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发展社会学
发展社会学研究的困境
2014年09月30日 14:42 来源:《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杭州)2014年3期第100~108页 作者:杨建华 字号

内容摘要:发展社会学曾经辉煌,但由于“发展理论”研究中,发展的本体是什么,谁在发展,什么在发展,并不明确。同时,对中国发展社会学研究来说,中国社会发展的实践先于社会发展理论,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理论缺场,理论滞后于实践。因此,发展社会学研究目前出现了一系列的困境,主要表现在:作为发展社会学认识论基石的理性本身的困境,现代化理论二元两分范式的困境,研究对象与方法的困境。发展社会学研究的困境在呼唤着发展社会学的深化,呼唤着构建更具本土解释力的发展社会学,为社会发展提供理论指南,实现社会发展的理论自觉。

关键词:发展社会学;社会学研究;社会学研究方法;现代化理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建华,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主要研究方向为发展社会学、社会政策与社会问题。

  【内容提要】发展社会学曾经辉煌,但由于“发展理论”研究中,发展的本体是什么,谁在发展,什么在发展,并不明确。同时,对中国发展社会学研究来说,中国社会发展的实践先于社会发展理论,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理论缺场,理论滞后于实践。因此,发展社会学研究目前出现了一系列的困境,主要表现在:作为发展社会学认识论基石的理性本身的困境,现代化理论二元两分范式的困境,研究对象与方法的困境。发展社会学研究的困境在呼唤着发展社会学的深化,呼唤着构建更具本土解释力的发展社会学,为社会发展提供理论指南,实现社会发展的理论自觉。

  【关 键 词】发展社会学;社会学研究;社会学研究方法;现代化理论

  中图分类号:C91-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9092(2014)03-0100-09

  发展社会学理论经历半个多世纪发展,取得了丰富成果,出现了现代化理论、依附理论、世界体系理论、转型理论等流派。但总体来说,由于“发展理论”研究中,发展的本体是什么,谁在发展,什么在发展,并不明确。同时,对中国发展社会学研究来说,中国社会发展的实践先于社会发展理论,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理论缺场,理论滞后于实践。中国社会发展的实践缺乏系统有效的理论支撑与指导。目前中国的社会发展理论或者是照搬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发展理论,或者是浮于对中国社会发展现象的描述,流于简单和肤浅,游离于现实之外,对中国社会发展的特殊性和复杂性缺乏足够的认识,缺乏深层理论建构和深度解读,难以破解社会发展问题,陷于一种困境。

  一、发展社会学认识论基石的理性困境

  理性主义是发展社会学理论的认识论基础,在现代性发轫之际,启蒙思想家对人类的理性充满了信心,理性成为了衡量一切的价值观。“现代化”的本质就是理性,它以实现社会进步和人的解放为目标,旨在创造一个以理性为基础的、体现正义原则的理想社会。近代欧洲文明所取得的成果都是理性主义的产物。韦伯的核心思想就是关于现代社会是一种理性的社会,社会行动理性化贯穿韦伯全部学说。在他看来,人类历史演进和社会变迁就是社会生活的理性化过程,是人类行为从情感行动和传统行动不断转化为理性行动,尤其是理性化程度最高的目的合理性行动,是人类社会行动发展的运动方向,是现代社会的本质特征。韦伯按照他的“理想型”的社会研究构想,区分了四种社会行动的理想类型:目的合理性行动(也称工具合理性行动);价值合理性行动;情感的行动;传统的行动①。他将人类理性分为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他认为,支配目的合理性行动的理性是工具理性,支配价值合理性行动的理性是价值理性。工具理性主要是指选择有效的手段去达到既定目标,它是可以精确计算和预先算计的。价值理性(价值合乎理性的)主要是以支持或确定终极目标为主,而不计算现实的利益得失。它不以个人功利为目的,为了追求美德的、审美的、宗教的目标甚至可以牺牲眼前的利益。韦伯认为工具理性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成与发展中起到了突出的作用,理性催生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就是目的合理性日益发达、价值合理性相对衰退、整个社会越来越被功利色彩所笼罩的过程。但工具理性对于现代社会的强力侵入所带来的种种弊端也引起了韦伯的忧虑,他甚至把由日益理性化所带来的现代社会的庞大秩序称为合理的“铁笼”。但人们似乎并没有过多地注意到韦伯对工具理性的这种忧虑,倒是将工具理性与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融合起来,形成了工具理性的预设。

  工具理性强调个体在客观物质现实的制约下,如何通过成本-收益的核算,经过仔细的权衡估计,对可供利用的实现目标的手段进行优化选择。工具理性预设为经济发展与效益最大化提供了理论支撑。但它也带来了新的困境。第一个困境就是理性是有边界的。工具理性预设不可能解释所有的社会行为,“囚徒困境”就深刻揭示了人类的个人理性有时能导致集体的非理性。第二个困境就是理性内在地隐含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形式理性与实质理性的矛盾与分裂。理性主义的工具论价值导向致使世界现代化的进程陷入较为严重的发展困境之中。第三个困境是工具理性对价值理性的否定。由于工具理性取代了以往目的论的价值观,人们的生活虽然在物质上丰富了许多,但在精神上却处于盲目和茫然的状态,理性化发展最终就不得不陷入个人意义的丧失和自由的丧失悖论中。

  以工具理性为基础的发展理论使人类面临着危机,要解决现代化的危机需要对理性作出认真的反思,对理性的合理把握,使被肢解的理性重新恢复其完整的状态,使片面的工具理性回到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融合的理性主义上来,以此来扭转现代化极端物欲化的倾向,用价值理性引导工具理性而使社会朝符合人性与物性的方向发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