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读连载 >> 经济生活 >> 吵!—噪声的历史
第三章 古典噪声
2014年11月21日 15: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北京时代华文出版社 字号

内容摘要:噪声与战争的联系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无论何时何地,战斗中总少不了呐喊声。据希腊历史学家波里比阿所说,罗马人精于战争中的噪声之道,这一点可从波里比阿对公元前255年第一次布匿战争中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之间的一场战斗的叙述中得到印证:“就在克桑提普斯命令象骑手前进冲击罗马人的防线并以两翼骑兵迂回出击的时候。号角是古代世界一个有名的与战争有关的噪声源,文献中提到它时都说得很清楚,它在战争中时常用来发出警告。噪声在行动声学虽然在理论上一直止步不前,但却颇具实用价值。这是我们所知的第一个噪声治理法令,也是已知最早的官方推行噪声分区的例子,此后分区就一直作为多数噪声问题最常用的处理方式。

关键词:噪声;毕达哥拉斯;声学;罗马;希腊;和声;战争;耳朵;坑道;星体

作者简介:

  第三章 古典噪声

 

  噪声与战争的联系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无论何时何地,战斗中总少不了呐喊声。战斗口号挑起进攻者杀戮的欲望,将他们团结成一股力量,同时又令敌人心惊胆寒。据希腊历史学家波里比阿所说,罗马人精于战争中的噪声之道,这一点可从波里比阿对公元前255年第一次布匿战争中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之间的一场战斗的叙述中得到印证:

  “就在克桑提普斯命令象骑手前进冲击罗马人的防线并以两翼骑兵迂回出击的时候,罗马军队像往常一样同时敲击他们的盾牌和长枪,呐喊着冲向他们的敌人。”[1]

  但有些敌手却能以罗马人之道还施罗马人之身。还是波里比阿的记载:

  “一方面,罗马人欣喜于敌人已被己方的两支军队团团围住,另一方面,他们却深感恐惧,凯尔特人仍阵脚稳固,伴随着无数号角手发出的可怕声响,整支军队喊杀声震天;声音如此之大,仿佛不光是号角声与呐喊声,整个战场都像撕开了喉咙开始号叫。”[2]

  公元1世纪的日耳曼人同样擅长喊杀。根据当时的记载:

  “他们还吟诵一种叫做baritus的著名咒语。这样他们不仅能鼓舞自己的士气,而且仅听这种声音他们就能预测未来战事的吉凶。根据他们在战场上发出噪声的特点,他们或令敌人感到恐惧,或自己感到恐惧;对他们而言,这不仅是众人的合诵,更是勇气的和谐。他们尤其渴望发出一种刺耳的间歇的咆哮,为此,他们将盾牌举在嘴前,使得吟诵声回响放大之后渐深渐强。”[3]

  由此可见,战斗口号历来是战争中必不可少的。但具体喊些什么却千差万别——19世纪的美国,苏族人喊的是“Hoka Hey”(意思是“今天是个去死的好日子”),直到今天,一些苏族后裔的美国士兵依然在战场上喊着这一口号。“二战”中,芬兰士兵的口号是“Tulta munille”(意思是“射他们的蛋”),而日本神风突击队员叫嚣的则是“Banzai”(“万岁”)。当代战争中口号依然普遍存在,但已不再那么讲求字面意义了,要知道叫喊的意义更在于发出噪声本身而不是它的内容,所以如今的美国大兵们在训练时嘴里喊的是近乎“Hoo-YAH”这样无意义的词。

  号角是古代世界一个有名的与战争有关的噪声源,文献中提到它时都说得很清楚,它在战争中时常用来发出警告。在荷马创作于约公元前850年的史诗《伊利亚特》中,提及了战争中号角所扮演的角色;同时认为,一位伟大战士的力量可通过他的声音表达出来,他单单依靠声音的力量(理想情况下需要一位善意女神的一臂之力)就足够让听到它的人屈膝投降。荷马描写了如下场景:

  “阿喀琉斯站在那里,大声吼叫。密涅瓦也同时在远处提高了嗓音,将不可言喻的恐怖散布在特洛伊人中间。埃阿科斯之孙的声音如此嘹亮,堪比兵临城下时发出警报的号声,当特洛伊人听到这刺耳的声音时,都吓得魂不附体;拖着战车的战马不堪忍受,纷纷掉转马头,他们的驭者则被那灰眼女神在珀琉斯之子头上燃起的熊熊火焰惊得目瞪口呆。

  “阿喀琉斯站在战壕前三次发出他的怒吼,特洛伊人和他们勇敢的盟友们三次陷入恐慌;他们当中最高贵的十二位战士滚落到战车的车轮之中,殒命于他们自己的长矛。”[4]

  号角在古代世界如此流行,以至于到了公元前396年,吹号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一个比赛项目;获胜者可以吹响他们的号角,来宣布其他比赛项目的开场。吹号冠军中最杰出的一位是来自迈加拉的赫罗多罗斯,他曾蝉联十届冠军,前后历时36年,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因为当时能活到五十多岁的人少之又少。赫罗多罗斯既技艺娴熟又强健有力,传说曾同时吹响两个号角,鼓舞国王德米特里一世的军队击败了阿戈斯的市民。

  在许多世纪里,世界上多数地方,号角都是战争中的主要声学武器;但到了1055年,欧洲人的耳朵终于听到了一个崭新的声音。战斗在西班牙巴达霍斯附近打响,交战双方是摩尔人和基督徒:

  “战场上响起的是欧洲军队之前从未听闻的战鼓声。来自非洲的鼓手擂起震天的鼓声,令基督徒们心惊胆寒,他们中有些人觉得整个大地都在战栗……基督徒一败涂地,阿方索国王凭侥幸才得以逃脱。那一夜,优素福割下所有基督徒的尸首,首级堆积成山;清晨时分,摩尔人的宣礼员站在高高的人头堆上,呼唤他们的士兵前来祷告。”[5]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