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观察者
不必为北京感到难过
2017年03月20日 13:4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赵翰露 字号

内容摘要:作者李方说,几名同事辞职,卖了北京的房子要回老家。他由此缅怀那个一通电话就能召唤朋友来北京打拼的时代,并为现在高房价高生活成本、赶跑了外地人的北京“感到难过”。谁在为北京感到难过我在北京读书七年,深感北京是个宽容的城市。外地学生的北京是北京,本地老大爷的北京也是北京。李方说,北京的“城市生态正在塌陷”,并归因于“房价、糟糕的空气和拥挤的交通”,以及“失去开放和包容的心胸”——然而这两者并不能兼得,愈开放包容,城市资源将愈加紧张,房价会更高、地铁会更挤。愿祖国大地遍布北京虽然李方有点遗憾,但我的确喜欢李方的同事所做出的选择。想来,尽管一时半会为北京“感到难过”,但比起所有人都在北京做梦,人们更愿意看到的是,祖国大地遍布北京。

关键词:李方;感到难过;生活;学生;外地人;房价;老大爷;北京是;房子;毕业

作者简介:

  近几日,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篇名为《最近有点为北京感到难过》的文章刷屏了。作者李方说,几名同事辞职,卖了北京的房子要回老家。他由此缅怀那个一通电话就能召唤朋友来北京打拼的时代,并为现在高房价高生活成本、赶跑了外地人的北京“感到难过”。

  谁在为北京感到难过

  我在北京读书七年,深感北京是个宽容的城市。我的学校里京籍学生仅占一成。与上海学生占比近半数的复旦、交大相比,具体北方与南方、东部与西部,或者哪个省份与哪个省份的区别,远比“本地人”和“外地人”来得重要。在我们这群无知无畏、无法无天的学生心里,自己是天之骄子,五道口是宇宙中心;比起“下雪后就变成北平”的那个北京,更要紧的,显然是人人都操着标准和不标准普通话的中关村。

  毕业的时候赶上互联网创业潮起步,大多数同学或长或短,都在互联网企业待过。陡然增加的大量工作机会,与校园生活差异不大的新企业文化,让这份美好感觉延续了下去。很快,毕业生起薪20万元成了家常便饭,每个公司都在招人,每张咖啡桌都飞着“A轮”、“估值”,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前程似锦。李方说得很对,那些年里,“你只要带一条毛巾被来,你可以晚上从三截沙发睡掉到地上,这个城市都接住你。”

  事实真的如此吗?从三截沙发掉到地上,接住你的一般不是城市,而是地。李方的同事走了,正好是在“北漂”十年后。十年前大学毕业22岁,十年后32岁;十年前是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十年后有妻有子必须瞻前顾后。北京可能是变了,但更可能,改变的是你自己。冷冰冰硬邦邦的地,裹上毛巾被,就好像整个城市都在爱你——二十几岁这样想,是罗曼蒂克;三十几岁还这样想,可能是脑袋缺根筋。

  “那些年的北京,对我的北漂朋友们也真是友好。我不记得他们为了什么事情真正焦虑过。”不焦虑,不是因为北京,而是因为那些年,他们还年轻。

  谁在为北京感到难过?在哪里度过青春,都会一辈子惦念。对“北漂”们来说,北京是乌托邦,是桃花源。那么多人在转发,不是在为北京难过,而是在为自己曾经的激情、梦想和青春,感到难过。

  第一代移民肯定不容易

  读书的时候喜欢去南锣鼓巷,一家家小咖啡馆小酒吧讨人喜欢;但走在巷子里,总有人趿着拖鞋、穿着背心裤衩出来倒痰盂。那时候觉得煞风景,现在却觉得,谁煞了谁的风景,不好说。

  外地学生的北京是北京,本地老大爷的北京也是北京。外地学生的乌托邦,很可能是北京老大爷的噩梦。他们毕业后,需要房子,需要车子,需要光鲜亮丽的国贸N期,需要装得下文艺情调的南锣鼓巷。可这与老大爷提笼遛鸟的生活是矛盾的。是的,哪怕把老大爷们当作“老北京的生活气息”来观看,也是一种不尊重。

  这两天还有个笑话:清华毕业,买不起学区房——清华毕业都买不起学区房,还要买学区房做什么?网络上两种心态都常见:外地学生觉得本地房东坐享红利、无所事事是食利阶级;本地房东却觉得大量外地人涌入,“北京早已不是那个四九城”。如此针尖麦芒的割裂观点,本质上是城市有限资源如何在先来者和后到者之间分配的问题。

  李方说,北京的“城市生态正在塌陷”,并归因于“房价、糟糕的空气和拥挤的交通”,以及“失去开放和包容的心胸”——然而这两者并不能兼得,愈开放包容,城市资源将愈加紧张,房价会更高、地铁会更挤。

  在这个问题上,先来者和后到者,谁都不具备先天的道德优势。好比纽约、东京,大城市公平地给优秀的人机会,第一代移民肯定不容易。如果先来者打拼下来的东西都不能被保证,那后到者,还有什么可努力的呢?

  愿祖国大地遍布北京

  虽然李方有点遗憾,但我的确喜欢李方的同事所做出的选择。注意,他的一个同事,是“卖掉了北京的房子”,回到家乡。比起“买不起房只好回到家乡”,这显然是一种更理性、看得出是经过缜密盘算后的选择。

  他在北京可以过吗?当然可以。但可能,在家乡过得更好。走,无可厚非,不值得慨叹。

  近年来,不少媒体喜欢在“逃离北上广”上做文章,还渲染悲情气氛。寻求自身发展的人在城市间来去本属正常。考虑工作与生活、工作与家庭的平衡,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地方,更对整个社会有益。

  让人觉得“无奈”、“难过”,大抵是因为城市之间发展的落差。离开的“北漂”们感到难过,是觉得不公平——“全国资源都往北京倾斜”、“北京上海考大学比别的地方容易太多”——但自己无力成为获益者。而像李方这样的北京人感到“难过”,是因为觉得北京不再具有吸引力,不再是人们的梦想之地。

  但站在更高层次上想,也许只有北京不那么有吸引力了,才能让资源更公平地在各个城市间分布;当北京卸下重负,治好种种“大城市病”,才会重新又变成一个吸引人们的好地方。

  恰如网友“轻踏落叶”在李方文章下方的留言所说,“北漂”带走了大城市大公司的价值观与生活理念,或许会成为家乡发展的种子,推动当地文明的进步;他们离开,是一种“历史的优化选择”。

  这段留言点赞众多,被顶到最高。想来,尽管一时半会为北京“感到难过”,但比起所有人都在北京做梦,人们更愿意看到的是,祖国大地遍布北京。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