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学术评论窗
学术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心理诱因的实证研究
2014年05月05日 10:24 来源:《情报学报》2012年10期 作者:王伟军/甘春梅/刘蕤 字号

内容摘要:科学研究活动日益强调并重视知识交流与共享。那么,为了促进用户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以保证学术博客社区的持续发展,对科研人员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影响因素的探讨就显得很有必要。基于社会资本理论、社会交换理论、公共物品困境理论,以国内知名的学术博客社区——科学网博客作为研究对象,通过问卷调查方法,本文重点探讨人际信任、乐于助人和声誉对科研人员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正向影响,私欲、忧虑感和价值怀疑对其行为的负向影响。H3b:人际信任可以调节学术声誉对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影响,即在人际信任度高的情况下,学术声誉的正向影响会增强。本文尝试研究学术博客社区这一特殊的情境下,科研人员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影响因素,从理论上丰富了有关虚拟社区和知识共享的研究。

关键词:交流;研究;共享行为;影响;科研人员;学术博客;信任;博客社区;心理;问卷

作者简介:

  【英文标题】Empirical Research on the Psychological Inducement to Knowledge Communication and Knowledge Sharing under Academic Blogs Environment

  【作者简介】王伟军,男,1965年生,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信息资源管理、知识管理与知识服务,华中师范大学青少年网络心理与行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甘春梅,女,1986年生,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士生,芬兰拉普兰塔理工大学技术商业研究中心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知识管理与社会化媒体,华中师范大学青少年网络心理与行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刘蕤,女,1983年生,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系讲师,主要研究方向:知识管理,华中师范大学青少年网络心理与行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武汉 430079)。

  【内容提要】   科研活动日益重视知识交流与共享,学术博客为实现科研人员的知识分享提供了新平台。识别学术博客社区中影响个体知识贡献行为的心理因素成为社区持续发展的关键问题。基于社会资本理论、社会交换理论以及公共物品困境理论,本文提出了学术博客社区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心理诱因理论模型,进一步以科学网博客社区为研究对象,通过在线问卷调查获得229份有效问卷,使用PLS对模型进行验证。结果显示,在学术博客中,人际信任和乐于助人有助于促进科研人员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私欲使个体不愿意与他人交流与共享;人际信任则对私欲有一定的调节作用。而声誉、忧虑感和价值怀疑与个体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没有关系。

  【关 键 词】学术博客/Web2.0/心理诱因/知识交流/知识共享

 

  科学研究活动日益强调并重视知识交流与共享。作为交流与共享知识的新载体,学术博客逐渐被科研人员广泛接受并受到持续关注。例如,科研人员通过学术博客发表科研心得体会;分享科研成果;探讨交流科研问题;合作完成共同感兴趣的任务(如著作“图书馆2.0”的完成);等等。但是,正如Davenport所提出,知识共享行为并非个体自愿产生,恰恰相反的是个体有藏匿知识的天性[1]。那么,为了促进用户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以保证学术博客社区的持续发展,对科研人员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影响因素的探讨就显得很有必要。 

  已有研究较多关注普通博客环境下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动因研究,如Yu等[2]、Chai和Kim[3]、Hsu和Lin[4]、Lai和Chen[5]等。同时,学者对声誉、乐于助人、信任等因素对虚拟社区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影响已有较丰富的研究,如Wasko和Faraj[6,7]、Constant等[8]、Kim和Han[9]。但这些研究结论是否同样适用于学术博客社区这一特殊情境,目前还没有相关的研究。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在开放的社区环境下,科研人员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有其心理层面的特性,如个体害怕知识权力的丧失[10]、对自身所贡献知识的价值的怀疑[11]以及可能的只索取不付出的心理[12]等。 

  基于此,本文拟从心理维度深入揭示学术博客环境下科研人员进行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动因(即心理诱因)。基于社会资本理论、社会交换理论、公共物品困境理论,以国内知名的学术博客社区——科学网博客作为研究对象,通过问卷调查方法,本文重点探讨人际信任、乐于助人和声誉对科研人员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正向影响,私欲、忧虑感和价值怀疑对其行为的负向影响,以及人际信任的调节作用,进而为设计Web2.0科研社区中知识交流与共享的信任机制和激励机制奠定基础。 

  1 理论基础与研究假设 

  知识交流与共享是指个体向组织内其他成员传播自身所获取的知识的行为[13]。这一行为涉及两个或多个个体之间的交互行为,如知识的提供与获取[14],知识的贡献与搜寻[15]等。在学术博客社区中,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主要包括:撰写并更新博客,评论其他博主的文章,反馈其他博主的评论等[3]。已有研究利用不同的理论对该行为进行过理论阐释或实证研究;在《学术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心理诱因研究》一文中,通过文献计量分析,我们归纳总结了相关理论的主要观点、核心概念及其对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影响[16]。不少学者也提出了不同的影响因素,如内在动机与外在动机、技术相关因素、情境相关因素等。下面我们将重点阐释本研究的理论基础以及相关的影响因素。 

  1.1 理论基础 

  社会资本理论提出,个人和社会网络中的关系体系强烈影响到人际间的知识交流与共享,并从结构、认知与关系三个维度较全面地阐释了个体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其中,关系维度基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够从一个侧面较好地解释学术博客环境下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内在激励因素。因此,我们将利用该理论中的“人际信任”这一变量。 

  为了直接揭示个体在交流与共享学术知识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成本与收益计算等心理上的不利影响,有必要从社会交换理论和公共物品困境理论予以进一步地阐释。社会交换理论提供一个增加贡献的理论框架,它从成本与收益两个视角深入地揭示出个体的心理特性。根据社会交换理论,个体通过贡献自身知识往往能够获得预期收益。在学术领域,这一收益可以是声誉或地位的提高,也可以是自身体会到的满足感或愉悦感(乐于助人);这将促进个体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产生。 

  而公共物品困境是指个体是否对公共物品的提供做出个人贡献的困境[17]。这一困境导致个体由于害怕成果知识产权或自身独特价值等的丧失而不愿意与他人交流并共享学术知识。知识具有很强的“公共物品”性质,正如奥尔森“搭便车”理论所说,公共物品一旦存在,每个社会成员不管是否对这一物品的产生做过贡献,都能享受这一物品所带来的好处。即个体将知识贡献出来后,其他人可以通过“搭便车”行为而获益,但却不支付费用。可以说,这两个理论从个体的心理维度真正揭示其心理诱因,为本研究提供了有力的框架。因此,我们将利用社会交换理论中的“收益(这里指声誉和乐于助人)”这一变量以及公共物品困境理论中的“私欲”、“忧虑感”与“价值怀疑”这三个变量。 

  1.2 研究假设与模型 

  在我们的前一理论阐释性文献[16]中,提出了以下假设和模型(图1)。 

  H1:个体对他人的信任度越高,他/她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越多。 

  H2:个体感知到的乐于助人感越强,他/她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越多。 

  H3a:个体感知到的声誉越高,他/她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越多。 

  H3b:人际信任可以调节学术声誉对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影响,即在人际信任度高的情况下,学术声誉的正向影响会增强。 

  H4a:个体的私欲越强,他/她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越少。 

  H4b:人际信任可以调节私欲对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影响,即在人际信任度高的情况下,私欲的负向影响会减弱。 

  H5a:个体对失去知识竞争优势和成果知识产权的忧虑感越高,他/她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越少。 

  H5b:人际信任可以调节失去知识竞争优势和成果知识产权的忧虑感对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影响,即在人际信任度高的情况下,忧虑感的负向影响会减弱。 

  H6a:个体对自己所交流与共享知识的价值怀疑越高,他/她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越少。 

  H6b:人际信任可以调节价值怀疑心理对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影响,即在人际信任度高的情况下,价值怀疑心理的负向影响会减弱。 

  G9X118.jpg 

  图1 学术博客社区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心理诱因理论模型[16] 

  2 研究方法 

  2.1 量表设计 

  为了保证量表的信度与效度,所采用的量表多为相关领域中成熟的量表;同时结合本研究目的加以修改和完善。在文献调研和网站观察的基础上,设计了问卷初稿。接着,搜集了来自领域内3位专家学者的意见,据此对问卷做了进一步完善。进一步,我们进行了小样本的预调研(共20名,都有过学术博客使用的经历或正在使用学术博客),针对问卷的内容、格式、题项顺序、清晰易懂等方面再次修改并完善。正式问卷采用李克特(Likert)7等级量表进行测试。其中,7表示“非常同意”,4表示“中立”,1表示“非常不同意”。此外,为了避免其他变量可能具有潜在的影响,我们将性别、年龄、教育背景、所在学科和使用博客的经历设定为控制变量。各变量的测度项及其来源如表1所示。 

  2.2 数据搜集 

  本文选取国内知名的Web2.0科研社区——科学网博客(http://blog.sciencenet.cn/blog.php)作为实证研究对象。科学网博客致力于为科研人员提供一个便捷的知识交流与共享平台;从2007年开通至今,已有11 325名用户开通了博客(截至2011年12月)。2011年12月19日至2012年1月7日期间,通过科学网的“站内消息”和“给我留言”等方式向科学网博客用户们发送问卷作答邀请及问卷链接,最终共回收问卷306份。其中,无效问卷为77份(包括:几乎全部勾选同一答案的问卷13份,回答“否”的问卷64份),有效问卷为229份,有效率为74.84%。表2描述了样本数据的基本人口统计学特征信息。 

  G9X155.jpg 

  G9X156.jpg 

  3 数据分析及结果 

  本文采用PLS(Partial Least Squares)来检验所提出的理论模型。所用的分析软件是smartPLS 2.0(http://www.smartpls.de)和SPSS19.0,并遵循一般的两步骤程序:第一步,通过检验信度和效度来评估测量模型;第二步,通过结构模型来验证假设。 

  3.1 测量模型 

  对测量模型,主要考察的指标值有因子载荷(loading)、CR(Composite Reliability)和平均萃取变差(Average Variance Extracted,AVE)[22]。根据Hair等的建议,当样本量大小为200时,为保证统计上的显著性,因子载荷值的最小值是0.40[22]。由表1可知,所有的因子载荷值均满足这一要求。通常,当CR值大于0.70时,表明因子具有较好的可靠性[23];AVE可接受的值必须大于0.50[24]。此外,Fornell和Larcker[24]也提出,每个构念的AVE值的平方根必须大于该构念与其他构念的相关性系数。如表1所示,所有构念的CR和AVE值都满足上述前两个条件,各构念间的相关性系数也满足上述第三个条件。因此,测量模型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 

  同时,考虑到表1中有些变量间的相关系数值偏高,我们也检验了共线性问题。结果显示,所有构念的VIF值(1.377~1.940)都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3.2 结构模型 

  通过结构模型来验证所提出的假设。我们主要检验标准路径系数(standardize path coefficients)的t值,并基于双尾检验计算其p值。图2显示了PLS的分析结果,描述了各路径系数及其显著性水平。可以看出,H1、H2、H4a、H4b得到支持,H3a、H3b、H5a、H5b、H6a和H6b没有得到支持,年龄和使用博客的经历对学术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有正向影响。 

  4 讨论 

  4.1 结果讨论 

  本研究旨在验证,在学术博客社区中,哪些因素会影响科研人员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研究结果表明,科研人员较强的人际信任有助于增强其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这一结论与Chai和Kim[3]一致。这是因为,当社区中人际信任度高时,个体就不会担心其所贡献的知识会被他人不合理地利用,也不用担心其发表的博文或评论等会使其受到不负责任的匿名评论或公开诽谤等。同时,个体感知到的乐于助人程度显著地影响其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当个体感知到其所贡献的知识对他人有帮助的愉悦感时,个体会更有动力去和他人交流并分享自身的知识。这一结果与Kankanhalli等[10]的结论一致。但是,个体通过交流与共享知识所感知到的声誉对其行为没有影响。这一结论与Wasko和Faraj[6]的观点相反,却与Cho等[25]以及Lai和Chen[5]的研究结果相一致。可能的原因在于,对于科研人员个体来说,声誉的构建更主要依赖于现实环境中的学术科研成果等;而虚拟社区环境下所感知到的声誉目前还没有延伸到现实环境中。 

  G9X157.jpg 

  +p<0.10,*p<0.05,**p<0.01,***p<0.001(双尾检验) 

  G9X119.jpg 

  图2 路径系数及其显著性水平 

  在导致个体不愿意交流与共享知识的因素中,只有私欲对其行为有显著的负向影响。考虑到知识对于科研人员的重要性,私欲的存在会增强个体“只索取不付出”的心理,这将导致个体更多的时候希望从社区中获取更多的知识,而自身只贡献很少或不贡献任何知识。而较强的人际信任程度则会减弱个体的这种心理。这是因为,人际信任度高意味着个体间相互信赖以及自由的分享氛围,这会促使个体去贡献自身的知识,如评论他人的博文或记录相关话题的想法。与此同时,与我们的研究假设相悖的是,忧虑感对个体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有较弱的正相关影响;价值怀疑与学术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也没有相关关系。可能的原因在于,当个体的私欲特别强时,该个体就不会去贡献,因此他/她也就不会担心知识的产权或独特价值等,也不会怀疑自身知识的价值。另一种可能的解释在于,目前个体与他人所交流与共享的知识更多涉及个体的科研体会或对学术领域某些现象的看法,而较少贡献与科研紧密相关的专业知识。因此,个体不会有其在学术领域内的价值或地位会被削弱等的担忧,也不用担心所发表的评论或撰写的博文没有价值。 

  4.2 研究意义 

  本文尝试研究学术博客社区这一特殊的情境下,科研人员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影响因素,从理论上丰富了有关虚拟社区和知识共享的研究。同时,本研究发现,与普通的虚拟社区类似,学术社区中个体的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也受乐于助人和人际信任的影响。这表明,在相互信任的氛围中,个体贡献的知识也多;而当个体感知到自身的知识能够给他人带去价值时,自身会有一种愉悦感,从而促使个体持续地与他人交流与共享知识。与此同时,当个体的私欲心理较强时,个体则不愿意有分享行为;而人际信任对此有一定的调节作用。 

  因此,为了使用户持续地贡献知识从而保证社区的良好发展,学术博客社区应该致力于:①增强用户的乐于助人感觉,如将热门博文或有价值的博文放在社区头版头条;②营造信任的社区文化,如创建共同的愿景和语言,增强个体间的联系,鼓励用户共同参与与合作等[26];③采取一定的措施来鼓励贡献行为,如给知识贡献者一些独特的标识,这些标识能够代表其在社区中的贡献程度,如“每周/月/季度/年贡献排行榜”。 

  4.3 研究的局限性 

  需要注意的是,本研究同样存在局限性,需要进一步地去探索。首先,对学术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界定,本文认为撰写、浏览和评论博文都属于其范围之内,在验证各因素对其影响时,也没有加以区别。未来的研究需要分别探讨各因素对不同的分享行为产生的不同影响。其次,信任是一个多维度的概念,如对博主的信任(人际信任)、对博客社区的信任等,本研究只探讨了人际信任的影响。未来的研究需要同时综合考虑信任各个维度对个体行为的影响。进一步,本研究的调查对象仅仅是国内的一个学术博客社区,这就限制了本研究结论的广泛性。未来研究需要进一步验证其他类型的学术博客社区,如专业的社区、国外的社区等。

 

  【参考文献】

  [1]Davenport T H. Some principles of knowledge management[J]. Strategy & Business, 1996, 1(2): 34-40.

  [2]Yu T K, Lu L C, Liu T F. Exploring factors that influence knowledge sharing behavior via weblogs[J].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0, 26(1):32-41.

  [3]Chai S, Kim M. What makes bloggers share knowledge? An investigation on the role of trust[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2010, 30(5):408-415.

  [4]Hsu C L, Lin C C. Acceptance of blog usage: The roles of technology acceptance, social influence and knowledge sharing motivation[J]. Information and Management, 2008,45(1):65-74.

  [5]Lai H M, Chen C P. Factors influencing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adoption of teaching blogs[J]. Computers & Education, 2011, 56(4): 948-960.

  [6]Wasko M M, Faraj S. Why should I share? Examining social capital and knowledge contribution in electronic networks of practice[J]. MIS Quarterly, 2005, 29(1):35-57.

  [7]Wasko M M, Faraj S. It is what one does: Why people participate and help others in electronic communities of practice[J]. The Journal of Strategic Information System, 2000, 9(2-3): 155-173.

  [8]Constant D, Sproull L, Kiesler S. 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 The usefulness of electronic weak ties for technical advice[J]. Organization Science, 1996, 7(2):119-135.

  [9]Kim B, Han I. The role of trust belief and its antecedents in a community-driven knowledge environment[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9, 60(5): 1012-1026.

  [10]Kankanhalli A, Tan B C Y, Wei K K. Contributing knowledge to electronic knowledge repositories: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J]. MIS Quarterly, 2005, 29(1): 113-143.

  [11]Chen C J, Hung S W. To give or to receive-Factors influencing members' knowledge sharing and community promotion in professional virtual communities[J]. Information & Management, 2010,47(4):226-236.

  [12]Lu L, Leung K, Koch P T. Managerial knowledge sharing: The role of individual, interpersonal, and organizational factors[J].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 Review, 2006, 2(1): 15-41.

  [13]Ryu S, Ho S H, Han I. Knowledge sharing behavior of physicians in hospitals[J]. Expert Systems with Applications, 2003, 25(1): 113-122.

  [14]Usoro A, Sharratt M W, Tsui E, et al. Trust as an antecedent to knowledge sharing in virtual communities of practice[J]. Knowledge Management Research & Practice, 2007, 5(3): 199-212.

  [15]He W, Wei K K. What drives continued knowledge sharing? An investigation of knowledge-contribution and-seeking beliefs[J]. Decision Support System, 2008, 46(4):826-838.

  [16]甘春梅,王伟军,田鹏.学术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心理诱因研究[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2,38(3):79-87.

  [17]Dawes M. Social dilemmas[J].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1980,(31): 169-193.

  [18]Hsu M H, Ju T L, Yen C H, et al. Knowledge sharing behavior in virtual communiti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rust, self-efficacy, and outcome expectation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Computer Studies, 2007, 65(2):153-169.

  [19]Chiu C M, Hsu M H, Wang E T G. Understanding knowledge sharing in virtual communities: An integration of social capital and social cognitive theories[J]. Decision Support Systems, 2006, 42(3): 1872-1888.

  [20]McAllister D J. Affect-and cognition-based trust as foundations for interpersonal cooperation in organizations[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1995, 38(1):24-59.

  [21]Kalman M E. The effects of organizational commitment and expected outcomes on the motivation to share discretionary information in a collaborative database: Communication dilemmas and other serious games[D]. Ph D Thesis, Los Angeles, CA,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1999.

  [22]Hair J F, Black W C, Babin B J, et al. Multivariate Data Analysis-edition[M]. New Jersey: Pearson Education, 2006.

  [23]Chin W W. The partial least squares approach to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M]//Marcoulides G A. Modern methods for business research.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Mahwah, NJ, 1998.

  [24]Fornell C, Larcker D F.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s with unobservable variables and measurement errors[J]. Journal of Marketing Research, 1981, 18(2): 39-50.

  [25]Cho H, Chen M H, Chung S. Testing an integrative theoretical model of knowledge-sharing behavior in the context of Wikipedia[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0, 61(6):1198-1212.

  [26]Abrams L C, Cross R, Lesser E, et al. Nurturing interpersonal trust in knowledge-sharing networks[J]. Academy of Management Executive, 2003, 17(4):64-77.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