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社科书业
《中华大典》出版进入攻坚冲刺阶段
2014年02月19日 13:48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2014-2-19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鉴于《中华大典》项目具有资料范围广、学科专业强、编纂难度大、出版过程长、完成时间紧、工作任务重等特点, 2011年,《中华大典》项目纳入国家出版基金管理。在《法律典》编纂过程中,西南师大出版社在主编聘请、编纂进度、编纂质量等方面提速保质、狠下功夫。授权编写与分典负责制理顺编纂各方关系:该社经大典办、《法律典》总主编张晋藩同意,采取保持原有编纂方案和编写体例基本不变,授权出版社与项目主持人负责编纂专家的聘请及分典主编的确定,由分典主编负责具体编纂工作。在完成《教育典》的编纂出版后,上海古籍出版社目前正在紧张地进行《历史典》与《工业典》的编纂出版。

关键词:编纂;大典;上海古籍出版社;国家出版基金;书稿;古籍整理;出版工作;教育;类书;巴蜀

作者简介:

  报经基金委批准,特对云南教育出版社、江苏古籍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分别予以增加其2015年度国家出版基金申报项目名额1个的奖励。 

  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巨大的文化出版工程,《中华大典》是一部沿袭古代传统而按现代学科分类的新型类书,其规模之大,为明代大型类书《永乐大典》的两倍、清代大型类书《古今图书集成》的四倍,超过了中国古代所有类书字数的总和。该项目1990年获国务院批复,共24个典,7.2亿字。1992年至2006年,陆续启动9个典的编纂出版工作。2007年后,其余15个典也陆续启动。2009年,云南教育出版社、江苏古籍出版社先后完成《哲学典》《文学典》的全典出版。201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教育典》完成全典出版。 

  鉴于《中华大典》项目具有资料范围广、学科专业强、编纂难度大、出版过程长、完成时间紧、工作任务重等特点,2011年,《中华大典》项目纳入国家出版基金管理。原新闻出版总署党组对《中华大典》编纂出版工作提出了“保质、提速”、确保“十二五”期末全面完成的总体要求。在《中华大典》办公室的支持配合下,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组织各承担单位,下大力气,克服困难,实施“一把手”工程,各典编纂出版工作明显加快。截至2013年年底,《中华大典》已完成《哲学典》《文学典》《教育典》3个全典,及《民俗典》《宗教典》等其他11个典中17个分典的出版,计2.5亿字,占24个典核定总字数7.2亿字的35%。目前,距离“十二五”期末全面完成大典出版任务还有两个年度,《中华大典》各承担单位正在紧锣密鼓地加紧工作,各典进度情况参见《〈中华大典〉项目进展情况一览表》。 

  除了3个已完成的全典外,巴蜀书社承担的《医药卫生典》、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承担的《法律典》完成任务也已过半。按照国家出版基金绩效考核管理规定,并报经基金委批准,特对云南教育出版社、江苏古籍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分别予以增加其2015年度国家出版基金申报项目名额1个的奖励。希望有关出版社向以上3家出版社学习,采取有效措施,组织人员、加快进度、加强管理,确保《中华大典》按期完成。   

   为全面推进《中华大典》编纂工程,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数次组织召开出版工作会。 资料图片 

  

  

  (大图见附件)  附件.rar 

  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法律典》编纂出版工作驶入快车道 

  学术恪求严谨 管理敢于出新 

  □本报记者 朱侠 

  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是后来承接《中华大典·法律典》出版任务的单位。据了解,这是一个停滞17年的项目,该社2007年下半年从其他社接手后,克服编纂难度大、经费匮乏、人员缺少等诸多困难,重新启动这项工作并已驶入快车道。 

  明确计划  

  出齐全典指日可待 

  《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从西南师大出版社获悉,《中华大典·法律典》的《刑法分典》《法律理论分典》《行政法分典》,共计2480万字,已于2011、2012、2013年顺利完成出版《法律典》字数的67%。《民法分典》《经济法分典》的编纂出版工作目前正在紧张进行中,《民法分典》今年3月将完成初稿,预计今年10月出版;《经济法分典》2015年2月计划完成初稿,预计明年10月出版。 

  出版社在《法律典》编纂中遇到诸多困难。2013年年初,对《民法分典》原有500万字的稿件进行审读加工时,发现稿件质量不佳,未能达到《中华大典》编纂出版要求,出版社经深入调研后决定重新组织编纂。聘请新主编、召开编纂会议、审查编纂样稿、组织专家讨论审评……马不停蹄,进展迅速。经过专家和编辑的多次通读复审,《经济法分典》已从搜集到的2000万字材料中精减到800余万字。 

  理顺关系  

  创新大典工作模式 

  在《法律典》编纂过程中,西南师大出版社在主编聘请、编纂进度、编纂质量等方面提速保质、狠下功夫。 

  授权编写与分典负责制理顺编纂各方关系:该社经大典办、《法律典》总主编张晋藩同意,采取保持原有编纂方案和编写体例基本不变,授权出版社与项目主持人负责编纂专家的聘请及分典主编的确定,由分典主编负责具体编纂工作。授权编写、分主编负责制无疑为《法律典》的出版理顺了总主编、分典主编、出版社之间的关系。 

  二重工作和“两编两审法”确保内容质量:《法律典》涉及法律史研究与古籍整理两大领域,仅由单一的法学史专家或古籍整理专家均难以胜任编纂工作。从2008年开始,该社就探究二重工作法,逐渐组建了一个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史学专家与中国政法大学、吉林大学、南开大学、西南大学、西南政法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法学专家两支专家队伍为主体的编纂团队。两支专家队伍各司其职,由担任各分典主编的法学专家团队搜集整理资料,再由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古籍整理专家对引用古籍版本、文字、断句标点等进行规范。两个团队都需要对稿件进行交叉审读,这种二重工作法及“两编两审法”从根本上确保了《法律典》各分典的内容质量。 

  六道工序  

  审核达标方可印制 

  为确保《法律典》的学术性与权威性,西南师大出版社要求编者在编纂的各个阶段有所侧重,重在编纂六道工序。首先是资料搜集,为避免史料遗漏和保证质量,编者坚持“全面撒网,重点捕捞”的原则,尽可能多地搜集相关资料。第二是资料审核阶段。两支专家队伍对稿件进行初审,对资料进一步去粗取精,拾遗补阙,使资料全面、精准。第三是资料分类编排阶段。编者严格按编纂框架和体例、分典经纬目要求,将资料进行分类编排,对已经进行过审核的资料再次进行精编。同时,删除一些与分典框架不符或重复的、不适当的资料,纠正在编排中发现的问题,在此期间,再一次作必要的增删。 

  完成以上三道工序,才能进入标点录排阶段。首先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专家对历经前三阶段形成的稿件进行标点,再由法学史专家审查,之后进入初稿录排工作。初稿形成之后,出版社组织专家学者对稿件进行再审读,质量合格后才进入编辑加工环节。编辑加工成出版稿,方可进入最后一个环节——出版稿送审。最后形成的出版稿要送大典办及总主编审阅,根据大典办及专家的审读意见进行修改、调整,再上报审查并申请付印,通过审查拿到“许可证”后才可以下厂印制。总之,西南师大出版社总结并制定了一套重大出版工程项目“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专业化、精细化、常规化”的出版管理工作制度,为《中华大典·法律典》顺利完成出版任务提供了保障。 

  四川巴蜀书社《医药卫生典》编纂出版取得重大进展 

  把握好时间节点 多举措完成目标 

  □本报记者 李子木 

  在国家出版基金的有力支持下,《中华大典》出版工程又传喜讯,《中华大典·医药卫生典·药学分典》日前由四川巴蜀书社正式出版发行。一部《药学分典》,皇皇15册,共2170万字,刊图21059幅,收药4302种。此外,加图录共计6538万字的《医药卫生典》,目前已完成5414万字。“能够有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国家出版基金的支持。”巴蜀书社总编辑侯安国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采访时说。 

  编好类书遍尝“当代本草” 

  侯安国介绍说,《医药卫生典》是《中华大典》这部超大型综合类书中的“医部”,因此其编纂必须按照类书编纂的规则操作。类书是中国传统的工具书编排方式,在编纂时特别重视文献的选取、版本的选择、资料的网罗、出处的详记、类分的合理、编排的科学性等,因此巴蜀书社在编纂《医药卫生典》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仅书中大量的彩色图片,大部分都是专家教授们四处奔波找来的。一些教授还利用去日本、韩国及东南亚等国家讲学的机会,将国内没有的图片一一“挖掘”出来。 

  谈到新近出版的《药学分典》,侯安国告诉记者,《药学分典》是《中华大典·医药卫生典》三大分典之一(其他两种是《医学分典》和《卫生学分典》),编委会在古本草典籍中取精汰芜,按学术主题重新分类编排,既反映了用药大法、诸病用药法、四时脏腑经络用药法、食养服饵法等中国古代药物学的通用论说;又记载了药学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及书籍、典制律令等有关史料及辨药、名实异同、炮制制剂、用药剂量等内容,也记述了三品药性、气味阴阳、配伍制方、功能效用、法象药理等中医用药理论,因此也被誉为“当代本草”。 

  协调各方加快推进项目 

  据侯安国介绍,巴蜀书社目前承担了《中华大典》中《医药卫生典》《经济典》。为了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出版社制定了《重点项目资助经费使用管理办法》,严格按照《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对专项出版资金制定了专款专用专门建账的原则。在经费使用范围、支付标准、支付程序、核算办法、经费使用、监督制约机制等方面都进行了严格规范,确保国家出版基金的每一分钱都发挥出最大的效能。 

  谈到下一步,侯安国介绍说,出版社将制订切实可行的生产计划,把握好时间节点,实现到2014年8月社内审稿全部完成的目标。为此,巴蜀书社出台了三项举措,即按分典确定项目负责人,随时与主编和作者联系沟通,加强稿件预审和专家会审,发现问题及时解决;协调好生产中的各个环节,尤其是录入排版、材料购置、印制装订等生产环节,做到事前先协调,出现问题有预案;多渠道组织人力资源,并制定特殊的激励政策,提高编校效率。 

  上海古籍出版社完成《教育典》全典出版 

  两个轮子并重 确保书稿质量  

  □本报记者 朱侠 

  上海古籍出版社参与《中华大典》编纂出版工作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时间长,如果从1992年《中华大典》正式启动算起,到今年已有22年了。二是任务重,该社承担着《中华大典》中《教育典》《历史典》《工业典》3个典的编纂出版工作,总字数约达1.14亿。谈起《中华大典》编纂工作,上海古籍出版社总编辑吕健发出“这当中不能说备尝艰辛,但也确实是甘苦自知”的感慨。 

  该社于2012年年底将2400万字的《中华大典·教育典》全部出齐,这是《中华大典》纳入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后首个完成的全典,从启动算起历时20年终告完成。对此,吕健坦言,正是2011年国家出版基金介入后,有了资金支持,大典项目得以顺利实施。几年来,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一直跟踪着项目进度,监管到位,有关工作人员深入细致地了解实际情况,帮助出版社解决各种问题。 

  古籍浩如烟海 

  发掘采集不易 

  《中华大典·教育典》的编纂与出版虽已完工,但其中酸甜苦辣的滋味可能只有参与其中的人才能体味。据吕健介绍,该典选录上起先秦下迄清末的有关教育的汉文古籍文献资料,运用现代分类方法加以编纂。下设《教育思想分典》与《教育制度分典》两个分典,15个总部,共13册,2400万字。作为《中华大典》试点之一,启动较早,1992年就在上海召开了《教育典》的论证会,1994年秋,编纂工作正式启动。 

  第一阶段的中心任务就是搜集教育类的历史文献资料。由于中国古代长期处在政“教”合一的状态,教育作为政治的工具始终没有独立,很少有专篇和专著的文献材料。以往也没有大规模集中整理有关教育的文献材料,因此古代教育的资料极度分散。这种客观条件迫使参与《教育典》编纂的人员,从多方面的古籍中去发掘采集,有许多是过去从未在教育史研究中利用过的。这些资料的收录,为《教育典》具有充实而丰富的内容创造了条件。 

  面对数千年积累下来的浩如烟海的历代文献资料,个人很难在有限时间内查阅并网罗,编纂人员发扬协作精神,把我国历史划分为9个时段,由一人或两人负责一个时段文献资料的搜集、查阅、选录、整理、分类、排序,然后提供给分典各总部主编进行第二阶段专题性的编纂工作。第二阶段工作结束之后,书稿又经分典主编、典主编审阅,最后交给出版社。 

  建立规章制度 

  规范项目运行 

  上海古籍出版社虽然在大型及超大型集成性古代文献资料与古籍整理出版方面有着强大的专业优势,但对《中华大典》的编纂出版工作仍然高度重视,不敢掉以轻心,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保证《教育典》的书稿质量,出版社从一开始就积极介入,多次参加并主动提议召集编纂会议,对编纂工作提出参考意见,同时还就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及所应注意的事项提出建议,对审稿时发现的各种问题,与主编及时沟通,商定解决办法。在编纂方编制《引用书目》时,出版社预先为编纂方提供了《引用书目编写要求》,详细规定了书目的内容、排列及各项细则,收到书稿后还会针对问题及时提出修改意见。 

  上海古籍出版社专门制定了各个典的《项目进度管理办法》《项目质量管理办法》。针对所承担的3个典的具体情况,在原有的《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专项资金财务管理暂行办法》等制度基础上,制定了更为明确的收支核算细则。在实际操作中,严格做到专款专用,与《中华大典》无关的费用一律不列支出;严格做到照章办事,履行规定的审批程序;同时加强监督,建立廉政制度,确保安全、高效地用好基金,保证项目规范实施。 

  充分运用专长 

  研究整理互补 

  质量是《中华大典》的生命,如何确保《中华大典》书稿的质量,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始终抓住不放的问题。从交到出版社的《中华大典》书稿质量来看,吕健坦言,确实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由于《中华大典》的编纂者大多是该专业领域的学者,对于专业的把握能力较强,但对于古籍整理并不熟悉,有的甚至几乎是外行;而《中华大典》恰恰是专业研究与古籍整理两个轮子并重的工作,任何一方面的缺失都会影响书稿质量。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出版社的编辑也要承担起编纂者在古籍整理这一方面的工作,充分利用该社在古籍整理编辑、校对方面的专长,尽力弥补专业编纂者古籍整理方面的缺陷。 

  在接收编纂方书稿后,出版社内部制定了详细的《审稿注意事项》,以便编辑统一遵守,同时随着审稿中发现的新问题,不断加以补充修订;在人员安排上,社里实行固定与灵活相结合的机制,由专门承担《中华大典》工作的编辑室,处理日常的一般事务,具体审稿则尽量请资深编辑担任,遇到特殊情况,则增加人手,甚至动员退休编审、组织社外人员;针对编纂方分批来稿的情况,实行滚动审稿,以确保出版进度;对已经基本成形甚至已经通过评审的书稿,也力求精益求精。出版社曾两次组织上海地区的相关专家,在书稿通过大典办评审后,另外专门召开审稿会议,尽可能提高书稿质量。 

  在完成《教育典》的编纂出版后,上海古籍出版社目前正在紧张地进行《历史典》与《工业典》的编纂出版。吕健表示,这两个典的篇幅更大,编纂基础更为薄弱,他们将总结以往的经验与教训,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都要更好地完成这项艰巨的文化工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