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书评
愿为狂生立功业 却因书印传百年 《崇本堂藏赵之谦翰札》带来的信息
2018年05月30日 09:2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殷燕召 字号
关键词:赵之谦;信札;本堂;学术;主张

内容摘要:罗振玉的这篇序言,恰巧为他自己的信札收藏作了一个注脚。

关键词:赵之谦;信札;本堂;学术;主张

作者简介:

  1918年旧历除夕这天,上海下了一场雪,厚有寸许。到了正月,雪后晴明,气象殊佳。这时寓居上海的王国维,见到了清代著名学者王念孙的后裔王丹铭,得知他尚留有清代诸多学者写给王念孙、王引之父子的信札。王国维随后致信罗振玉,希望他尽快印行这批信札,甚至表达了对商务印书馆张元济先要鉴定的不耐烦。

  果然就在这一年,罗振玉以《昭代经师手简》《昭代经师手简二编》为名,印行了这批信札。在序言中,罗振玉谈到对书信价值的认识,大旨为:古人信札吊丧问疾的内容为多,几乎没有探讨学术的内容。他自己喜好收藏前人手札,觉得像亲接几席聆听话语。可惜从明代以来,所见信札的内容多是为人关说或敷陈琐事,书迹虽然可珍但事迹鲜能传遗。但这次印行的信札,“其人皆儒林之彦,其事皆商量学术,言皆驯雅”,所以能“有裨来学”。

  罗振玉的这篇序言,恰巧为他自己的信札收藏作了一个注脚。罗振玉收藏有清代著名书画篆刻家赵之谦的信札39通,据题跋“皆问学往复之语”,可见罗振玉收藏这批信札,也同样是看重其“皆商量学术”的内容。

  赵之谦(1829-1884),字益甫,号撝叔、悲庵,会稽(今浙江绍兴)人。他是清代著名的艺术家,绘画是“海上画派”的先驱人物,书法为碑学的代表,篆刻则下启吴昌硕、齐白石诸家。他的艺术造诣和理论对后世都影响深远。时至今日,赵之谦以书画家的面目为人熟悉乐道,他的书迹信札自然珍贵。

  这装裱为三册的39通信札,是赵之谦写给同一师门的密友胡培系的,时间自其二十几岁到五十岁前后,几乎贯穿了赵之谦的一生。今年5月,这三册信札并配以赵之谦致赵瞳等信札18通,编为四册,由北京雅昌二玄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策划出版,名曰《崇本堂藏赵之谦翰札》,以古籍传统的蝴蝶装形式,精细印刷,纤毫毕现地展现出原作面貌。尤为可贵的是,编者经过细致考求,识校全部札文,附以另册,以利读者检阅。

  通览品读这些信札,可以发现赵之谦用于求索学术,谋求建立一番功业的心力,似乎远超他对艺术所用的心力。在第一册第二通信札中,赵之谦曾劝胡培系尽快将自己的书稿付梓,不要等待别人的帮助:“要待知己,极少,须一二百年。”或许也是一语成谶,此后一二百年间,赵之谦的书画篆刻作品得到了广泛认可,而他的学术主张,却少被提及。

  在历史上,中国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因为科举考试,都要研读儒家典籍——经,而探讨研究儒家经典,解释其字面意义、阐明其蕴含义理的学问,称为经学。经学是中国古代学术的主体,久而久之形成了不同的派别。在清代,官方将经学大体上分为赞成汉代儒者主张的“汉学”和推崇宋代理学的“宋学”两派。如再分,汉学中,又分作西汉今文学(主张孔子之后才有经)和东汉古文学(主张孔子之前已有经)两种。

  所谓“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之分,“汉学”和“宋学”之别,学者周予同曾言其异同,大意为:今文经学以孔子为政治家,视儒家典籍为治世之说,以此建立功业;古文经学以孔子为史学家,视儒家典籍为史料之书,以此考据名物;宋学以孔子为哲学家,视儒家典籍为载道之具,以此陶冶心性理气。在经学的历史上,这些不同主张的学术派别往往势如水火而相互攻讦,而一个知识分子的学术主张,往往和其功名仕途有很大的关系。

  在赵之谦的时代,当时朝廷权要同时也是文坛领袖的潘祖荫主张汉学,尤喜公羊学说(西汉今文学派推崇的学说)。潘祖荫担任国史馆总裁时,“文有宗公羊说者无不获携”。为了投潘祖荫所好,当时会试取中的进士,也有许多主张公羊学说的(详见《世载堂杂忆》)。潘祖荫是赵之谦一生最主要的提携者和资助人,可以想见,赵之谦与他应有相近的学术主张,比较偏向于今文经学。这在信札中是可以找到佐证的。

作者简介

姓名:殷燕召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