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中心
网络时代的“污名”狂欢
2014年07月21日 09: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白中林 字号

内容摘要:虽然戈夫曼的著作是最近几年才被陆续较完整地译介到中国大陆,但却给人相见恨晚的感觉。例如,对于戈夫曼成名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所阐述的“剧场理论”,无需费心解释什么是“拟剧”之类,只要告之“人生如戏”,中国读者自然会心一笑。同样,对于《污名》一书,无需追溯“污名”(stigma)的古希腊和基督教传统,只要告之“搞臭”一词,读者大体就会知道“污名”的所指。具体到《污名》一书,戈夫曼的考察非常细腻,他把污名分为与身体、性格和群体有关的三种,然后集中在信息控制技巧上进行重点分析,而蒙受污名者正是用这些技巧来管理自己未披露的“丢人”信息。虽然戈夫曼分析的对象主要是毁容者、口吃者、妓女、罪犯、赌徒、酒鬼、同性恋者、精神病人等,但读完全书,不难发现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戈夫曼的“污名”世界里。

关键词:戈夫曼;搞臭;污名化;网络;生活;基督教;成名作;剧场;著作;群体

作者简介:

  虽然戈夫曼的著作是最近几年才被陆续较完整地译介到中国大陆,但却给人相见恨晚的感觉。例如,对于戈夫曼成名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所阐述的“剧场理论”,无需费心解释什么是“拟剧”之类,只要告之“人生如戏”,中国读者自然会心一笑。同样,对于《污名》一书,无需追溯“污名”(stigma)的古希腊和基督教传统,只要告之 “搞臭”一词,读者大体就会知道“污名”的所指。

  当然,戈夫曼的 “污名”,其范围和内涵都要甚于“搞臭”,且“污名”也逐渐成为网络时代描述事情的一个常用词汇。具体到《污名》一书,戈夫曼的考察非常细腻,他把污名分为与身体、性格和群体有关的三种,然后集中在信息控制技巧上进行重点分析,而蒙受污名者正是用这些技巧来管理自己未披露的“丢人”信息。虽然戈夫曼分析的对象主要是毁容者、口吃者、妓女、罪犯、赌徒、酒鬼、同性恋者、精神病人等,但读完全书,不难发现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戈夫曼的“污名”世界里。这一点,在戈夫曼所生活的前信息社会或许表现得不太明显,但是在信息爆炸乃至透明的网络时代,无疑人人都被笼罩在污名的阴影中。

  在传统社会,污名化一个身份群体或者一个人,需要通过相当的时间积淀和人群传递来实现,例如把教师污名为“臭老九”、把“不守规矩”的女性污名为 “破鞋”,以及把身体上的纹身特征与“流氓”、“地痞”这类污名相挂钩。在此情形下,被污名者在与人交往时,通常会有意隐藏某些信息。然而,在网络时代情形大不相同,不仅“污名”产生的速度加快,信息控制也越发变得困难重重。网络时代的人肉搜索和信息泄露,使得信息控制几乎成为不可能。所以,在戈夫曼的污名化视角下,人的一生要为名誉而战,也就意味着要为摆脱“污名”而战。今天,你被污名化了吗?

  (作者单位:商务印书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宓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