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要闻
影像:民族志书写的另一支笔
2015年03月05日 09: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杰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影视人类学逐渐摆脱作为人类学研究手段与工具的定位,在人类学文本研究之外确立了一套影像研究语言,呈现出不同于文本民族志而独立存在的人类学研究价值。在中山大学媒介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邓启耀看来,作为最早与新媒体相结合的研究领域,影视人类学运用的是跨学科研究方法,现场参与观察、有细节有故事的叙述、有温度可直观的感知和传播,这都是民族志叙事十分看重的学术品质。近年来,在文本民族志以外发展出影像民族志以及数字民族志等民族志形态,目的是更加完整深入地进行文化描述,以此更好地理解和解释人类社会。”邓启耀举例道,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视觉人类学可以和哲学、实验心理学、思维学、艺术学等进行交叉研究,如视觉认知、视觉思维、视觉心理及视觉表达研究等。

关键词:影视人类学;研究;文化;影视民族志;文本;学科;文学创作;影像民族志;庞涛;学术

作者简介:

  影视人类学是一门伴随影视技术而出现的新型交叉学科。影视技术诞生之初,人类学家便开始有意识地利用影视设备记录、展示、诠释文化现象。近年来,影视人类学逐渐摆脱作为人类学研究手段与工具的定位,在人类学文本研究之外确立了一套影像研究语言,呈现出不同于文本民族志而独立存在的人类学研究价值。

  影视方法成重要文化研究手段

  随着100多年前照相机和电影机的发明,它们很快被应用于人类学田野考察,成为田野考察和民族志书写的另外一支笔,并在当时出现了一批影响很大的作品。影视人类学由此产生。

  在中山大学媒介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邓启耀看来,作为最早与新媒体相结合的研究领域,影视人类学运用的是跨学科研究方法,现场参与观察、有细节有故事的叙述、有温度可直观的感知和传播,这都是民族志叙事十分看重的学术品质。

  “影视方法已发展成为一种重要的文化研究手段。”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影视人类学研究室主任庞涛认为,民族志方法作为民族学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其形态随着人类认知方式和手段的进步而不断发展。近年来,在文本民族志以外发展出影像民族志以及数字民族志等民族志形态,目的是更加完整深入地进行文化描述,以此更好地理解和解释人类社会。从这个角度讲,影视人类学的主要任务是影像民族志或人类学电影的撰写制作。

  “当今任何一个问题,如环境、卫生、福利、教育、安全等,往往不是一个专业即能给出有效方案的,而需要不同专业共同面对和治理。”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罗红光表示,面对上述问题,文化干预与科学干预应共同面对,文化与科学并行不悖。他举例说,当代影视人类学的标志性作品《虎日》完整、生动地表现了家族与成员、家规与做人、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张力,其中也不乏给观众以隐喻、想象的对话空间,揭示了在艾滋病干预方面,自然科学领域尚无有效医疗手段的情况下,文化可以起到一定的干预作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