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朱炳元:“四个全面”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注入新内涵
2017年09月11日 14:11 来源:《红旗文稿》2017/6 作者:朱炳元 字号

内容摘要:三、“四个全面”设计了完善中国制度的新方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即中国制度)是在新中国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上,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实践而逐步形成的。党的十八大对这一制度作出了精辟的概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把根本制度、基本制度以及各方面的具体体制机制有机结合起来,坚持把国家层面的民主制度同基层民主制度有机结合起来,坚持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结合起来,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制度保障。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从严治党;依法治国;复兴;民族;深化改革;实现;现代化;发展

作者简介: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确定了我党在新的历史时期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全部工作重心,就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逻辑展开、具体落实和深入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主题,就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主题,全面深化改革激发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活力之源,全面依法治国描绘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法治蓝图,全面从严治党阐发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政治保障和领导核心。 “四个全面”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统一于社会主义现代化与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统一于改革开放和依法治国的伟大实践,统一于党的建设的伟大工程,统一于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一、“四个全面”开辟了中国道路的新阶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即中国道路)如果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已经经历了近40年的历程,对这近40年的历史,可以按照不同的标准进行多种多样的划分。根据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程度,可以分为“未发展起来的时期”和“发展起来的时期”。这两个时期的划分大体上可以以2010年我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来区分。邓小平说过:“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64页)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当前,全党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如何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我国发展起来后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所以,把中国道路划分为“未发展起来时期”和“发展起来时期”,有着充分的理论依据。当然,这个“发展起来时期”是和“未发展起来时期”相比较而言的,相对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的目标,我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中国道路发展的阶段不同,提出的问题、面临的任务和应对的方略也就不同。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很低,人民生活水平总体上还比较贫穷。因此,邓小平认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要消灭贫穷。我们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当时提出了“三步走”发展战略:第一步达到温饱,第二步进入小康,第三步实现现代化。中国道路第一阶段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还是“生存需要”所提出的基本问题,是低层次的问题。今天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大量的是“发展需要”甚至是“享受需要”所提出的问题,是由大国发展成为强国所带来的问题,要更多更好地体现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从现实情况来说,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涉及各种利益关系的深度调整和基本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巩固,其复杂性、敏感性和艰巨性是前所未有的。修修补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碎片化改革已经无法解决中国当前的问题,必须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背水一战的勇气,运用总揽全局的大视野、大方略和大手笔,在全面性、协调性、系统性、复杂性和可持续性上进行战略性的谋篇布局,才能走出一条全新的“中国道路”。

  中国仅仅用了几十年时间就走完了某些发达国家上百年走过的发展历程。现在,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这三个“前所未有”,勾画出了中国道路目前所处的历史方位。现在我们面临的任务,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实现“关键的一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民族复兴中国梦打下坚实的基础。 “四个全面”正是中国“发展起来以后”,更加注重发展和治理的全面性、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的必然选择,更加需要提升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的必然结果。“四个全面”的基本特点就是“全面”和“协调”。对小康社会的要求是“全面建成”,对改革的要求是“全面深化”,对法治的要求是“全面推进”,对党建的要求是“全面从严”。四个方面的“全面”不是“单打一”,而是把四个方面有机统一起来和科学联系起来,从全局上强调“四个全面”的协调推进和整体布局。这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在当代中国的具体实现。在“四个全面”中,每一个“全面”都与中国道路第二阶段的基本要求相联系,都是为解决第二阶段的主要问题而提出的应对方略,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

  二、“四个全面”丰富了中国理论的新内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即中国理论)是中国道路发展规律的理论反映。党的十八大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行了精辟的概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在内的科学理论体系,是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坚持和发展。” 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着力回答的三大基本理论问题,并且在回答这三大基本理论问题的过程中使中国走向发展和繁荣。

  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中,毛泽东思想回答了如何使中国人民“站起来”的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首先回答了如何使中国人民“富起来”的问题,现在还要回答我们面临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如何使中国人民“强起来”,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对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四个全面”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创造性地提出了中国人民“强起来”的新思想、新举措、新方略,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核心内容。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一定能够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因此,“四个全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成果,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新政治成果。

  ——“四个全面”具有明确的目标指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挥着明确的目标导向作用。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面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协调发展,打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攻坚战的最后胜利,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的基础。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三大战略举措,分别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发展动力、营造有序环境、巩固领导核心的作用。

  ——“四个全面”具有严密的思维逻辑。“四个全面”是一个不可分割、相互依赖、相互支撑的有机统一体。 习近平总书记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定位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关键一步”,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确定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将全面依法治国表述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姊妹篇”,是“鸟之两翼、车之双轮”;为从严治党标出清晰路径,要求“增强从严治党的系统性、预见性、创造性、实效性”,锻造我们事业更加坚强的领导核心。这些精辟的论述,清晰地标出了“四个全面”的理论创新和内在逻辑,它们是相互贯通、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顶层设计。

  ——“四个全面”蕴含深切的人民情怀。“四个全面”的提出本身,就是反映了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每个“全面”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人民群众。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着眼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全面深化改革是为了更好地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让发展的成果更多地惠及人民;全面依法治国是为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权益;全面从严治党是为了始终保持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四个全面”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执政理念、思想感情和价值追求。

  ——“四个全面”具有强烈的担当精神。“四个全面”彰显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敢于啃硬骨头、闯难关、涉险滩的勇气和担当;凸现了中国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中华民族先锋队和中国人民先锋队对民族复兴、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的强烈追求;展示了以中国共产党人为代表的当代中国爱国主义者巨大的历史责任感和强烈的历史使命感。谋复兴大业、扬改革风帆、行法治正道、筑执政之基,这是一场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也是一次意气风发的豪迈的进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