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朱自清相关资料三则
2018年09月10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汤志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4月23日出版的《中国社会科学报》“学林”版刊出朱洪涛先生钩沉的《朱自清的两则佚文》,一则是朱自清的一封书信,一则是朱自清的评语。这些佚文的发现,对完善朱自清的研究具有一定的价值。笔者近日在查阅资料时,发现朱自清的另外三则资料在《朱自清全集》《朱自清年谱》及以往研究界都涉及较少,陈述如下,以飨大家。

  第一则为《冬日的鸳鸯菊》,是朱自清的一首译诗。该译诗刊于1947年12月3日的《申报·文学周刊》创刊号,署名朱自清,全诗如下:

  《冬日的鸳鸯菊》

  ——代创刊辞

  簇着,小小的仿佛一口气,

  不是棵花儿,倒是一群人;

  好像在用心头较热的力

  造他们心头自己的气温,

  他们活着,不怨载他们的

  地土,也不怨他们的出世。

  他们跟大地最是亲近的,

  他们懂得大地怎么回事;

  这儿冬天用枯枝的指头

  将我们拘入我们的门槛,

  他们却承受一年最冷流

  建筑他们的家园在中间。

  《申报·文学周刊》是《申报》委托上海文艺作家协会主编,内容有文学理论、诗歌、小说、戏剧、散文、批评介绍等。《创刊声明》中说:“我们却不想提出书面主义或口号之类的高调来做标榜,只想平实地介绍一点文学知识,多登几篇可以一读再读的作品,给生活在苦难中的读者一份温暖,为新中国文学前途开阔一条大道。”朱自清的这首译诗作为代创刊辞发表,在译诗的末尾有“编者按”:“右诗原载伦敦出版之《英国现代诗选》‘Fear no more’,未注作者姓名,颇足代表近年英国诗坛作风。朱先生译稿,尤能保持原诗风格音节。今以代作本刊创刊辞,附此致谢。”可知这首译诗的来历。朱自清早年创作了不少新诗,他的译诗则较少被人注意,全集中只收有五首译诗,这不是朱自清译诗的全部,还有待继续发掘。

  第二则为《开明的书》,这是朱自清为开明书店创业十周年而写的祝贺小文,刊于1936年8月1日《申报·开明书店创业十周年纪念特刊》,署名朱自清,内容如下:

  书店的职务在推进文化;其成绩当以出书的精粗为断。开明诸位先生品味既高,又处处谨慎,十年来所出的书决没有滥恶不堪一读的。这该是文化界极大的欣慰。再则开明出书,似乎从开始就特别注重中学生读物。中学生是文化界的基础。基础打得好,才可盼望轮奂之美。在这一点上,开明诸先生的眼光也是值得敬佩的。二十五年七月

  这期特刊除了朱自清的文章,还有丰子恺、夏丏尊、章锡琛、宋云彬、傅东华、郑晓沧等人的文章,其中还有茅盾、丰子恺、王伯祥等人的手迹。朱自清与开明书店渊源颇深,他的第一本散文集《背影》就是1928年10月由开明书店出版的。开明书店的一大批编辑如叶圣陶、夏丏尊、丰子恺等都是朱自清的至交好友,所以,当开明书店创业十周年时,请朱自清写点祝贺的文字也就理所当然了。朱自清在文章中着重表达了开明书店的文化品位之高以及对中学生读物的重视,这是开明书店的两大重要特色。

  第三则是朱自清回答《大公报·出版界》对他提出的三个问题。这是《大公报》出版的《作家及其作品特辑》,“编者的话”介绍“这特辑是集合十八位作家对编者询问函的回答而成的,排列以收到的先后为序。上月底发出的询问函包含下面三个问题:1.我的第一本书是什么?2.它是怎样出版的?3.我的下一本书将是什么?”因此,除了朱自清,还有胡适、沈从文、巴金、钱锺书、郑振铎、丰子恺、李广田、冯至、费孝通等十八位作家都做了回答。这个特辑分两期刊于1947年12月11日和25日的《大公报》。朱自清关于这三个问题的回答如下:

  1.《踪迹》,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民国十三年十二月初版,二十五年八月五版。这本书分为二辑,第一辑是诗,第二辑是散文。现在亚东图书馆已经不存在了,这本书也绝版了。

  2.这本书是俞平伯先生介绍给亚东图书馆的,卖了二百八十元。那时我欠了二百元的债。钱到手还了一半债,剩下的好像是补贴了家用,也许还买了些书,似乎并没有用这笔钱吃喝玩儿。那时我在浙江上虞白马湖春晖中学教书。

  3.《标准与尺度》,由上海文光书店印行,不久可以出来。这是复员以来写的一些短文集起来的,其中有杂文、批评、书评等,所说的大概都离不了标准与尺度;书里恰好有一篇《文学的标准与尺度》,因此就取定了书名。从前作文,斟酌字句,写得很慢。这本书里的文章写得比较的随便,比较的快,为的读者容易懂些。

  关于这几个问题的回答,可以了解朱自清的一些具体的情况及变化,比如文中就谈到他的第一本书是由俞平伯先生介绍的,还有稿费的使用情况,用于还债和补贴家用,也可看出朱自清生活之不易。还对《标准与尺度》一书有简单的介绍,这本书写得比较随便也比较快,这是与朱自清此前的作文有所不同的。正如特辑的编者所言:“知名作家第一本书的出版情形,在作者是有趣的回忆,而就读者言还有别的意义在;由此我们隐约可以看到二三十年前乃至最近有影响的杂志是些什么,出版家是哪些人。”“他们的下一本书是什么,这是广大读者所关心的问题,倘若仅当作‘新书预告’看,那就未免可惜了。这十八位作家(牵涉到小说、诗、散文……以致历史和考古学)的第一本书和下一本书,不仅表示治学趣味的深入或转换,而更重要的是透露了创作态度和创作主题的抉择和把握。”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版这样一期特辑的缘由所在。朱自清关于这三个问题的回答,也具有编者所提到的意义。

  以上三则朱自清的相关资料虽是一些短小的“边角料”文字,但是也可以加深我们对朱自清的了解。他的译诗又新增一首,与开明书店的关系则有更多文字的往来,对自己出版的第一本书的认识等等,这些对我们了解朱自清的“全人全事”则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

 

  (本文获湖南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

  (作者单位:湖南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汤志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