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孙红侠:现实题材创作犹如采摘“带刺的玫瑰” ——评湖南省湘剧院湘剧《玉龙飞驰》
2018年09月12日 09:42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孙红侠 字号

内容摘要:当下,现实题材剧作的创作颇受重视,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下,现实题材剧作的创作颇受重视,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因此,现实题材创作成为理论和实践双重关注的话题,讲好中国故事和当代故事,重视与加强现实题材创作是其必由之路。

  与此同时,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却是,传统戏曲对现实生活的表现存在着一定障碍。传统戏曲舞台上表现“千山万水”都只在一时半霎,因此现代生活中的火车、飞机、轮船就成了艺术表现上的难点。虽然现代交通工具在舞台之外可以一日千里,但在剧场的方寸之间却寸步难行——舞台表现的障碍和表演上的棘手使这一类现实题材的作品成了少有人触碰的“雷区”。

  前不久,湖南省湘剧院推出首部表现“高铁题材”的湘剧《玉龙飞驰》,在戏曲舞台上首次以讴歌中国高铁建设成就和高铁建设者为核心设计情节。这样的作品,从立意上看是讴歌改革开放的成就、讴歌中国科技的进步,这是符合现实题材创作要求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题材的选择类似采摘一朵“带刺的玫瑰”,更像是戴着镣铐跳舞。表现难度很大,题材的选择需要巨大的勇气,这也正是我们应当关注这部剧作的原因。

  《玉龙飞驰》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全剧以高铁工程师田晓龙的工作成绩和隐秘的感情经历为主线展开,将一个普通科技工作者放到中国高铁飞速发展的大时代背景之下,让他的人生轨迹和中国铁路的发展轨迹重合在一起。故事的讲述风格是怀旧式的,人物的行为方式也充满了上世纪80年代特有的怀旧感。从绿皮车到动车高铁,再到“一带一路”通达四海,交通的飞速发展带来了物质文明的累积,也带来了更深沉的乡愁。故乡在哪里?心灵的通道去向何方?田晓龙的人生也许能给观众一些解答和感动。他似乎古板老套,不会享受生活,独自一人带大女儿,面对优渥的生活做出并不聪明的选择……但他像绿皮火车一样朴实、简单,将毕生奉献给了高铁建设,在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保持自己内心的干净。“高铁题材”是雄伟而宏大的,田晓龙的内心却是安静而缓慢的,宏大与微小、高速与缓慢,形成错落有致的人设和故事。

  虽然我们肯定创作者和湖南省湘剧院选择“高铁题材”的勇气和眼光,但目前看来,舞台对“高铁”这一表现难点的展示仍然没有足够的创意突破。我们并不反对将声光电的技术手段应用于现代戏的舞台,也不反对LED大屏幕在不破坏基本表演原则前提下的应用,但我们更希望看到现代戏的演出方式与传统戏相比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改进。

  现代戏并不是也不应该是穿着现代服装的“传统戏”,对现代戏的评价也不能使用和传统戏相同的标准。传统舞台以鞭代马是高度程式化的演出方式,在江苏演艺集团京剧院推出的京剧《骆驼祥子》中,“洋车舞”就是对“拉车”这一表演方式的全新探索。虽然“洋车舞”在程式和舞蹈之间的界限尚不明晰,很难说它就是一种新的表现方式,但毕竟表现出了不同于传统舞台的“拉车”。因此,当“高铁”这一现代交通方式出现在戏曲舞台上时,创作者不仅要有题材选择上的勇气,更应该有表现方式上的探索。目前,我们看到的舞台是使用背投照片方式来表现高铁,这当然是创作者深思熟虑和多次探索的结果,但在如何结合演员表演、如何将“高铁”的表现进一步舞台意象化、如何探索与之相适应的新的表演程式等方面,显然创作者还需要更大的勇气。

  当下,现实题材舞台作品数量并不少,但如果冷静客观地看,无论是从剧作的思想价值还是舞台呈现来看,优秀的现实题材剧作还可以更多,题材的选择还可以更开放、大胆。湖南省湘剧院的湘剧《玉龙飞驰》在当下的现实题材创作中走出了勇气可嘉的一步。我们希望这部戏的上演能具有超出剧作本身的意义,希望有更多的剧作敢于创新、敢于破冰。

作者简介

姓名:孙红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