作队)到今天,胡松华从艺整整70载,他称得上是新中国民族政策与文艺政策共同培养出的第一代歌唱家、声乐教育家,而几十年来他深入我国40多个民族地区生活采风,则为弘扬我国多民族声乐艺术做出了多元融合的创造性贡献。从歌曲《森吉德玛》《赞歌》,到成功饰演大型歌剧《阿依古丽》男主角,精录我国首部音乐故事片《阿诗玛》中阿黑哥的全部唱段……上世纪90年代起,他卖掉老宅自筹资金重走边疆推出专题片《长歌万里情》,新世纪起他开始免费培训少数民族贫困弟子,而在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胡松华又捧出了新歌《再举金杯》,那深情的旋律也正是致敬与新中国一同成长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如今,已是88岁高龄的胡松华依然精神矍铄。近些年来他完成《环抱大天地》整套专辑的摄制与出版,正在撰写艺术生涯回忆录,还要“艺攀高峰,情潜底渊”地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中国梦,日夜兼程。

  人们每当谈论和关注胡松华时,十有八九要谈到《赞歌》,实际上他的第一首“成名曲”是早于《赞歌》五年的蒙古族歌曲《森吉德玛》。胡松华说,若没有1960年参加首届“上海之春”音乐节首唱了《森吉德玛》,也就没有五年后一曲《赞歌》诞生的机会。《森吉德玛》是一首蒙古族短调民歌,通过一系列生动的比喻,描绘了草原姑娘森吉德玛的美貌,也突出了青年小伙对姑娘坚贞不渝的爱情。该作品经胡松华改编,并在第一届“上海之春”音乐节中唱响后,轰动全国。与此同时,胡松华演唱的这首《森吉德玛》还引起了上影厂的注意,他也因此而顺利成为了电影《阿诗玛》中的配唱演员。可以说,胡松华光芒闪耀的歌唱生涯,正是起源于这首《森吉德玛》 。由于《森吉德玛》与《梁祝》的故事情节十分相似,内蕴情感也大体相同,非常巧的是《森吉德玛》和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都是在第一届“上海之春”音乐节中成名并走向全国的。胡松华回想起自己的这首作品时,他特别深情地强调说:“《森吉德玛》就是草原《梁祝》啊!”

  也就是在第一届“上海之春”音乐节上唱响《森吉德玛》的那年,胡松华还首次参加了全国文代会。胡松华曾先后经历过八次全国文代会,从1960年的第三次全国文代会到2016年的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他从未缺席,其中第三至第九次全国文代会是会议代表,第十次全国文代会是作为新聘中国文联荣誉委员参加颁证仪式。

  而在1979年第四次全国文代会上他与良师益友、蒙古族老大哥、被称为“长调歌王”哈扎布的相遇则特别令人感怀,因为这段深厚的师恩与友情持续了几十年,这也勾起了胡松华半个多世纪前的回忆:“那是1963年秋,我参加了文化部和民委联合组成的全国民族调研节目审查组进驻内蒙古自治区接待处,在看了全区预选的各民族歌舞节目后,我的内心欣喜万分很不平静,满脑子都是对蒙古族音乐舞蹈节目的深刻记忆,我决心留下来暂时不回北京了,要找个良师并深入到牧区基层生活中去,下工夫苦学些东西。老朋友、当时内蒙古自治区艺校校长莫尔吉胡来看我时,我向他倾诉了这个愿望,他立刻提出让我结识内蒙古‘长调歌王’哈扎布,并随哈扎布去他的老家——锡林郭勒盟阿巴嘎诺尔旗系统地学习锡盟风格的长调‘诺古拉技法’ 。在酒香肉美的笑声中,我表明决心要拜哈扎布老大哥为良师并永结益友,从学好他的代表作入手,师不满意誓不休。其中还有个插曲,就在我们收拾行装准备去锡盟时,我得知因保护公家羊群而冻伤手脚的‘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在内蒙古人民医院治疗,就激动地跑去医院病房慰问她们,抱起她们为她们唱歌,小姐妹都开心地笑了。当时已不记得是哪位热心人给我们三人拍摄了一张珍贵的合影,我至今都珍藏着。”

  在胡松华的心里,哈扎布是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天赐的伟大歌者,他的名字来自藏经之音,意为“天的恩赐”。哈扎布第一个将蒙古族长调牧歌搬上了舞台,使这一民族民间艺术登上了大雅之堂,并得到国内外专家与艺术界的公认,内蒙古自治区原主席乌兰夫曾评价他是“人民的歌唱家”。胡松华当时抓住了一切向哈扎布学习的机会,每个牧归的蒙古包中的草原之夜,他都抓紧时间用耳朵、用嗓子,用整个的心把每首牧歌长调记录下来,最令胡松华难忘的是“哈扎布每次演唱时那种完全发自内心的抒发,毫不刻意的表演的幽默感,以及那种“得意忘形”的如痴如醉,这是在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任何剧院舞台上都看不到听不到的,这种仅能在天地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神韵、风度,真正影响了我半个世纪至今的审美观和意境追求。”胡松华说,“人生的任何一门学问,这人生的‘第一口奶’甚为重要,我庆幸的是在哈扎布的口传心授中喝到了‘第一口奶’,这太珍贵而神圣了。”

  在1979年的第四次全国文代会上,胡松华与恩师哈扎布再次相遇了,他们拥抱又握手,而那握着的手则久久不愿松开。在这之后,胡松华只要有机会去内蒙古,就必去拜望哈扎布。哈扎布曾说,“胡松华是他带出的七只大雁中的那只领头雁,希望他能够带出更多的小雁。”也正是那一年,2002年,胡松华为哈扎布庆贺了80岁寿辰之后,立刻迈开他重走边疆万里路免费为贫困民族子弟音乐培训的第一步。2005年,哈扎布与世长辞,胡松华写下一首七言诗《忆哈老》,“哈老全身都是宝,唯有道正艺方高。笑对万象从不争,不王而王真英豪。”

  “我是在新中国的民族政策和文艺政策同步培养之下成长起来的第一代文艺工作者。我在用歌声促进民族团结、共同奋进的岁月里,身受40多个民族人民生活和艺术的乳汁哺育成长,走进艺术殿堂乃至走向世界。在多元灿烂文化的祖国大家庭里生活,我深深地感受到一种自爱、自尊感,更有为此高歌到老的自强、自豪感。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中国文联成立70周年,也恰逢我从艺70周年,我希望能‘高举金杯再把赞歌唱’,为祖国献礼,向艺术致敬。”胡松华说。

作者简介

姓名:张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