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书屋趣闻
书店里,海的味道
2014年01月04日 11:33 来源:青少年导刊 2004年02期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每天都要经过一个拐角,拐角的旁边是书店,书店的对面是面包店。老板是个很和气的人,所以我总是可以很轻松地坐在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透过玻璃可以看见两座楼间的空隙——远处蓝蓝的大海,我喜欢的颜色,即使那只是很小的空隙。多么奇怪的家伙,他不来书店与我有什么关系,他应该告诉书店的老板(气愤)……有些莫名的失落,看向远处,好象闻到海的味道了……笨蛋……笨蛋……他是个十足的笨蛋……泪水滑过……笨蛋。书店恢复了以往的宁静,这是那个“麻豆大叔”所希望的,现在我每次还书的时候都给那个“麻豆大叔”一个微笑,他似乎也很开心,如果我当面叫他“麻豆大叔”他绝对开心不起来,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面包店,回到了拐角。

关键词:书店;笨蛋;面包;大叔;拐角;喜欢;看见;蜡笔;家伙;麻豆的

作者简介:

  每天都要经过一个拐角,拐角的旁边是书店,书店的对面是面包店。我经常到书店去,一边吃面包一边看书。老板是个很和气的人,所以我总是可以很轻松地坐在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透过玻璃可以看见两座楼间的空隙——远处蓝蓝的大海,我喜欢的颜色,即使那只是很小的空隙。

  接着分针再转动15°,就看见一个人经过一个拐角,然后垂直走到面包店,手里拿着面包坐在我前面45°角的位置上。他会时不时地回头,估计是45°。我虽然视线是86°,接近垂直于书本,但隐约感觉他在看我。讨厌的家伙,我真想把他的面包全塞到他眼睛里去,然后大骂他一顿。但我连抬头都不敢,我害怕我抬起头来和他目光相接,那会多……天啊!!!我不要去想了。如果他满脸麻豆,然后用变态的表情对我笑的话,那我怎么办??神!救救我吧!!现在我只拽着自己的耳朵使自己不去想,告诉自己将如何与匪徒搏斗。突然想起了花木兰,穆桂英,然后想着自己将成为新—代的女英雄,叫什么呢?就叫木英,好像不大好听,叫桂兰吧,对!就叫这个,我真是个天才(骄傲)“啪——”糟了!他俯身下去帮我捡书,坏蛋就是坏蛋,捡起来了也休想我跟他说“谢谢”。他起身把书放在我桌上,我看见了他的侧面,是很清秀的样子,是个很自然的男孩子……“你干嘛这样吃惊的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吗?”他很紧张地问。

  “我原以为你是满脸麻豆的……哈哈哈……没什么啦……嘻嘻嘻……刚才谢谢了……呵呵呵……”他很勉强给我一个微笑。我在干什么啦,真像个笨蛋一样,如果说我跟笨蛋还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我有三种笑声,而笨蛋只有一种。(不可礼喻)言归正转,他那样子也不像是坏人呵!如果他是喜欢我的话,那么……啦啦啦,我是—只小鸟,啪啦啦,我要飞上蓝天……stop!怎么可能呢?我马上像一只没骨头的狗趴在桌上,我的兴致失去一半。还是不去想了,我望向远处那片蓝天,心情又好了起来,不管什么时候蓝色总可以让我好起来。

  “你在看海吗?”我随着声音转过身去,是那个男孩。“我也常常这样看那片海,虽然只有那么一个空隙。”那么我刚才的逻辑推论全部都是错的,人家根本没在看我吗!没办法,我真是一个自作多情的小孩。(害羞)我看着他笑了笑:“你喜欢海什么?”“蓝色”接着他就没有再回答我,只是看着远方,那是朝向大海的方向,那是充满向往的眼神……噢!他这个表情太帅了嘛,简直就是个“酷酷超人”。上帝呀!我在想什么?(自责)过了—会儿,他回过神来突然问我:“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当然可以”。我笑着说。我真是个白痴,那种表情太花痴了嘛!“坐在这里可以看得更清楚,太好了!”他似乎很兴奋,露出了我弟弟看见蜡笔小新时的神情,不,是蜡笔小新看见“动感超人”时的表情。“你喜欢蜡笔小新吗?”我突然问。“什么?”“就是那个!”我突然模仿起小新的声音:“先生,你好,请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你是否愿意坐我的三轮车和我一起去兜风啊!”“女孩也可以这么说吗?”他突然很开心地笑起来,很自然地,我挠了挠头,也跟着笑了,笑声在书店里回荡……

  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天都坐在我旁边,每天都吃面包,每天都是笑着的。直到有—位满脸麻豆的大叔忍不住愤怒,代替那些正义之士站起来,发出一种很英勇的声音:“你们能不能给我安静点。”“对不起,实在抱歉”“大叔”,我真想在前面加上“满脸麻豆的”,那样他会揍我—顿的。因为所有的人似乎都不愿意别人叫自己的缺点以名字的形式,噢!没办法,人聪明了就是这么善于逻辑。(卖弄)“我们再也不会了,请原谅,你真是最仁慈的大叔。”我真的很讨厌去奉承别人,而且都是用“最仁慈”之类的词语。那为正义之士总算转过身去,这样才算结束。“哎——”松了一口气,我们互相做了个鬼脸以示胜利。有时想想真的很好笑,每次伸张正义的都是那样大叔,而且还是满脸麻豆……

  旁边的男孩递过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海”“海洋的海”。我说我的名字叫“面”面包的“面”。他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但并不知道笑的是什么,总是很开心的。他是个爱笑的家伙,我以为。

  那是些有着面包香气的日子……

  后来,也不知是多久,我的旁边再也没有他了,只是有—封奇奇怪怪的信,大约说他不再来书店了。多么奇怪的家伙,他不来书店与我有什么关系,他应该告诉书店的老板(气愤)……有些莫名的失落,看向远处,好象闻到海的味道了……笨蛋……笨蛋……他是个十足的笨蛋……泪水滑过……笨蛋……

  书店恢复了以往的宁静,这是那个“麻豆大叔”所希望的,现在我每次还书的时候都给那个“麻豆大叔”一个微笑,他似乎也很开心,如果我当面叫他“麻豆大叔”他绝对开心不起来,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面包店,回到了拐角。

  “海的味道是苦的。”朋友告诉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