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陈佩斯、杨立新:笑里沧桑喜剧人
2017年10月19日 10:58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陈佩斯,作为中国优秀的喜剧大师,在喜剧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但中国喜剧艺术和技术的发展,能否适应快速扩张的喜剧市场仍然值得关注。

关键词:喜剧;陈佩斯;沧桑;观众;戏台

作者简介:

  笑,是人性的一种需求。内心满足的会心一笑,抑制不住的开怀大笑,充满智慧的“高级的笑”,似乎已成为人们的一种美好期待。如何用优秀的喜剧作品把人逗乐?陈佩斯,作为中国优秀的喜剧大师,在喜剧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探索。

  话剧《戏台》是他和中国著名表演艺术家杨立新等一起合作的作品,给观众带来了非常高的艺术享受。10月11号的思想湃现场,陈佩斯和杨立新一唱一和,在给观众阐述他们艺术理想的同时,也为观众带来了喜剧现场的即视感,被逗得乐开了花的观众们不禁发出感慨:人人都会说话,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花钱来听他们说话了。

  第一幕:喜剧的一个重要标准是能不能把观众逗乐

  主持人:笑是很难的,我们说相声是说学逗唱,其实“逗”是最难的。

  陈佩斯:不难,你掌握它就不难了。就像这些美丽的塑料假花,你知道制作工艺就很容易生产出来。

  杨立新:他对真花过敏,所以才对假花感兴趣。

  11届春晚红人,老百姓春晚的饭桌上总是少不了陈佩斯的喜剧小品这道菜。陈在一次采访时说道,小品《吃面条》还没上春晚的时候,有一次在酒店演出,结果把一位身材有点胖、衣服有点紧的厨师乐的前仰后合,肚子上衣服的两颗纽扣崩坏了。由此可见,其喜剧小品在当时的搞笑程度之高。在观众的热烈期待下,小品《吃面条》走上了春晚的舞台。

  一直以来,陈佩斯的小品能够那么深入人心,获得人们的喜爱,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喜剧作品的逗趣性。从表演到剧情设计,每每把人逗的前仰后合,这和他所坚持的喜剧精神密不可分:既然你拿出的作品叫做喜剧,这就需要一个值来体现它,就是观众的笑声。这是我们对他们的承诺。

  这些年,在喜剧精神的指引下,他的每一次艺术实践总能给观众带来艺术的惊喜和欢笑的升级。

  早期的春晚小品塑造了一个贼眉鼠眼、眼睛滴溜乱转的滑稽小人物,他通过不断的犯错,将自己可笑的一面展现在人们面前,人们看到舞台上这个不如自己的小人物出丑,某种优越感便会让人们发笑。当然,即使搭档朱时茂扮演的是一个正派英雄人物,但也因处于一种特殊情境,他也开始犯傻。正如陈佩斯所说:喜剧舞台上的人物都是不如你的“小人物”。或者可以换个说法,喜剧舞台上的人物都是时刻在犯傻的人物。

  其中期的喜剧电影实践,让人们记住那个逗乐的“二子”,《父子老爷车》、《傻帽经理》、《爷俩开歌厅》、《我是爷们我怕谁》等电影,为陈佩斯的喜剧表演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其喜剧作品的结构也得到了很好的打磨。

  2001年,陈佩斯通过话剧的舞台重回公众视野。他的第一部话剧《托儿》直面社会诚信危机问题,在当年取得4000万元票房成绩,逼近同年上映的电影《大腕》。

  近年来,话剧《戏台》的出现,让观众见识了陈佩斯艺术圣殿的又一高峰。《北京青年报》评:陈佩斯、杨立新、毓鉞,三人在《戏台》中亦编亦导亦演,让这出结构严谨、超越搞笑直达讽刺层面,同时又有着为民喉舌的快感以及话剧民族化探索意义的舞台大戏,一亮相便赢得碰头彩。

  第二幕:喜剧的难点在于难演,观众笑的基础是准确

  主持人:之前陈老师在一篇文章里说自己60年来都是为了《戏台》做准备,杨老师也说《戏台》就是您40年来难遇到的好剧本,为什么觉得它如此之好,和之前的我们的一些作品来比有什么特别之处?

  陈佩斯:当时也是为了推广我们这个戏嘛,所以说了一点过头的话。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