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世界现代史
美国国务院与军方在日元汇率问题上的博弈(1945-1949)
2019年10月10日 09:04 来源:《世界历史》2019年第1期 作者:张士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二战后初期,由于与日本经济的恢复存在密切联系,日元汇率受到美国的重视。出于占领需要,美国国务院将日元汇率分为军用汇率与商业汇率,且初期仅设立了临时军用汇率,商业领域暂由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施行多重汇率。围绕军用汇率的调整与商业汇率的设定,美国国务院与军方进行了激烈的博弈,并派遣特别使团赴日调研,这间接促成军方暂时掌握了在日元汇率问题上的主动权。美国国务院关注冷战背景下的美国远东战略调整,利用日元汇率推动占领目标的转变,而盟总仅从占领及改造日本的角度考虑汇率问题,视野局限于日本和远东地区的改造,这是造成国务院与军方在日元汇率问题上发生冲突的根本原因。最终,美国国务院得到了杜鲁门总统的支持,在日元汇率决策中胜过陆军部和盟总,确定日元兑美元汇率为360∶1,同时终止军用汇率及多重汇率,军方给予配合。1949年4月单一日元汇率的实施,为日本打下了对外贸易和经济复兴的基础。

  关 键 词:美日关系/日元汇率/军用汇率/商业汇率/远东战略

  标题注释: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专项工程“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档案资料收集整理及研究”(项目编号:16KZD020)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张士伟,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

 

  二战后美国对日本的占领与改造问题是美日关系史领域的一个重大课题。国内学者在非军事化和民主化改革等方面已取得较多成果,不过对于某些具体问题,如战后初期日元汇率问题,由于原始档案不易获取,所以相关研究并不充分①,但这并不意味着该问题没有价值。②对于战后初期日元汇率的确定,目前学术界的现有成果主要关注如下内容:其一,日本政府或社会对日元正式汇率的期待,日元汇率对于日本经济的影响和对日本融入世界经济秩序的作用;③其二,美国的占领负担、援助日本以及美国在日经济利益问题。④此外,部分研究在认识上还有谬误之处,如有的著述称日元兑美元360∶1的汇率由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后文简称盟总)财政顾问道奇(Joseph Dodge)制定。⑤总体来说,既有研究多从经济层面论述该问题,难以解释日元汇率在其确定过程中表现出的复杂性。本文基于关键档案资料,从更广阔的历史层面梳理战后初期日元汇率问题的来龙去脉,探讨其在美国远东战略转换中的地位和作用,从多角度阐释美国对于日本的占领及远东地区国际秩序的演变。

  一、美国国务院与盟总在日元军用汇率问题上的分歧

  二战后期,盟国开始规划占领并改造法西斯国家,以稳定国际秩序。源于占领的需要,日元汇率问题由此产生。1944年底,美国军队攻入菲律宾,逼近日本离岛和本土,陆海军要求国务院和财政部研究日本离岛的日元汇率问题。1945年1月,美国国务院提出对日本离岛实施10日元兑1美元(10∶1)的汇率,得到陆军部和财政部的支持。该汇率于4月初正式公布,⑥美国就此拉开确定日元汇率的序幕。随着前线的推进,日本本土日元汇率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美国负责经济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索普(Willard Thorp)认为,由于无法预知日本恢复正常贸易所需要的汇率水平,因此宜为日元建立两种汇率,一种为军用汇率,用于军队交易和统计,应先行设立;另一种为商业汇率,用于一般商业活动。⑦这一提议得到财政部的支持,日元汇率就此分为两种。

  在设定日元军用汇率的诸多因素中,最为重要的是有助于美国实现占领目标。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认为,在对日本实施有效占领之前,不宜为军队结算制定固定汇率,遂提出临时军用汇率的建议。由于此前美军应用于欧洲占领区的军用汇率高于商业汇率,严重影响了占领区内的经济活动,逐遭到广泛的批评。为避免重蹈覆辙,财政部倾向于在日本实施相对较低的汇率,如20∶1。美国国务院从两个方面考虑该问题:其一,从现实出发,汇率须能为军队提供充足的日元,有利于占领,因此20∶1的军用汇率较为合适;⑧其二,从长远来看,日元军用汇率和商业汇率应保持一定的平衡,若差距过大,美国则会被认为利用汇率掠夺日本,因此日本临时军用汇率宜维持离岛标准,即10∶1。⑨可以看出,美国财政部的建议有助于军队保持士气,但在国务院看来,汇率还是一个政治问题,以此促使日本经济走向稳定,以实现占领目标。同时,考虑到今后不可能提高军用汇率(意味着士兵手中的日元减少),国务院倾向于暂时采纳较高的汇率,然后再视情况降低。折衷之下,两部门协商设定临时日元军用汇率为15∶1,⑩并于1945年8月15日生效。(11)由此可见,日元汇率问题由位于华盛顿的国务院和财政部考虑,决策级别较高。美国设定军用汇率的同时,注重吸收欧洲占领区的经验,没有忽视应用于对外贸易领域的商业汇率,这说明美国对日元汇率有全局性的把握。可以说,从一开始,日元汇率就是事关全局的重要问题。

  日元汇率的决策由华盛顿当局做出,但其实施则由盟总负责。盟总更多地从占领需要而不是战略层面看待这一问题。出于缓解占领军经济压力的目的,盟总认为15∶1的军用汇率并不合适,因为日元军用汇率并不以世界市场上美元和日元的实际价值为基础,它与国际贸易无关,只是作为美元兑换为日元的一种指数,方便美军购买本地商品和劳务,理应随着时间的变化而调整。1946年11月初,盟总致信美国政府,要求自1947年1月起将日元军用汇率大幅调整为75∶1。(12)盟总的理由非常充分。一,占领军在日生活成本大大提高。据统计,从1945年8月到1946年8月,厨房餐具价格上涨895%,本地消费如电影、丝绸和珍珠等上涨473%,本地服务上涨529%。1美元在美国所能购买的商品,在日本需要25-250日元。考虑到1945年8月设定汇率为15∶1,那么此时相对应的汇率应为75∶1。(13)二,当前汇率使盟总在维持占领秩序方面临挑战。此时日元黑市价格比军用汇率低得多,约为70∶1。部分军人私下向日本人售卖军用物资,然后将获得的日元兑换为邮政汇票寄回国内,汇款额甚至超过他们在军队中的收入。仅1946年3月初,就有4名美国军官和7名日本人因在黑市交易日元而被捕,严重影响了士气和军纪。除盟总外,英国亦认为日元汇率过高是黑市猖獗的主要原因。(14)三,75∶1的汇率不会给日本经济带来严重通胀。占领军在日采购量月均约200万美元,最多也不会超过500万美元。在75∶1的汇率之下,这仅占日本商品月销量——据估计为180亿日元的2%,因而不会给日本经济带来消极影响。相反,拟议汇率将能大幅减少甚至消除部分美军非法出售美国商品的现象。(15)

  然而,美国国务院并不认为盟总的要求是一个重要问题。迟至1947年1月中旬,国务院才从经济方面进行驳斥,认为盟总夸大了事实。首先,尽管日本价格和工资指数与美国类似的指数有较大差距,但仍能计算出约25-50日元合1美元。以日本最为重要的出口项目生丝(占1946年日本出口总量半数)为例,其价格约为120日元每磅,而美国均价为7美元每磅,可计算出汇率约为17∶1。(16)其次,为计算日本日工资的增长情况,国务院选取四个基准年,与同期美国劳工部劳工统计局制造业平均时薪指数相比,日本日工资指数呈紧缩态势,结果是每一美元换算的日元多了数倍,但最多不超过25∶1。(17)最后,日本有两种批发价格指数——盟总经济与科学局研究统计处的官方批发价格(不包括农产品和食品)初级指数和日本银行官方批发价格指数。与相应的美国劳工统计局批发价格指数相比,这两类批发价格指数都呈紧缩态势,汇率不高于53∶1。(18)因此,在购买力平价、工资指数、批发与零售价格方面,除了个别情况以外,日元美元实际汇率几乎没有超过50∶1。

  与经济理由相比,国务院认为政治理由更为重要。美国欲实现占领目标,需要恢复与发展日本经济,同时考虑军用汇率与日后将要确定的商业汇率,使两者保持一定的差距。国务院还注意到,日本商品生产价格或成本并非影响日元汇率的决定性因素,有人欲高估日元,从而使日本不依靠外国贷款即能保持国际收支平衡。但过高估值日元可能会刺激不必要的进口,对于短期内外贸仍处于盟总控制之下的日本来说,这不是好事。(19)军方对此无动于衷。盟总强调,由于已经限定了军用汇率的使用范围,事实上它无法影响外币与日元的商业汇率,两者之间并无明显联系。陆军部表示支持,认为军用汇率仅限于占领军及其家属将美元兑换为日元,以应对当地物价上涨,在考虑到对日本经济的影响时,须考虑军用汇率的限制性目的。(20)

  1947年2月19日,美国国务院、陆军部、海军部三方协调委员会讨论日元汇率问题。对于军用汇率需要调整的事实,三方达成一致,但如何调整莫衷一是。国务院对盟总的主张提出了以下质疑:从占领军的角度看,盟总分析了占领人员的日常购买项目,但没有说明占领军在价格上涨近5倍的项目上的实际消费量,也没有说明它在总的生活成本中所占的比重,因此无法评估占领军总的生活成本,更无法横向比较美日两国的生活成本。此外,盟总忽视了如下事实:其一,过去一年,美国消费品价格上涨约20%,再加上1945年8月确定的15∶1汇率低估了日元,这部分抵消了当前军用汇率的不利影响;其二,虽然占领军及其家属的生活水平不应低于国内,但他们享有的种种福利——如军队提供的免费运输、低价餐饮、经济住所和军中福利社提供的低价商品等——大大降低了消费支出。国务院认为,不改变军用汇率也能实现盟总列举的主要目标。美国财政部建议,对军中福利社供应商提供补贴,继续降低福利社商品价格,同时鼓励占领军家属携带家庭设备(到日本),从而达到缓解占领军经济压力的目的。从经济的角度看,其一,盟总的占领目标之一是避免日本经济出现过度通胀,尽管军用汇率应用范围有限,但是军用汇率的急剧改变很可能使部分日本人丧失对日元的信心,从而使盟总更难以控制通胀。向日本注入占其全国销售额2%的现金量(约为日本一年货币流通量的5%)可能不会给日本经济带来灾难性的通胀影响,但占领开支将直接影响到占领军驻扎区域的物价水平。其二,虽然军用汇率不是商业汇率,但它已被应用于美元汇款和被遣返者所持外汇的兑换,日本亦有可能将其视作商业汇率的反映。如果75∶1的汇率得到采纳,就有可能被日本出口工业视为非正式的商业汇率。过高定价的日元会受到外国厂商以及日本进口商的欢迎,占领军期望购买的产品价格将会随着汇率调整而上升,从而抬高日本的整体物价,对日本经济产生破坏性影响。盟总官员认为,此时无法预测未来的日元汇率。但在日本和美国进行的研究表明,不同的产品存在广泛的差异,从生丝的15∶1到某些消费品的100∶1,如果汇率以当前进出口价格水平为基础,1日元定值为2-2.5美分是最合适的。(21)

  美国国务院主要基于汇率对于日本经济的影响做出决定,汇率调整与否对占领军生活影响不大。三方协调委员会因此决定:其一,委员会并不希望由盟总控制军用汇率,因为其政策很可能会抵销已经在日本施行的反通胀措施。应该在军用汇率与(未来确定的)商业汇率之间保留合理的差额。其二,军中福利社针对日本生产商的补贴项目和自美国扩大进口必需品的措施可部分实现盟总的目标。其三,军用汇率定为50∶1,足够满足占领军及军属的需要。(22)3月12日,盟总向日本发布命令,正式施行该汇率。

  可以看到,国务院从长远考虑汇率变动对于日本经济的影响,强调军用汇率与商业汇率的联系,决策稳健。50∶1的军用汇率维持了相对较高的水平,从而避免占领军的购买行为对日本经济产生过多负面影响,有利于占领目标的实现。而盟总仅从占领军生活的角度考虑日元汇率问题,忽视了它的全局性,无法说服美国政府,导致大幅调整军用汇率的愿望落空。调整后的军用汇率完全尊重了国务院的意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远东国际形势的变化。在这一阶段,美苏由合作转向冷战,中国内战亦已爆发,雅尔塔体系确定的远东格局出现了变动的风险。美国政府开始改变制衡日本的做法,欲使之在这一变动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汇率的调整绝不能导致日本经济的崩溃。

作者简介

姓名:张士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