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读连载 >> 经济生活 >> 吵!—噪声的历史
第六章 18世纪的噪声
2014年11月21日 15: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字号

内容摘要:尽管噪声科学一直裹足不前,噪声本身却处在飞快的发展之中。噪声对圣殿绅士而言也许不算问题,但其他记载却明显地反映出噪声是令人忧虑的:让噪声折磨得发狂的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就是河岸街圣母教堂,这座1717年建成的教堂连一扇底层窗户都没有,目的正是为了阻挡外界的噪声。街巷中的噪声在18世纪中叶的欧洲城市中,室外噪声的上涨迫使一些房屋的主人在设计时将书房和办公室转移到建筑的中央位置。如果说此前引起烦恼和不安的还只是形形色色的个体噪声,从小贩艺人到猪狗牲畜,那么现在所有的声音都交杂在一起——有史以来头一次,至少在某些时间某些地区,谈论噪声强度比噪声本身来得更为恰当。

关键词:小贩;教堂;参事;噪声本身;莫扎特;伦敦;人口;噪声问题;著作;马车

作者简介:

  第六章 18世纪的噪声

 

  在世界上第一部声学史著作《声音科学逸史》(1935)中,作者戴顿?克拉伦斯?米勒无比失望地写道:“即便细心搜寻,也找不出18世纪兴起的声音科学做出了什么重要贡献。”[1]事实大抵如此,但也有少数例外。1743年,诺勒神父就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使声音能否在水中传播的争论尘埃落定。他的方法非常简单,只是将自己的头浸入湖水中,发现仍然能够听到钟声、枪声、喊叫声和哨声。另一个不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如果在水下敲钟,那么在水中要比在水面上更容易听到钟声。现在我们知道,耳朵在水中远没有在空气中敏感,但这一劣势却被另一事实完全抵消了,即声音在水中的传播要比在空气中有效得多。[2]

  尽管噪声科学一直裹足不前,噪声本身却处在飞快的发展之中。到本世纪时,噪声等于粗俗的看法已经深入人心,这与其他各种社交行为和礼仪的规范一起,形成了一本正确无误的指南,受过训练的观察者凭着它,就可以立刻分辨出谁是精致优雅谁是平庸聒噪。瑞士诸城市,尤其是伯尔尼,纷纷通过了针对噪声的地方条例。最早的一则颁布于1628年,旨在禁止“节日期间在街道或房屋中歌唱、喊叫”[3];随后,每过数年就有类似的法规出台,20世纪10年代达到最高峰,共通过了六部法律。此时的英国,虽然多年未专门立法禁止噪声,但许多用于其他目的的法规间接起到了削减噪声的作用。比如,旨在对公开饮酒时段做出限制的许可法减少了由饮酒引起的吵闹;教会为保证布道正常进行,颁布了要求会众保持安静的规定;而为了降低使用蜡烛带来的风险,学徒们被要求最晚在九点之前结束工作。上述情形中,噪声降低的效果基本体现在一天中的某些时段,是时间而非空间上的分区。

  那时候,一个臭名昭著的噪声源是在许多国家都定期举行的不计其数的市集。在英国,最鼎鼎大名的非巴托洛缪市集莫属,就连本?琼森也曾在1719年写过一部有关它的戏剧。[4]这部名为《巴托洛缪市集》的喜剧讽刺了清教徒、专找富有对象结婚的人、乡下人和不称职的司法人员——在这样做的同时,琼森也向我们展示了市集中可能听到的各种噪声。莱瑟黑德[5],一个卖“马头杖”[6]的玩具商,正在向他的来访者泽尔?比西[7]推销他闹哄哄的货物:

  莱瑟黑德:先生,您缺点什么吗?您不买点什么吗?拨浪鼓、小鼓、小动物……

  比西:安静,你这亵渎神灵的奸商,收起你这些冒牌货:你这些铃铛,这些恶龙,这些狗崽子。你的马头杖是偶像,不折不扣的偶像,暴躁不安的散发着恶臭的偶像。你就是尼布甲尼撒,这市集中傲慢的尼布甲尼撒。你耍弄伎俩,让无知幼童拜伏在你脚下,崇拜你。

  莱瑟黑德:高抬贵手吧,先生。请您买只提琴,用您的噪声来让它歌唱吧!

  ……

  莱瑟黑德:或者,您觉得来只鼓怎么样,先生?

  比西:你的鼓是怪兽破裂的肚皮,你的风箱是它的双肺,你这些风笛是它的喉咙,那些羽毛则来自它的尾,再听听你的拨浪鼓,正是它在咬牙切齿。

  ……

  莱瑟黑德:先生,如果您再不快点停止说话,我会请大人们来,以扰乱市集的名义封上您的嘴。

  比西:这市集的原罪惹恼了我,我拒绝沉默。

  普尔(普里克拉夫特夫人):泽尔好兄弟!

  莱瑟黑德:先生,我会让您安静的,真的。

  ……

  [莱瑟黑德和官员们一同进来。

  莱瑟黑德:就是他,泽尔,求你们抓住他。他在这儿唠叨个不停,我们一个口哨也卖不出去。先让他闭嘴。

  比西:你们好大的胆子!我的噪声是正当的……[8]

  这里提到的正当的噪声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时,教堂的钟声是正当的,这意味着它代表了地方上最强大的权力,可以免受批评,所以很显然,没有人对教堂钟声提出投诉。

  这时候,在伦敦的许多城区,沿街叫卖的小贩越来越成为噪声源——他们的人数在一些地区达到了收益递减点,那么多的小贩在同一时间叫喊,常常搞得居民们一头雾水,不知道谁在卖些什么。

  与此同时,都市专业人士的数量正在稳步上升,他们希望与小贩之类的商人拉开距离,同时也从工人阶级喧闹的娱乐活动中抽身。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以来,噪声一直被有文化的人当做是粗俗的、不精致的,如今由于这个新阶级的崛起,这一观点流传更广,表达也更加直接。

  由于这个新阶级的成员都能读会写,所以留给后人大量记载他们观点的文献。当然,这些文字绝不是不偏不倚的。在他们看来,街头音乐和街头小贩都是令人生厌的(见图13)。乔纳森?斯威夫特曾抱怨过卖卷心菜的小贩:“一只焦躁不安地叫卖卷心菜和皱叶甘蓝的狗,每天早上这时候他就来疯狂地折磨我。现在他就在这儿。我真希望他最大的那颗卷心菜卡进他喉咙里去。”[9]塞缪尔?巴特勒也说,那些“在街上叫卖的人通常都智力有限,他们要是只有一堆腐烂发臭的东西卖,任何从旁经过的人都一定会听到,而那些富有高贵的生意人却不会发出一点噪声”。[10]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