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新的境界 ——长篇小说《平安扣》读后
2019年03月18日 09:43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杨少衡 字号
关键词:小说;历史;民歌

内容摘要:这部小说表现的是海峡两岸当代的一段历史,写的是很多人熟知的“东山寡妇村”的故事。

关键词:小说;历史;民歌

作者简介:

  这部小说表现的是海峡两岸当代的一段历史,写的是很多人熟知的“东山寡妇村”的故事。1950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福建沿海东山岛的战斗打响之前,国民党军在东山岛强行抓走4000多人补充兵源,铜钵村遭兵灾最重,一夜之间青壮男子几乎被掳尽,一幕骨肉离散的人间悲剧就此发生。其后数十年,有无数目光关注着这个被称为“寡妇村”的海岛村落,关注着被分离于两岸的亲人们的命运。在两岸关系风云起落的不同时期,都有作家、艺术家以该故事为题材创作的文艺作品问世。出版于2018年11月的长篇小说《平安扣》是最新的一部,也是迄今为止最出色的一部,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加以认识。

  第一、更深邃的历史眼光。《平安扣》一书将近结局处写了一个小故事:两岸关系缓和时,台湾老兵阿海回到家乡东山探亲,因为一个两岸谱牒对接事项,托人找到一位老先生,此人是县政协委员,热心于建一座“谱牒馆” ,对大陆人迁居台湾历史如数家珍。这个人叫白修德,曾是个牙医,原本有个代号叫“章鱼” ,竟是当年国民党军撤离东山后潜伏下来搞破坏的特务头目。小说的前部分曾集中描写新中国成立初期阿海的弟弟、县公安局副局长阿义与之斗智斗勇,终于捕获这条“章鱼”的故事。物换星移,这位后蒙特赦的前特务头目成了一位孜孜不倦于对接两岸亲缘的老先生。结合在“寡妇村”故事里的这个“章鱼”的故事很有意味。以往同类题材作品有的着力表现一出人间悲剧,描绘其中悲欢离合,有的比较去台男子与留家女子的不同选择,有的深入思考悲剧产生的原因、战争、人性等问题,表达两岸和平、统一、团圆的祈盼。所有这些内容《平安扣》都包括了,却站得更高、写得更深,从血缘、亲缘、文缘诸多方面,表现了这种统一必然的历史趋势。作家要感性地、饱含深情地去感受这段岁月,还需要有更高的、理性的历史眼光,让作品提供更深刻的认识。《平安扣》的作者不是为了展示历史创伤,而以同胞团圆、和平统一为立意,以一组组人物和故事加以表现,创造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第二、更宽广的生活场景。这部长篇小说讲述了阿海和阿螺、水旺和阿巧、阿生和阿娇三对恋人以及阿海和阿义两兄弟悲欢离合的故事。三对恋人的命运成为“寡妇村”众多感人故事的缩影。在着重描绘“寡妇村”故事之际,小说表现范围有了较大的拓展。在人物形象方面,除了不幸分离的亲人群体,还有石泰山、许阿义等基层干部群体,小说通过他们对“兵灾家属”的同情与关怀,表现了党和政府政策的温暖与高瞻远瞩。在表现事件方面,那段岁月里的一些重要历史事件,包括解放东山战役、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反特斗争、东山保卫战等都融进小说情节,为“寡妇村”的故事提供了扣人心弦的大场景。在历史内容方面,除了主要涉及20世纪50至80年代那段历史外,也回顾了明清时期闽南人过台湾、东山军民抗日斗争等历史画面,使这一则当代故事更具历史纵深。在地域视角方面,既描绘发生于海峡西岸大陆一侧的命运故事,也描绘发生在东岸台湾一侧的骨肉悲欢,以及海外乡亲为沟通离散家庭所做的不懈努力,从海峡两岸和海内海外共同呼唤国家、民族的统一与和平。小说拉开了生活场景,格局随之打开,展现出一个非同一般的壮阔气象。

  第三、更丰富的地方文化内涵。翻开这部长篇小说,一首民谣飘然而至,如泣如诉:“唉罗唉,米饲鸡,饲鸡会叫更,饲狗会吠瞑,生着查某(女孩)换人骂,饲大赶紧嫁。”地道的东山方言民谣,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社会景象和乡野气息扑面而来。《平安扣》里,类似充满地方文化韵味的描绘非常丰富、随处可见。民歌《望春风》《行船歌》《五更鼓》《针线情》婉转起落,当地的景物、风光与历史,当地的民俗、婚俗与劳作点缀书中,给发生在那个时代的故事一个鲜明的地方背景,无论是当地还是外地读者都会读之难忘。密集而贴切的地方文化元素,是《平安扣》较之其他同题材作品格外突出的一大特点。把这种极为鲜亮的地方文化色彩放在闽南文化、闽台文化、中华文化的角度去感受,所有描摹更是栩栩如生,以两岸同根同源的文化本质,有力烘托了作品所要表现的重大主题。

  第四、更强烈的情感力量。这部长篇小说情感格外丰沛,打动人心。一开篇浓墨重彩,表现三对恋人的儿女情长。渔家儿女恩爱夫妻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温暖而真切。突如其来的一场兵灾让一个个家庭破碎,骨肉离散于两岸,在小说主人公痛不欲生的思念、不惜赴死的归返、漫长的期望与等待中,跨越海峡的骨肉情铺天盖地,极具震撼效果。在一个个家庭悲剧之上,历史趋势推动着海峡潮流起落,两岸同胞回归与统一的呼唤终于成就了一个又一个团圆之梦,展示着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小说描绘了这种发展与趋势,家国情跃然纸上。儿女情、骨肉情、家国情让这部长篇小说动人心弦。与此同时,还有一种特殊情感悄然浮现于字里行间,不知不觉间牵动着读者的神经,那正是浓浓的乡情,直接来自小说作者吴玉辉的内心。吴玉辉是东山人,《平安扣》是东山人就发生于家乡的“寡妇村”的故事所创作、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部小说在作者心里酝酿了十数年,小说的故事与素材是他从小耳闻目染积累下来的。作者曾长期从事宣传思想工作,在多个领导岗位上任职,曾创作出版多部文学作品,两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这些经历为创作这部小说提供了更多的思想与经验准备,但作者并不就此满足,他俯下身子,做了大量深入采访和田野调查,足迹遍及家乡各地和海峡彼岸,花费了更多的努力与心血。正是一种对家乡的深情促成了作者的本次创作,让作品有了一个新境界,也令我们深深感动。

 

作者简介

姓名:杨少衡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