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社科书评
《药学分典》20年“闯关”记
2014年03月05日 09:26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2014-3-3 作者:林建 康丽华 字号

内容摘要:《中华大典》是我国“十一五”期间重大文化出版工程之一,也是经国务院批准的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文化出版工程。那就是参与当时的一个项目——编纂《中华本草》,这套书与《中华大典》的主题一致,底本要求一致,可以同时进行,借此全面普及各地药学类相关书籍,特别是一些珍贵的善本,如《食物本草》《草木便方》等,解决复印底本难的问题。记得在普查目录的时候,编纂人员意外地发现有10余种古本草国内虽已失传,但在海外的图书馆有收藏,并且大多是孤本,这些资料无论对大典的编纂还是对药学的研究都是非常珍贵、不可或缺的。根据大典编纂要求:提供分门别类、准确翔实、便于检索的汉文古籍专题分类资料。

关键词:编纂;底本;大典;复印;古籍;检索;分类法;出版;书籍;地方志

作者简介:

  《中华大典》是我国“十一五”期间重大文化出版工程之一,也是经国务院批准的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文化出版工程。巴蜀书社作为最初的发起单位之一,承担其中的《医药卫生典》《法律典》和《经济典》三个典。《药学分典》是《医药卫生典》的一个重要分典,下设6个总部,于1993年正式启动,其中的《药物图录总部》已于2007年先期出版。剩下的5个总部,历时20年,于2013年8月终于付梓出版。

  面对堆积如山的书稿变成一本本厚重的书籍,编辑们心中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喜悦。3年多时间里,在主编郑金生先生的带领和指导下,编辑们一直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和极大的热忱参与到编纂出版工作中。在这一勇闯各种难关的过程中,我们积累了一些做大型古籍整理项目的经验,谨借此机会将编纂出版过程中的体会与同行们分享。

  

 

  第1关

  底本搜寻关

  分典启动后的20年时间里,编纂人员广泛开展国内外本草资料普查。在上万种古籍中选择并复印相关书籍资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们遇到了散、难、贵等诸多困难。

  首先说散。除了专著以外,大量的资料散落在各类书籍中,没有电子版可以检索,只能逐一翻阅纸本来查找。最终经过编纂人员的努力,遴选出868种相关古籍资料。

  各目录书中记载我国曾有上千种古本草著作,但现存的仅300余种(含医书中的本草专卷)。因为是专著,这些书籍大多整本书都是药学方面的资料,因此可以全部进入分典,不用选择,相对比较容易。但在4000多种非本草类的古医籍中(含海外复制回归的中国散佚相关医书百余种),也有零散的药学篇章,如具体的辨药、用药资料。比起专著,虽然这方面的资料要普查的较多,也要耗费大量的人力,但不能舍弃,如医方书包含有极为丰富的药物配伍、炮制及医家临床用药经验,是历代本草专著的资料源泉。这部分的数据最为鲜活,尤其对临床用药多有裨益,同时也保证了本分典的完整性。

  此外,在众多古今地方志和古代笔记小说中,也零散记载了药物的相关数据,虽然内容不是很多,但不可或缺。因此编纂人员对古今地方志一一翻阅,在普查6000余种古今地方志的基础上,从中摘取130多种地方志中所载地产药物种类、名称、形态和用途等内容。选取近百种笔记小说中的药物数据,弥补了医药文献的不足。还从相关学科(如农学、博物学等)、相关书籍(如佛经道藏、文史书籍等)中搜罗了许多古代药物资料。我们经常是翻了一天甚至几天只收获几百字相关内容,但是每条资料都是弥足珍贵的,是值得我们为此付出的。

  其次说难。确定了收书的目录之后,选择一个好的底本往往更难。有的底本虽然只有一个版本,但往往收藏在全国各地的图书馆,有时手里的底本残缺不全,就要去找另外的底本来补全。有的书籍有多个版本流传,就要先想尽办法全部复印,然后考辨版本的真伪,并从中找出比较好的版本作为底本,保证文字的可靠性。但是底本不是轻易就可以复印的,有的图书馆不允许复印,或者复印底本的费用比较高。如何既能复印出底本,又能少花钱或不花钱呢?编纂人员最终想出一个双赢的办法。那就是参与当时的一个项目——编纂《中华本草》,这套书与《中华大典》的主题一致,底本要求一致,可以同时进行,借此全面普及各地药学类相关书籍,特别是一些珍贵的善本,如《食物本草》《草木便方》等,解决复印底本难的问题。此外,还先后发掘明代《补遗雷公炮制便览》、清初《元素集锦》等古今从未见著录的医药书籍,采撷其中图文,为分典增光添彩。

  再说贵。复印各地图书馆的古籍都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尤其是孤本,这方面的经费和项目预支经费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为了解决费用问题,编纂人员想了很多办法,除参与《中华本草》的编纂外,还参加了其他项目。记得在普查目录的时候,编纂人员意外地发现有10余种古本草国内虽已失传,但在海外的图书馆有收藏,并且大多是孤本,这些资料无论对大典的编纂还是对药学的研究都是非常珍贵、不可或缺的。中国的古籍复印都很贵,何况是海外的,谈何容易。为此郑金生先生主持了“国内失传中医善本古籍的抢救回归与发掘研究”等课题,最终从海外成功复制回归,也为大典节省了大量费用,这些珍贵的数据已汇入本分典中。

  第2关

  框架分类关

  《中华大典》的性质是类书,那么面对这些资料,首先要确定分类的标准,这是分典的根基,非常关键。参阅古今各类药学书籍,对药学的分类大致有三种:《本草纲目》式,这是古代药物传统分类法的最高水平,适合大典内容,消除分类死角;《中华本草》式,现代动物、植物、矿物自然属性分类法,科学性强,分类先进;《中国大百科全书》式,目录、正文分离,多层次检索,分类体系先进,直接检索便利。面对三种分类,仅仅几个编纂人员不仅不能简单选择其中一种,而且也不足以被学术界广泛认可,那么如何选取一种科学的、能够被学术界认可的方法呢?编纂人员最终决定,召集全国药学方面的专家开一次研讨会,大家集思广益,力求找到一种学术界认同的分类方法。

  《药学分典》重心在具体药物,形态描述简单,多难定种,每同科属近缘植物互用。现代分类日趋细致,若强行套用,不伦不类,强求其名,则失其实。根据大典编纂要求:提供分门别类、准确翔实、便于检索的汉文古籍专题分类资料。用现代方法编纂一部新的类书。研讨会最终确立分类以古代药物传统分类方法为主干,尽量反映当代物种分类法的最新研究成果,编制各类索引以辅助检索。 《药学分典》在《药物总部》下再分“部”与“分部”两级经目。其中“部”一级经目偏于尊重古代传统分类,采用了火部、水部、土部、金部、玉石部、草部、菜部、果部、藤蔓部、木部、虫部、鱼部、兽部、人部等传统类名。但为了尽量贴近动植物进化现代分类序列,又从传统的草部中将低等植物细分出藻菌部、地衣苔藓部、蕨部。古代笼统的虫、鱼部,则细分为虫、介甲、蛇蜥、鱼4个部。“部”以下的“分部”,更进一步贴合现代动植物分类的某些门类(如虫部下分湿生分部、卵生分部、两栖分部)。“分部”以下的基础主题即各单味药,它们的归类与排列则全按现代分类法,将同科的动植物集中相邻排列,并将包含常用药居多的动植物科属排在前面。这样的分类方法古今结合体现了分类的时代先进性,便于检索,有利使用。

  第3关

  作业载体关

  确定了分类方法后,面对2000多万字、近千本书的资料,如何整理归类,放到既定的框架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开始时,本分典也是按照其他分典的做法,先是复印资料并填写书单,然后对所要的条目进行剪贴,并填写标签(书名、卷次等),再进行归类、加标点,最后就是录入、排版、编辑。这样做对于字数不多的分典是没有问题的,而对于《药学分典》却没有体现它的优势,反而显得人力耗费大、编纂速度慢、不便查找、极易丢失、标点模糊等。针对这些问题主编果断决定改变方法,经过几天的讨论论证,最后决定将工作载体改为电子本,这真是一个大胆的尝试,也是一次创新,首次将大典的工作载体改为电子本,整个工作流程改进为:扫描底本→整书输入→电子稿去重→作者校点、标引→编辑校对→切割合龙。从第二步开始就是电脑操作,事实证明这样做效果非常好,是非常值得借鉴的古籍整理经验,这样做的优势就在于扫描的底本便于携带、分发和传递,作者、编辑都可以随时调用;录入为电子稿后,便于传递、标点、修改、标引、查重,也可远距离操作;整书校对不易丢失,方便存档,电脑合拢,减少体积、自动编排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整个工作流程中的第四步“标引”也是一大创新。对于4000多种药物和800多本书,如何将各条资料最后排在一起呢?即使是电子稿,没有统一的标识也是不可能做到或不易做到的。于是编委会提出了一个标新立异的方法,类书的编排要求所收资料要按年代的久远依次排列,那么就先将这些书按年代依次编号,如《证类本草》考证为1903年成书,那编号就为1903;《本草纲目》1578年成书,编号就为1578。然后依次给各个总部、药名等编号。将这些编号结合就对每条资料进行了编号,放在各资料的前面,绝对没有重复,也便于查找和最后的合拢编排,大大减少了工作量,也为编辑工作中的查找提供了方便。

  第4关

  药物鉴定关

  把带有编号的各条资料放在既定的框架中,我们发现了很多问题,尤其是有些同名的药物,虽然药名相同,但是主治病症却相差很远,甚至截然相反,而且这种异物同名的药物还不少。

  针对这种情况,要具体考证,首先确定是异物同名,然后要根据其性味、主治,有图片的还要结合图片,参照现代的一些研究成果,如《中药材品种论述》等,来分析其归属。同物异名的、品种不明的药物归类问题也是如此解决,但往往由于个人钻研方向不同,还是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要向同行们请教,往往为了一个药名的归属,查阅大量的资料,咨询各方面的专家。

  第5关

  编校排配合关

  《药学分典》能够顺利完成得益于主编、编辑以及排版人员三方的积极配合,鼎力合作。针对我社承办的三个典,社里专门设立了项目组,项目组成员有具有10多年编辑经验的老编辑,有进社几年的年轻编辑,学历都是硕士以上,其中还有从事中医文献研究的学者。老编辑学识渊博,经验丰富,可以带领新编辑很快成长,学习中医的也可以提供一些专业方面的帮助。工作中遇到难以辨识的文字以及断句问题等,我们几个编辑都会一起讨论、查阅资料。在考证的过程中,笔者学到了很多考证的方法和经验。每个编辑不仅仅关注文字的对错,还积极参与整个分典的框架设计、体例处理等。郑金生先生在编辑开始初审前,不辞辛劳,专门来成都,通过会议逐一向参与的编辑讲解分典的框架、编纂体例以及药学方面的专业术语,每条资料编号中每部分所代表的意义等,最后形成一个工作手册,包括编纂技术路线图、电子档类型及处理方法、校勘注意事项、全书框架、各部序号标引法、药学分典校勘用字说明、关于繁简字及转换中容易出错的字、关于药名用字等内容,这让编辑们很快进入状态,也方便以后的查询。

  在编辑过程中,大家还协助主编寻找、校勘底本,共同辨识疑难文字,随时调整工作手册规定事宜。例如,工作手册中有“药学分典校勘用字说明”,但是在查找中发现有些没有纳入,编辑们就及时与郑金生先生联系,确定正确的用字,并将其加入到工作手册中。在后期的编辑过程中,主编专门派出一名副主编,长驻成都,与编辑同在一层楼办公,遇到问题可以随时交流、及时处理。

  在本书编辑过程中,我社与照排负责人协商,要求他们安排经验丰富的人员专门做大典的工作。一是保证大典的稿子能够及时改出来,二是专门安排人员熟悉大典的体例与用字等,在质量和时间上都有保障。特别是在单本书三审三校完成后,按计划要将所有的电子档合成一个文件,然后进行排序。由于是首次这样编排,主编和出版社都非常谨慎,和照排人员三方坐在一起共同探讨保险可靠的方法,我们讲述我们的要求,照排人员、派技术人员一起到位,最后在做好备份的情况下,技术人员专门编程,一次性排序成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按预定顺序排好所有资料。这不仅证实了当初采取逐条编号的正确性与科学性,也缩短了大典的编排时间。

  总之,从体例、资料的搜集以及三审三校,到最后的付梓出版,10册的《药学分典》无不凝聚着编纂人员和编辑们的心血。项目启动至今已有20个年头,这20年的辛勤耕耘,终于为中医文献再添辉煌,这让我们所有的参编人员、编辑同仁都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

  (作者单位:巴蜀书社)

 

  ■链接

  弥补《本草纲目》所没有药物2000余种

  《药学分典》作为一部类书,其质量的高低固然与资料的齐备、准确密切相关。它最大限度汇聚古代本草资料,并将古本草典籍变为文本,取精汰芜、删重去复。《药学分典》所收药物的数量是《本草纲目》两倍多,其增长幅度看似不大,但必须注意的是,《本草纲目》药物基数已经很大(1892种),从1593年刊行到1911年,才过了300多年。因此,能增收《本草纲目》所没有的药物2000多种,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些新增的药物绝大多数是地方本草中的草药,以及明清时期传入中国的外来药,也包括李时珍所未能得见的明以前本草中所包含的新药。可以说,经过这番整理,中国古代传统药物的总数就基本清楚了。

  《药学分典》共10册,2170万字,是当代古本草资料集大成之作。巴蜀书社供图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