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读连载 >> 文学艺术 >> 中国戏曲梦
戏曲传承梦:寻梦承泽
2014年12月14日 18: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字号

内容摘要:戏曲传承梦寻梦承泽杜镇杰对于我现在所从事的行业,自己比较喜欢,说得高大点,比较敬业,对未来是有展望的。京剧有两百多年了,其实在它之前有很多戏曲,但京剧能够代表咱们民族戏曲的一个路数,是集大成的东西,京剧的先进之处就在于程式与人物的结合。面对观众,杜镇杰总是很平和,非常自然的就和观众聊到一起,这是笔者作为观众初见杜老师时的印象。杜镇杰总是谦虚地将自己的艺术称之为“身上这点儿东西”,而正是为了“这点儿东西”,他一路与自己较劲、与时间博弈,都是为了在舞台上传递中国艺术的价值,体味承泽的甘甜。

关键词:杜镇杰;艺术;老师;观众;演员;中国戏曲学院;京剧团;北京京剧院;院长;练功

作者简介:

  戏曲传承梦

  寻梦承泽

  杜镇杰

  对于我现在所从事的行业,自己比较喜欢,说得高大点,比较敬业,对未来是有展望的。既然要做,就应该弄点实实在在的东西。我觉得我这个年龄段,五十来岁,虽然会感到疲惫,但还有把子力气,借助目前这么个机遇,看看能不能对京剧艺术有所推动,哪怕做出一点和观众吻合的东西,也不枉做过这一行。

  山东省烟台市掖县人(今莱州市),杜镇杰?张慧芳戏曲工作室负责人,著名京剧老生演员。1987年获得CCTV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金奖;1994年获得梅兰芳京剧大奖赛提名奖;2005年获得第二十二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012年获得中国华鼎奖最佳戏曲男演员奖。第三届(2002年)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研究生。

  杜镇杰是一位令戏迷记忆的演员。他在舞台上当仁不让,舞台下亲和谦虚。谈起他的舞台艺术和个人气质,戏迷们总会津津乐道。如今,这样的戏曲演员不多见了,他纯朴的特质和自幼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上世纪60年代末开启了样板戏的时代,普及性极强,全国就那么八个样板戏,我小的时候赶上了那个特殊的年代。我生长在山东省莱州市底下的一个村庄。农村没有什么条件,当时我父亲在一个小木头匣子里放了几根二极管,做成了一个半导体。那会儿电台老有教戏的,唱样板戏宣传毛泽东思想。我们山东一带的文化气息比较浓厚,我父亲、母亲一听这个就比较喜欢,我也就跟着哼唱起来啦。以前农村虽然穷,但生活特别充实,小学生经常有汇演,唱样板戏呀,唱歌曲呀,比现在要活泛得多。当时我在小学的时候,就在这样的气氛下接触到了样板戏,老师拉胡琴,我们就上去唱,都是耳熟能详的戏,咋咋唬唬一通喊,小孩唱又很好玩,所以人们都很欢迎。

  我九岁、十岁的时候就想考戏校。那时候我身体不太好,我母亲的意思是让我去锻炼锻炼,但是后来没考上,就继续在村子里上学,一直到初一。我们当时的莱州叫掖县,这里有一个第一中学(现在的莱州第一中学)很好,升学率很高。1976年,我有幸考到这个学校。学校里有一个文艺班,从掖县京剧团聘请来的老师给我们上课,上午练功、喊嗓子、学戏,下午学文化课,跟高中的文化课是一样的。这个文艺班的办学宗旨叫“社来社去”,就是你从哪儿来的,培训三年以后你再回去,回到田间地头去宣传毛泽东思想。从这儿,我算正式进入了“文艺圈”,但还属于半专业,学戏也是“土灶”,不规范,农村的练功方式很狠的,练功练了一身伤。我们唱念的基础很好,因为当时一些从省团来的老师被分配到我们掖县京剧团,他们中有的参与过志愿军京剧团, 和方荣翔先生是同事,我们就跟着这些老师学戏,打底子的时候没打歪,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启蒙。

  学戏前,我在学校连1500米都不敢跑,跑完就没气儿了,就这么弱。然而在三年的学习中,我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围着县城跑,跑到六、七点钟回来吃早点,农村孩子也能吃苦,那会儿身体已经练得很棒了。学满三年后,当时听说掖县京剧团可以吸收一部分学员,可是我娘觉得我只要能把身体练好就行了。粉碎“四人帮”之后,样板戏不行了,我们也就解散了。就在这个时候,阴历五月份,我在家里收麦子,就是扬场。当时我们村里连个报纸都没有,我姑父在公社当会计,是他看见了一张《大众日报》,右下角有一个招生启示,中国戏曲学院招插班生,全国招15名。于是他就拿着报纸来了,说,你不是会唱戏么?你看这有个招生的。我娘就说,咱们得了,在掖县都没被留下,别说北京了,别糟践这点儿钱了。我姑姑又说,你让他试试,别把孩子耽误了,不就那几个工分么,咱先不挣了,让他去趟济南,当时在济南有一个考点。那时我十八岁,连火车都没见过,一直没出过我们那个地方,后来有个拉煤的车,顺带把我拉到了辛店,现在叫临淄,然后到济南考试。考试还挺顺利,我也很幸运,初试、复试、文化课考试都顺利通过了,特别是文化课我不怕,高中毕业的底子没问题,而且山东的教育还是很好的,直到最后体检都下来了。考完回家,我娘问怎么样,我说没问题了。我娘说,别吹,孩子,咱别让人知道了笑话,就说上你大爷家玩去了。我说好啊,就没管这事儿。回去以后到了7月份,中国戏曲学院发了录取通知书,1979年8月26号我来到北京报到。报到的时候那个惨样儿啊……所以我后来总和我的儿女说,你们看到来北京的北漂、民工,那些背着行李卷儿,灰头土脸来找工作的人,千万千万不要笑话人家,爸爸当年还不如人家呢,人家还有铺盖卷,当时我连铺盖卷都没有,就这样进入了中国戏曲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