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读书访谈
女诗人苏菲:从朗诵开始进入诗歌天地(图)
2014年08月18日 14:08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潘小娴 陈文杰 字号

内容摘要:苏菲的书房,绿意盎然,淡雅清新。当然除了背诵英语诗歌,我也朗诵了很多唐诗宋词之类的汉语诗歌,在读汉语诗歌的过程中,我觉得这种语言特别美,于是就手痒痒的,想把汉语诗歌翻译成外文了。

关键词:诗歌;苏菲;诗人;朗诵;翻译

作者简介:

 苏菲的书房,绿意盎然,淡雅清新。

 苏菲的翻译作品。

  【书房主人】苏菲(Sophy Chen)  中国当代女诗人、翻译家。英文名Sophy Chen,本名陈丽华。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英文学院,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在外语类院校任教至今。 

  现为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研究员、混语版《世界诗人》季刊客座副总编、中国翻译协会会员。1989年开始汉语诗歌写作,2004年开始英文诗歌写作,并在各大报刊发表英汉双语诗歌和英汉双语诗歌翻译作品。曾参与汉英读本《中国新诗300首(1917—2012)》部分作品的英译及全书的英文校对。审译纯英文版《世界诗歌年鉴2013》。2012年,获国际知名英语诗歌专业网站POETRY.COM授予的“传奇诗人称号”,同年获IPTRC颁发的2012年度国际最佳翻译家奖。出版英译诗歌集:《花动摇》(赵兴中原著)、《藏香》(女诗人 紫影原著)。

  苏菲的书房不大,但是显得非常有文艺女青年的清新风范:装满英语原版书的小巧书柜,乳白色的窗帘,一盆悬挂着的绿萝,两小瓶插着的羞天草,绿意盎然,淡雅清新。在这样的氛围里写诗译诗,真惬意也!

  从朗诵开始进入诗歌天地

  从事英汉双语诗歌创作与翻译的苏菲,早年一直读的是古典传统诗歌,而她与新诗结缘,相对晚些,是从初一开始的,当时读了一些汪国真、席慕蓉的诗集,很纯美,对写诗有懵懂的感觉,也从中受到了一些启发,并尝试着写下了第一首诗歌。苏菲说:“虽然我上初一的时候才开始真正接触新诗,但是从初中到高三毕业,课文里面出现的不论是古诗新诗,我全都背得滚瓜烂熟,甚至可以倒背如流。在背诵的过程中,能感受到诗歌的声音美、音乐美,这是一种非常享受的过程。”

  上大学时,学的是外语专业,视野开阔了,觉得英语很美,看到一些比较唯美的句子,也会摘抄下来。一开始读了英语的床头灯系列小说,都是世界名著的简写本。到大三大四她就转读英文的原著,如《简爱》、《呼啸山庄》、《飘》等。

  对于学外语的人而言,早上的朗诵是非常重要的。苏菲说:“我在早上会去校园的一个小花园里朗读。每天早晨6点开始一直朗读到8点,然后去上课。如果是寒暑假就从6点一直朗读到12点。四年本科从未停止早读,刚开始是朗读,到后面就开始背诵诗歌,比如华兹华斯的诗全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等。”

  光背是没意思的,要一边听 ,一遍背,一边学会欣赏。“我学外语的时候用录音机听了一千多盘磁带,我一天听六个小时,一个录音机顶多三年就不能用了,所以光录音机我就听坏了七个。当时买一台录音机要七八百元,真的不便宜,但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只要跟我学习和阅读有关的,再贵我都舍得买。”

  “如果只是看诗的话,那只是一种视觉上的美;但如果诗歌朗读出来、背诵出来的话,就别有一番意想不到的效果,可以通过声音去感受它的韵律美形象美。”苏菲说,现在她依然还在背诵诗歌,并且还喜欢重新背诵以前背过的诗歌,比如华兹华斯的诗全集和惠特曼的诗全集等,重背的感觉和学生时代的背诵不一样,“我会总结这些诗和我所写的英文诗之间的差别,还会和其他的一些十四行诗作比较。因为现在自己也写了很多风格相似的诗歌作品,体会更深刻。”

  翻译,让我享受最美的人生状态

  “可以说,就是因为背诵的英语诗歌多了,我才能成为一位英语诗人。当然除了背诵英语诗歌,我也朗诵了很多唐诗宋词之类的汉语诗歌,在读汉语诗歌的过程中,我觉得这种语言特别美,于是就手痒痒的,想把汉语诗歌翻译成外文了。”苏菲如此总结自己是如何走上双语翻译之路的。

  苏菲最早翻译的是唐诗宋词等古诗词,难度比较大,翻译一首诗常常要一个礼拜,琢磨又琢磨才敢拿出来给别人看。2009年来广州后,广州的民间诗歌活动非常活跃,加上又频繁接触互联网,她看到了很多优秀的现代诗作品,于是,她就把一些好的现代诗翻译成英文放到自己的博客里。后来翻译得多了,《世界诗人》的主编张智先生就请她来做诗歌的翻译,现在她还是混语版《世界诗人》季刊的客座副总编。苏菲开心地说:“好玩的是,我可能是翻译和创作英语诗歌多了,在特别有灵感的时候,大脑里冒出来的是英语而不是汉语。所以我觉得自己写得最优秀的作品都是英语诗歌。”

  相对于小说、散文来说,现在关注诗歌的人更少一些,而苏菲是从事诗歌翻译,关注的受众更是少之又少。而且诗歌翻译又是个苦差事,因为历来有那么一个说法“诗歌不可译”。那么从事诗歌翻译会不会觉得寂寞呢?对这个问题,苏菲却回答说:“我觉得特别享受,因为这是我的兴趣所在。我除了上课,就是看书、翻译,其他的兴趣比较少。如果精神状况好,不累的话,每天大概翻译十一、二个小时;如果累的话,可能六个小时就结束了,其余的时间就去公园转转,听听音乐,有时也看一些国外电影,这个听和看的过程也是学习阅读的新过程。出版社给的任务是让我一年出版5本汉译英的书,别人认为我过得苦,其实对于我来说现在的状况是最美的——没有任何牵挂和负担,可以相对自由地追求自己热爱的翻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