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文艺百花谭
故纸堆的旧事,何以成传记
2014年01月23日 11:21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4-01-16 作者:党云峰 字号

内容摘要:从2013年 1月三联书店出版傅高义的著作《邓小平时代》,到12月由中国作家协会主持的“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首批作品出版发行,传记类图书市场呈现出持续繁荣的景象。传记不是资料罗列或创作编年,读者阅读名人传记,更主要是为了通过他们的成长轨迹,找到自己遇到的一些问题的答案、了解名人的真实生活等。虽然传记作品数量庞大,但流传于世的经典作品很少,尤其是名人传记更少。而且人物传记的重要参考——信件已式微,大都被电子邮件、短信等取代,这为传记写作带来了挑战。在作家何建明看来,写名人传记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超越前人的作品。历史文化名人传记的写作本来就是历史与文学的边缘学科,以历史为主,以文学为辅,一为经,一为纬。

关键词:传记;写作;纪晓岚;人物;庄子;文学;历史文化名人;大山;前人;创作

作者简介:

  2013年,是传记类书籍的丰收年。从2013年1月三联书店出版傅高义的著作《邓小平时代》,到12月由中国作家协会主持的“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首批作品出版发行,传记类图书市场呈现出持续繁荣的景象。

  传记不是资料罗列或创作编年,读者阅读名人传记,更主要是为了通过他们的成长轨迹,找到自己遇到的一些问题的答案、了解名人的真实生活等。虽然传记作品数量庞大,但流传于世的经典作品很少,尤其是名人传记更少。而且人物传记的重要参考——信件已式微,大都被电子邮件、短信等取代,这为传记写作带来了挑战。

  走出戏说的迷雾  

  纪晓岚是在清代正史和野史里都很风光的人物。纪晓岚被戏说,实际上从他的同时代人那里就开始了,清代人的很多笔记不无夸张地写到了纪晓岚的许多异秉和奇闻轶事。比如说他是火精转世、以肉为食不食谷类、烟枪巨大、博闻强记等。在作家何香久看来,正史里的笏袍显宦不是真实的纪晓岚,野史里的滑稽大师也不是真实的纪晓岚,至于当代影视剧中的种种戏说更是把他弄得面目全非。

  “写出纪晓岚精神的光亮,也写出他人性的匍匐,写出一个通古今之变的大儒真实的心路历程,同时也让读者看到那个年代的冰川如何在人文知识分子的心壁上留下了擦痕,才是对待历史的正确态度。”何香久说。

  “作者对历史的态度不都是单线条式的,有自己的批判理念又多会心之处。我读传记,感兴趣的是人物性格维度的把握,在复杂性里体味生活会展示另一个历史。我们现在看古人的旧闻旧事当体味文化的沉重。如果都戏说,那么面对历史,则与前人的精神不仅隔膜且陷入迷途。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天的历史名人传记写作,以逆俗的眼光重看历史,实属不易。”评论家孙郁认为,过去的文人写自己心仪的人物不免多是誉词,灰暗的存在便遮掩掉了。要解决这个问题,则不能跟随旧的笔墨走,非跳出语境不可。史料一旦被故事化和诗化,人物就与一片历史的迷雾连在一起了。

  辅以文学的笔法  

  作家陈世旭在八大山人支离的身世、怪诞的画面、禅偈般的诗文、天书样的题款等资料中看到的是一个个悬疑和无尽的猜想空间。

  “我们所能做的是在那抹光亮的引导下进行跨越时空的透视,从各类支离破碎的卷帙中烛幽发微,将尘封的点滴史实连贯串并起来,打破文献之间的藩篱,使其中的相关性和紧密性能在同一个事件中贯通于人物、事件的生发与结果,从而依据雪泥鸿爪,梳理出八大山人身世与生平的大致脉络。”陈世旭说,通过叙述传主幽深曲折的艺术思维生成、变化、发展的心理过程,萦绕在八大山人这个名字上的谜,有的也许永远无法解开,但可以尽可能剔除那些明显错误的认识,改正一些无稽的谬传。

  尽管有关传主的各种文字记载可能已经变成发黄的故纸堆,而且破损、被涂改甚至面目全非,然而,传记文学创作的最终目的是写出“活人”来。在作家何建明看来,写名人传记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超越前人的作品。

  “如果传记的写作对象太久远,作者文史方面的知识非常有限,在创作中就是一个大问题。即使按照现在的记载,通过资料可以跟传主对话,真实性该怎么体现呢?我们对话的是几百年、几千年前的人,传主尤其是历史文化名人在人们的心中早已是历史的丰碑,相关作品已经很多,能不能超越前人是对作者的考验。”何建明说。

  历史文化名人传记的写作本来就是历史与文学的边缘学科,以历史为主,以文学为辅,一为经,一为纬。作家郭启宏认为,写出好的名人传记有两道坎儿:尽可能掌握史料,并辅以文学笔法。唐代史学家刘知几讲史学三长“才、学、识”中“识”最重要,唯有“识”能统率“才”和“学”。

  如何与历史对话  

  《庄子传》的作者王充闾在写作过程中发现,写作中最最难的是体例如何确定。“经过对素材的几度梳理、整合,我想象着,眼前是一把展开的折扇,传主的性情与思想可以看做折扇的轴心,而20个专题,则是向外辐射、伸出的一支支扇骨。它们既统一于传主的思想、性情、行迹、修为,相互联结着;又各自独立,各有侧重,互不重复。”

  有关庄子人生经历的史料非常有限,而且不少还只能够从他的言论中去寻觅。所以评论家李炳银比较认可这种体例:“以惯常的紧密围绕传主人生经历的写作要求和方式写《庄子传》,几乎不可能实现。王充闾采用‘八面受敌法’,从各个角度辐辏中心的艺术结构形式,对于像庄子这样资料缺乏的传主对象,不失为一个巧妙的靠近方法,渐渐地靠近,不断地显影,最后现其全象。”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展现全面的历史名人形象是写作者的愿望。“每一个时代的思想都是从前人止步的地方前进,一种传统、一个伟大的人物,被反复记忆的时候、被人们反复提及的时候,他才活着。”评论家何西来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