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学术交流 >> 图片新闻
阿来《瞻对》:非虚构历史的现代反思
2014年01月14日 14:42 来源:《东亚经贸新闻》 2014年01月12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转向小说创作。阿来原想以瞻对的一位传奇土司布鲁曼(即贡布郎加)为原型写个小说,结果写了一部非虚构的《瞻对: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文学把他带入现实世界2013年年末,《瞻对》获得2013年度人民文学奖的非虚构作品奖。对于这样的肯定,阿来坦言:“今天,文学越来越成为消费的对象,成为文学奖项、版税和发行量之下的一个话题,但文学对我本人而言有着更本源、更真切的意义,《瞻对: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就是我文学追寻中一个小小的成绩。在国外,文学一般分为虚构和非虚构两大类型,这种分法也受到读者的普遍认可。——2013年度人民文学奖非虚构作品奖《瞻对》授奖词。

关键词:文学;小说;藏族;虚构作品;传奇;写作;创作;部落;藏民;散文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阿来,男,藏族,出生于四川阿坝藏区的马尔康县。毕业于马尔康师范学院,曾任成都《科幻世界》杂志主编、总编及社长。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转向小说创作。2000年,其第一部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获第5届茅盾文学奖,为该奖项有史以来最年轻得奖者(41岁)及首位得奖藏族作家。2009年3月,当选为四川省作协主席。其主要作品有诗集《棱磨河》,小说集《旧年的血迹》《月光下的银匠》,长篇小说《尘埃落定》《空山》《格萨尔王》,散文《大地的阶梯》等。

  作者:阿来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1

 

  核心提示

  瞻对,一个只有县级建制的弹丸之地,从雍正八年(1730年)以来的两百多年来,成为清廷官兵、西部军阀、国民党军队、西藏地方军乃至英国军队的必争之地。本书以瞻对200余年的历史为载体,将一个民风强悍、号称铁疙瘩的部落“融化史”钩沉出来,讲述了一段独特而神秘的藏地传奇。同时也展现了汉藏交会之地的藏民独特的生存境况,并借此传达了作者对川属藏族文化的现代反思。

  “瞻对”是个地名,在现在的四川甘孜州新龙县,百年前又称怀柔县和瞻化县。“瞻对”在藏语的意思是铁疙瘩。阿来原想以瞻对的一位传奇土司布鲁曼(即贡布郎加)为原型写个小说,结果写了一部非虚构的《瞻对: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

  十几次深入藏地 收获新作

  阿来自称新作《瞻对》为“不是小说的小说”。全书共约26万字,再现了始于雍正八年,长达200年的瞻对之战,展现神秘川属藏民的精神秘史、一部充满热血的康巴风情史。

  自写作以来,阿来就不是那种“书斋里的作家”。不在奋笔疾书的时候,他热衷行走大地,或者对高原植被进行系统科学考察,或者对历史现场进行人文“勘探”。阿来自言一直是用“笨办法”创作,每部作品动笔前他都习惯到当地去走一走、生活一段时间,即使是虚构作品同样需要“建立现场”。《瞻对》正是阿来多次踏访历史现场,搜集真实史料的基础上写成。阿来说为了这部作品,他“十几次深入藏地、查阅数百万字史料。很多地方,行车困难,只能徒步”。正因此,阿来表示,3年下来,除了收获一部新作,还有一个意外惊喜,“减肥效果挺好,掉了不少肉,身体也变得结实了。”

  阿来坦言,他原打算是写一部虚构小说,“结果发现,真实的史料是如此丰富而精彩,远远超过作家的想象程度。根本用不着我再虚构了。”谈及虚构与现实的关系,记者提到余华的最新长篇《第七天》,引发不小争议,有人认为其“采用当下新闻作为素材,离现实太近”。对此,阿来说,“作家运用新闻素材写作,并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不过,如果我要切入现实,我可能会有不同的途径,比如实地行走。”

  文学把他带入现实世界

  2013年年末,《瞻对》获得2013年度人民文学奖的非虚构作品奖。在《瞻对》的授奖词中写道,阿来“通过长期的社会调查和细致艰辛的案头工作,以一个土司部落两百年的地方史作为典型样本,再现了川属藏民的精神传奇和坎坷命运。作者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去反思和重审历史,并在叙述中融入了文学的意蕴和情怀”。对于这样的肯定,阿来坦言:“今天,文学越来越成为消费的对象,成为文学奖项、版税和发行量之下的一个话题,但文学对我本人而言有着更本源、更真切的意义,《瞻对: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就是我文学追寻中一个小小的成绩。”

  阿来说,自己最初进入文学就是想写小说,但文学却把他带入到了现实世界当中。他说今天的中国有很多成绩,也有很多问题,“我们有一个很天真的想法,就是只要这个国家发展,所有的社会问题就会在发展过程中烟消雪化,迎刃而解,但其实并没有这样,反而出现了很多问题。”阿来觉得自己也在遭遇这些问题,于是他带着问题一再追问,像一个学者一样走入田野,去观察这些情况为什么会发生,又何以会发生。“于是我写了《瞻对》。”

  近几年,非虚构作品,由于《人民文学》的大力推动,深受读者认可,成为阅读市场一道靓丽的风景,比如李娟的新疆系列。对于“非虚构”类型,阿来坦言,“终于咱也算是跟国际接轨了。在国外,文学一般分为虚构和非虚构两大类型,这种分法也受到读者的普遍认可。其实,我以前也写过非虚构作品,比如《大地的阶梯》,不过当时被叫‘长篇地理散文’,这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别扭。”对于以后是否还会继续非虚构写作,阿来笑着说:“当然有可能,不过具体写什么,就需要时间来回答了。”

  下部作品关注当下现实

  然而,为什么会选择写《瞻对》这样一部书呢?阿来说:“我们看过去的历史其实是希望通过历史来关照我们当下社会的现状。那么历史上这些事情的发生是不是跟今天这个社会发生的原因一样?看瞻对如今只是一个小县的地方,来观察历史的时候,发现它们居然跟今天很多时候是惊人地相似。所以我在书里总是讲,老故事又出现,换了一个套子,甚至里头扮演各种角色的人跟上一个故事里曾经出现过的人都惊人一致。从其中,我们会得到很多教训与智慧。有一位外国历史学家说过大意如下的话,他说:古埃及、古巴比伦的历史都比中国的历史长,但是今天的埃及人并不是当时造金字塔的那些埃及人,而中国人还是大禹治水那个时候的中国人。那位历史学家看中国历史,说有点像中国人打算盘:算盘打满了就‘归零’——把算盘珠子全换到一个地方重新开始打。”

  著名文学评论家、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洪治纲就认为,“阿来是一个既有诗人禀赋又不乏学者气质的作家。他总是像猎手那样独来独往,永远游走在文坛的热点之外。对他来说,写作似乎就是要解决自我存在的终极命题——我从哪儿来,将往何处去。所以,多年来,他始终执着于藏族文化的探究与思考。尤其是面对哺育他的康巴地区之川属藏族文化,他几乎表现出某种痴迷的状态。”从《尘埃落定》到《空山》再到《瞻对》,便是最为有力的证明。

  那么,《瞻对》之后阿来又会有什么样的作品呢?他透露,去年8月,他前往美国爱荷华大学驻校多日,已经开写全新长篇小说。至于书名,以及是否延续历史民族题材,阿来神秘一笑:“还没写完,名字还不大好起,题材也跟以往有所区别。但这次我也要用小说重点关注当下现实。”

 

  “通过长期的社会调查和细致艰辛的案头工作,以一个土司部落两百年的地方史作为典型样本,再现了川属藏民的精神传奇和坎坷命运。作者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去反思和重审历史,并在叙述中融入了文学的意蕴和情怀。”

  ——2013年度人民文学奖非虚构作品奖《瞻对》授奖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阿来《瞻对》:非虚构历史的现代反思.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