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品万花筒
乘一只小船来到这里
2014年05月14日 09:26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4-05-09 作者:李治邦 字号

内容摘要:我与天津武清区下朱庄街的感情同一首街歌《乘一只小船来到这里》紧密相连,因为北运河沿着下朱庄而流,为此写了这首街歌。下朱庄的领导高兴地告诉我,南湖占地二百三十多公顷,湖水面积一百六十公顷,这么大的一片水域会为天津呼吸更多更新鲜的空气。远远看去还有一些人在忙碌着,他们不知疲倦地在整理着南湖,或者说在装扮着南湖。他们把心思放在了南湖的建设上,用双手描绘着南湖美丽的景致。南湖平躺在寂静的夜色之间,我很想像水鸟一样在镜面般的湖面上飞翔,找到一块深处潜下去。美丽女人眼睛有着深不可测的魅力,南湖的湖水有着丰润迷人的眩晕。等待着那天,中国第三届绿化博览会在这里举行的时候,南湖或者已经改了名字,将会是一个更加美丽、更加富有特色的地方。

关键词:南湖;湖泊;湖水;湖面;天津;水面;武清区;音乐;夜色;水库

作者简介:

  我与天津武清区下朱庄街的感情同一首街歌《乘一只小船来到这里》紧密相连,因为北运河沿着下朱庄而流,为此写了这首街歌。我到武清区下朱庄街多次,一个过去连鸟都不愿意飞来的穷地方,几年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造了人间奇迹。给他们写完这首街歌之后,在天津电视台反复播放,也为下朱庄人所喜爱。我有次到下朱庄的小学,看到小学生们在课堂上唱这首歌,激动不已。

  今年开春,大地复苏,万象更新,我应邀来到了下朱庄街的那泓南湖。说来,我曾经在若干年前来到这里,就是一个水库。我在水库边的小房子里给当地的文学朋友讲座,透过窗户,能看到南湖的大片水洼。讲座完了,我和大家一起在水库边散步,看见成群的野鸟在水面上飞翔,很是壮观。当地一个文友对我说,这是武清的水脉,也是天津的一块大肺。现在虽然还没被重视,但总有一天会让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美丽的地方。这次再到南湖觉得确实面貌大变,流连忘返。这几年,我去的全国著名湖泊比较多,比如黑龙江省的镜泊湖,新疆和吉林以及内蒙古阿尔山三座天池,都有不同的感受,各自有其魅力。感触最震撼的还是西藏拉萨附近的纳木错圣湖,我是从高处鸟瞰的,湖水犹如一抹蓝,从天空中坠落的一泓清碧,蓝得透明,像是碧玉镶在山谷群里。可能我属蛇,天生跟水有渊源,特别想去的地方就是湖泊。

  临近中午了,我和下朱庄街的领导一直在茂密的森林里辗转。过了几座小桥,满目的青翠,觉得湖水就一直跟着我们在走。车开到了亲水平台,那是一座延伸在水里的栈桥。我跳下来后就迫不及待地对当地朋友说,我去看湖。手扶着栏杆凭眺南湖,那么开阔,天空浮动着白云,白云后面是蓝色的天。如果天空上的蓝是明媚的,那么南湖的水蓝就是清新的,甚至是青涩的,纯洁得让人羞愧自己内心的诡异。天津周边的水能称为湖泊的不多,蓟县的于桥水库算是规模最大,其他的都是一泓水池。我就住在天津水上公园附近,那里的西湖和东湖就是一片水域,叫做湖泊还显得不准确。但站在南湖湖畔,你就觉得它就是湖泊,虽然它被一片片绿地所分割,被一座座水桥所包围,但她就是湖泊,有气势,有能连接天际的架构。我坐在一舟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水汽,小舟在湖面上慢慢摇着,我感觉到湖面好大,我好像陷入到了茫茫大海里边。整个湖周很少有建筑物,只有葱郁的树林和水桥,于是就呈现一派秀丽的大自然风光,淳朴的自然,没有人工的雕琢,这正是南湖的诱人之处。下朱庄的朋友惬意地告诉我,明年这里将举办一场盛会,中国第三届绿化博览会在这里举行。这里将成为绿色的世界和美丽的家园,这里将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我跟驾驶小舟的人问,我能摇橹吗?我要在南湖上体验一下什么是幸福,或者说享受在水里的感觉。我觉得手臂在使劲儿,湛蓝的湖水展向天边,一平如镜。下朱庄的领导高兴地告诉我,南湖占地二百三十多公顷,湖水面积一百六十公顷,这么大的一片水域会为天津呼吸更多更新鲜的空气。我用力摇着,喊的是,南湖,我爱你。周围朋友在我旁边哈哈地笑,真的也想这么喊,因为当人贴近自然,贴近养育你的水之中,就有这么一种呼叫。如今,很难能看不见人造的房子,人造的景观。我沐浴在南湖水里边一片恬静,只是吮到了湖畔树木的清香味道,能触摸到水珠的清润。我们在水中有桥,湖中有岛,空中有鸟的氛围里享受着。小舟在湖里左拐右拐的,观赏着四周的树林,还有依稀看到的高楼顶的欧式楼房、别致的船舶停船坞,景色清秀。水面上的行进,能看到有水鸟隐约闪现,跳跃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午阳暖洋洋,在湖的尽处,忽然感觉到风凉了许多,原来有了风吹来。太阳从云层里挣扎出来,把一片金银撒在湖面上,溅起了一片片玉片。我感叹着,南湖真不愧是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

  晚上,我们没有走,每个月定期要在这里开放音乐喷泉。夕阳落在南湖水面上显得很安静,安静得让人心跳都能听见。我站在湖边没有再走,因为安静让我有了内疚感。多少时间没有这种安静的感觉了,似乎一直在忙碌着,甚至连脚步都不想停。南湖忽然给了我这种安静,甚至连风都不刮了,只有水鸟掠波低翔,喷溅出一道道水带。我和朋友们谁也不说话,谁都知道不能破坏了这种静谧。南湖在安静中像是处女亭亭玉立,白天有白天的美丽,黄昏有黄昏的美丽。远远看去还有一些人在忙碌着,他们不知疲倦地在整理着南湖,或者说在装扮着南湖。他们就是南湖的园丁,或者是美术师,可能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城市生活的某种焦虑和功利,或者堵车或者因为房子和孩子、票子纠结。他们把心思放在了南湖的建设上,用双手描绘着南湖美丽的景致。

  又起风了,风把天上的云彩吹得一块儿也没有,像水洗的一般。我坐在欧式建筑的亲水平台,听着潺潺的水声,把脑子里的浮躁一点点儿地挤走。风吹动着我的头发,补充着我脑子的空间。我的心开始平静了,像是入到一面镜子里,感觉到眼前层层叠叠的青翠在风声和水声中逐渐消退。初夜,越来越多的人汇聚在湖畔。整个湖面似乎睡着了,人们耐心等待着水面上的精彩演出。随着音乐喷泉的陡然作响,水面上的浪花飞溅,声、光、水、色有机交融,夜幕下水姿随着美妙的音乐在灵动摇曳着,像是水在舞蹈,又像是动画片在夸张地表演。人们惊叹着,然后鼓掌喝彩着。音乐喷泉在夜色里尽情释放着、跳跃着,慢慢褪去的时候,人们在岸边还在恋恋不舍,久久不肯散去。

  南湖平躺在寂静的夜色之间,我很想像水鸟一样在镜面般的湖面上飞翔,找到一块深处潜下去。这时夜色的湖水不像白天那么湛蓝,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清澈透明。可是在月光洒在水面上,就泛起了银色宝石般的感觉,我想起了美丽女人的眼睛,眼睛是一眨一眨的,湖水是一波一波的。美丽女人眼睛有着深不可测的魅力,南湖的湖水有着丰润迷人的眩晕。湖边都是卵石,被风吹和水洗显得很干净。脱下鞋走上去很舒服,抬头看远处的南湖已经跟夜色接上了,水天一色。我在那里站立了很久,隐隐觉得风在吹动着我的什么,想了想是眼睫毛,因为眼睫毛不断地在眨动。南湖的风是那么柔和,我觉得眸子也清爽了许多。脑袋在慢慢变轻,这时候我听见有人喊我,我回头看去,不少人在朝我摇着手喊我该走了。我发现我走出了很远,回头看,好像南湖的水还在跟着我。我唱起了创作的那首《乘着一只小船来到这里》,歌声随着风吹变远了,变没了,似乎风也在跟我和声,但显然唱得比我更动听。

  等待着那天,中国第三届绿化博览会在这里举行的时候,南湖或者已经改了名字,将会是一个更加美丽、更加富有特色的地方。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