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与政策
新时期儿童社会保护体系建设:背景、挑战与展望
2015年07月21日 20:05 来源:《社会工作》2015年05期 作者:李迎生 袁小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儿童;社会保护体系;权益保障

作者简介:

  摘要:儿童是国家和人类的未来,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资源之一。重视并加强儿童社会保护是当今世界的普遍趋势。毫无疑问,我国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在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儿童社会保护事业取得了值得肯定的成就。但就现状而言,我国的儿童社会保护体系建设尚存在种种缺陷与不足,制约了儿童社会保护事业的进一步发展,突出表现在儿童社会保护理念滞后,覆盖面严重不足,甚至尚未覆盖全部的困境儿童,保护形式单一、水平低、事前干预不足,责任主体不明晰,协调、整合机制未有效建立,社会力量参与不足,社会化监督、保障机制缺乏,发展不均衡、公平性不足,等等。因此,针对以上问题开展相应工作是健全、完善我国儿童社会保护体系的当务之急。

  关键词:儿童 社会保护体系 权益保障

  作者简介:李迎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社会政策理论与应用,北京 100872;袁小平,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博士研究生,南昌大学社会学系讲师,研究方向为社会政策,北京 100872

 

  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资源之一。我国政府历来重视对儿童的保护。进入21世纪后,中央政府一方面不断完善儿童保护的法律体系建设,2006年修订了《未成年人保护法》,2012年修订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扩大了儿童的保护范围。另一方面将儿童保护工作纳入政府的工作目标。2011年,国务院把促进儿童全面发展纳入“十二五”规划,颁布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2012年6月,国务院又批准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要求根据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切实保障儿童的生存、发展、受保护和参与的权利。同年1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继续坚持男女平等基本国策,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儿童福利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和困境儿童分类保障制度。2014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使每一个孩子都有公平的发展机会。在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儿童保护的观念日渐普及,建构较为系统的儿童保护体系也逐渐提至议事日程。

  一、加强儿童社会保护体系建设的背景

  当前,我国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现阶段提出加强儿童社会保护体系建设,不仅是基于儿童权益保障的内在要求与现实考虑,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前瞻之举。

  (一)经济增长及转型为加强儿童社会保护奠定了物质基础

  纵观人类历史,儿童照顾和儿童保护是文明社会最早萌芽的福利事业。①但是,在不同时代,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给予儿童的保护也不一致。我国从西周开始有“慈幼”的记载,《周礼地官大司徒之职》提出:“以保息养万民,一曰慈幼,二曰养老……。”②只不过限于当时低水平的社会生产力,对儿童的保护仅限于食物等方面。建国后,内务部就根据当时的经济情况着手建立社会救济制度,对孤残儿童进行收容救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保持着又快又好的发展势头,经济总量不断攀升。2009年,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3650美元,步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③2011年,我国的GDP总量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2013年,我国的GDP增长速度为7.7%,仍快于世界上的主要国家和地区,GDP总量也达到564916.25亿元。自2000年以来,我国政府财政收入每年都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2013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29143亿元④,这一数值是2000年(13395.23亿元⑤)的9.64倍,十余年间国家的财政能力显著增强。持续的经济增长及不断增强的政府财政能力,为儿童社会保护提供了物质基础。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用于社会服务的经费逐年上升,“十一五”期间的总支出达9156.8亿元,是“十五”期间的3.7倍。“十二五”期间的前三年(2011-2013)的支出已达10568.7亿元,超过了“十一五”期间的总和。

  (二)社会变迁及发展为儿童社会保护提出了新的要求

  改革开放使中国社会步入了大转型时期,全新的社会环境在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都对儿童社会保护提出了新要求,拓展儿童社会保护的边界和内容成为迫切需要。宏观层面,社会的变迁与发展在给儿童带来各种机会与资源的同时,也给儿童带来了各种风险,增加了儿童遭受伤害的因素和可能性。例如,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国出现了6102.55万留守儿童,其中近1/3农村留守儿童与祖父母一起居住,有205.7万的农村留守儿童单独居住。⑥“六普”数据显示,0-17岁流动儿童总量达到3581万,已经占城市儿童总量的1/4,全国儿童总量的l/8。⑦这些儿童均得不到父母的完善照料和教养。此外,我国的孤儿人数从2005年的57.4万上升至2010年的71.2万,五年间增长约24%;0-17岁的各类残疾儿童共504.3万人;截止2010年底,约有49.6万-89.4万儿童受艾滋病影响,他们也无法获得足够的社会保护。⑧再者,2013年我国有4011万户⑨家庭生活贫困,需要领取最低生活保障,这些家庭的儿童的生存权也受到威胁。微观层面,我国的家庭结构及其功能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均发生了重大变化。在多因素的冲击下,我国之前稳定的家庭结构开始出现松动,离婚率显著提升。2012年,全国共有310.4万对家庭离婚,是1979年的9.73倍。⑩由于父母离婚,单亲家庭的数量持续增长,大量儿童生活在不健全的家庭中,有些小孩甚至被离婚的父母遗弃而成为事实上的孤儿。根据北京师范大学儿童福利研究中心的调查,截至2011年12月,根据数据推算,全国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总数为57万(不包括父母双重残疾儿童)或58万(含父母双残疾儿童)。这些儿童的主体,是农村中父亲去世、母亲离家改嫁、事实无人抚养的儿童,占91%。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