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读书笔会
如何面对安倍长期执政?
2015年01月14日 13:40 来源:国际网 作者:刘华 字号

内容摘要:面对安倍政权长期化、日本面临诸多国内问题、日本对华政策存在不确定性、中日关系仍很脆弱,以及今后几年可能是中国改革发展“攻坚期”等背景下,面对安倍政权,中国也许可以做以下几件事:一,做好外交战长期化的准备,二,做好国际经贸战长期化的准备,三,做好东海、岛争等热点问题的危机管控和预案准备,四,从长远计,夯实对日关系基础,五,要重视培养“人”。这里一方面是中国对日打交道的人才,另一方面是要在日本社会培养更多了解中国的人。

关键词:执政;政权;中国;日本;修宪

作者简介:

  面对安倍政权长期化、日本面临诸多国内问题、日本对华政策存在不确定性、中日关系仍很脆弱,以及今后几年可能是中国改革发展“攻坚期”等背景下,面对安倍政权,中国也许可以做以下几件事:一,做好外交战长期化的准备,二,做好国际经贸战长期化的准备,三,做好东海、岛争等热点问题的危机管控和预案准备,四,从长远计,夯实对日关系基础,五,要重视培养“人”。这里一方面是中国对日打交道的人才,另一方面是要在日本社会培养更多了解中国的人。

  此次自民党大胜后,安倍挟此之势,将几乎可以确定拿下明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实现党首连任。这样,如果不出现突然辞职等意外,他将至少执政至2018年9月,也就是他的自民党总裁第二任期届满为止。从2012年12月上台,到2018年9月,共有将近6年时间,这在近年来的日本政坛无疑可算“长期政权”。

  那么,中国应当如何面对长期化的安倍政权呢?

  安倍要做什么?

  要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首先要看看,安倍接下来会干什么?经过此轮大选作为“洗牌”,安倍面临极为有利的政治局面:

  在国政层面,自民党掌握众参两院多数,执政联盟在众议院稳操三分之二优势,可以利用众议院优先地位通过和修改任何法律(除了宪法)、通过年度预算和各种补充预算等。由于执政联盟占据了众议院所有常设委员会委员长职务和过半数委员位置,反对党甚至已经无法影响国会审议的内容和程序,可以说被进一步边缘化。

  在党内层面:原本在9月改组内阁后,安倍因新内阁连续曝出的丑闻,地位略受冲击,隐隐出现动摇之势。但现在,大选结果巩固了安倍的党内地位,并且稳定了党内中间层对于他长期执政的预期。目前,党内已经没有能够公开挑战他的反对势力。

  在这种近年来前所未有的优势下,安倍的政策目标,大致分为如下几个方面:

  政治方面,最重要的是继续推动修宪进程。在大选结束后的记者会上,又一次提到了修宪目标。《每日新闻》在选后进行的调查也显示,80%的当选众议员支持修宪。现在仍不清楚的是,安倍打算用何种方式修宪?是继续铺路,在时机成熟时直接在两院启动修宪进程?还是继续走曲线道路,首先修改宪法第96条,进一步降低修宪门槛?无论选择哪条路,他现在拥有将近4年的时间,这期间足以进行各种政治运作。

  在政治上,安倍今后2年还要面对一系列具体议程,包括2015年春季的日本统一地方选举、2015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以及2016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因此,他在政局操作上也仍并非无所忌惮,仍需时刻避免支持率出现大的波动。

  经济方面,继续推动安倍经济学,特别是其中的结构改革。从此次大选的结果已经能够看出,安倍要维持自己的支持率,最重要、最有效的手段仍是提振日本经济。

  在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中,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都的确实现了“强心针”效果。但是,结构改革进展缓慢。这并不完全是安倍经济学本身的问题——日本经济患的是“慢性病”,要治疗起来,也必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且,类似于“高龄少子化”这样的病根,涉及一系列复杂的经济社会甚至文化问题,也不仅仅是简单的经济政策可以解决的。

  可以预计,为了给结构改革争取时间,安倍还将反复“开闸放水”,实施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就在10月,日本央行已经决定将明年的基础货币投放规模从原定的60万亿~70万亿日元增至80万亿日元。在此影响下,日元在现有1美元兑换120日元的基础上还将进一步贬值。

  外交方面,进一步加强美日同盟,并加强对东南亚、印度和非洲外交。安倍上台以来,在外交方面极为“尽心”,已出访了50个国家,这在近年来的日本首相中绝无仅有。

  接下来,安倍可能在今后1、2年再次推动日本“入常”(日本可能在2016年再次当选非常任理事国),并可能大力加强对东南亚外交,一方面利用菲律宾、越南等国牵制中国,一方面加强在东南亚投资,利用东南亚的市场、劳动力和资源为日本经济复苏补齐“要素”短板。

  军事方面,首先是在明年上半年完成两件大事——修改行使集体自卫权所需要的一系列法律;修改《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前者涉及到自卫队海外用兵的问题,后者涉及到美日两军在未来联合作战中的具体分工与合作方式。

  在这里,笔者特别想提到的是,关于今后几年日本军费的投资强度,其上限已经基本锁定,即在2013年“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中所规定的自2014年起5年24.67万亿日元(约合1.23万亿人民币)。这其中有可能以追加预算等形式小幅上浮,但大体不会超过这一范围。

  目前,中国军费为日本的三倍(以双方正式公布数据计算),考虑到日元贬值前景和中国军费的正常增长,至这一轮5年计划结束后(2019年),中国的军费可能达到日本的4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