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加快新时代中国消费结构升级
2018年06月15日 09: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汪伟 字号
关键词:消费结构;服务业;升级;消费需求;居民;供给;中国;增长;医疗保健;支出

内容摘要:服务型消费将迎来快速增长期中国居民的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变化正在进入新的阶段,需要根据其结构变动趋势和方向,适时调整政策来促进居民消费结构升级。服务型消费是发展型消费与享受型消费的重要内容,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城乡居民的服务型消费需求增长较快,旅游、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逐渐成为新的消费热点,带动居民消费结构不断升级。总之,中国的消费结构升级方兴未艾,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政策也需要精准发力,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激发新活力,形成消费结构升级、产业优化与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路径,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关键词:消费结构;服务业;升级;消费需求;居民;供给;中国;增长;医疗保健;支出

作者简介:

  从需求层次理论和经济发展进程来看,消费结构变化呈现阶段性上升规律。人们的消费首先是满足基本的生存需要,其后随着经济增长和收入水平的提高,开始注重提高生活品质与生活价值,追求发展与享受型消费,消费领域也会随着产业的发展不断拓宽,涵盖教育、文化、娱乐、信息、旅游、低碳环保以及生活服务等各个方面。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居民的生存型消费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不断下降。据统计,我国城镇和农村居民消费恩格尔系数分别由1978年的57.50%、67.7%下降到2017年的28.6%、31.2%;发展和享受型消费比重则不断提高,城镇和农村居民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消费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分别由1981年的10.79%、7.80%上升到2017年的37.06%、34.75%,消费结构升级明显。2000—2017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年均增长38.3%,医疗保健支出年均增长17.6%,文教娱乐支出年均增长15.2%,居住支出年均增长11.8%,服务型消费支出的增长速度明显快于物质型消费支出。

  服务型消费将迎来快速增长期

  中国居民的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变化正在进入新的阶段,需要根据其结构变动趋势和方向,适时调整政策来促进居民消费结构升级。服务型消费是发展型消费与享受型消费的重要内容,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城乡居民的服务型消费需求增长较快,旅游、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逐渐成为新的消费热点,带动居民消费结构不断升级。但从2005年开始,服务型消费的增长速度有所放缓,居民消费结构升级遇到瓶颈。上述现象产生的主要原因除了居民收入增长放缓以外,另一重要原因是城市房价高企,对旅游、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服务型消费形成了一定挤出效应。解决好“房子是用来住的”这一难题,将有效推动我国居民消费结构的进一步升级。

  服务型消费需求的满足,需要快速发展的服务业做支撑。同时,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有利于吸纳就业,提高居民的整体收入与消费能力,其在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升级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产业结构优化正在取得积极成效。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在2001—2010年,即“十五”和“十一五”的十年里,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由40.5%上升到43.1%,仅增长2.6个百分点;但“十二五”以来,中国第三产业占比明显上升,至2017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到51.6%。世界上发达国家服务业占GDP的比重通常在70%以上,因此中国服务业仍存在广阔的发展空间。

  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服务业发展的政策,包括放宽金融、保险、证券、电信等服务业准入门槛,加快推进国有服务业企业改革,加大财政和金融政策对服务业的支持力度,提高服务业的对外开放水平等,这些政策有力促进了服务业的发展。此外,城市化是促进一个国家由农业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变的重要因素,城市的经济集聚有利于服务业的发展。根据国际经验,服务业发达的国家或地区,城市化率都很高。因此,中国未来高速发展的城市化也会带动服务业快速发展,服务业在经济中的占比将进一步提升,服务型消费也将迎来快速增长期,消费结构升级的供给约束将逐渐得到缓解。

  深化供给侧改革 化解供需失衡矛盾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升,消费能力不断增强。伴随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居民消费需求出现许多新的变化,从过去的模仿型排浪式消费转向个性化、多样化、体验化、精品化消费,新的消费需求与消费形态不断涌现。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供给侧对国内消费需求的制约也越来越明显。近年来,中国出现了大量消费外流现象,如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大幅上升,中国游客在国外疯狂购买奢侈品和高端品牌,甚至出现狂购日本的“马桶盖”“电饭煲”等日用品现象。

  上述问题既有供给结构不能适应消费结构升级的问题,又有低端无效产能占用资源难以退出的问题,归根结底是过去的粗放型增长模式形成的有效供给与创新能力不足,供需结构存在失衡。多年来,中国从需求端推出多种刺激消费需求的政策,取得了一定效果,但在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以后,单靠需求端的政策越来越难以解决结构性问题,也难以适应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要求,因此迫切需要从供给侧进行重新思考与设计,通过深化供给侧改革,有效化解当前供需结构的失衡与错配矛盾,通过引领制度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满足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需要。

  对于国内供不应求的产品和服务,要努力提高创新效率、降低创新成本,建立以消费需求为导向的产业促进机制。新兴消费应以引领型消费群的现实需求和潜在需求为导向,发展新兴产业,打造消费品牌,重视消费者体验,积极开发引领未来的消费产品。同时,加快培育高端消费品产业,通过政策引导和强化技术创新激励,逐步发展国内高端消费品制造业的孵化器,促使境外消费回流。

  对于高投资模式下形成的低端、无效供给,要大力推进“去产能”与“去库存”,通过淘汰落后产能并加快改造传统产业,为新的产业发展腾挪空间和资源,推动生产要素从产能过剩、老化的产业向支持消费结构升级的产业转移。在推进“去产能”与“去库存”的过程中,应当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市场机制淘汰过剩产能,调整与优化产品结构,激发企业创新活力;通过市场发现新产品、新技术和新服务,补齐供给“短板”。政府需要做的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完善竞争机制,为企业营造公平的创新环境,让市场在优胜劣汰的竞争中挑选创新的赢家。

  展望未来,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消费者注重品牌和消费品质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消费结构升级的主导方向。此外,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人数在未来20年将从2.3亿人增加到6.3亿人,成为消费结构升级的主力军。乡村振兴战略、新型城镇化的加速推进,将有力推动农村消费结构升级。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的重要特征,未来几十年间,中国老年人口的数量将快速增长,加之十八届五中全会后全面放开二孩政策,“银发经济”与“二胎经济”将直接影响下一阶段中国消费结构升级的方向。国家对环境治理的重拳出击,将引导消费向低碳、绿色、环保方式转变。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轮技术革命,“互联网+”的深入推进与数字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将直接催生一批新的消费增长点,同时也将深入影响传统热点消费领域,并引领和带动传统消费领域不断升级。

  总之,中国的消费结构升级方兴未艾,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政策也需要精准发力,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激发新活力,形成消费结构升级、产业优化与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路径,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长寿风险的宏观经济效应及对策研究”(17ZDA049)、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国家社科基金专项“完善促进人民美好生活消费需求的体制机制创新研究”(18VSJ070)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汪伟 工作单位: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

职称:教授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长寿风险的宏观经济效应及对策研究”(17ZDA049)、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国家社科基金专项“完善促进人民美好生活消费需求的体制机制创新研究”(18VSJ070)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