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完美治理:中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新目标
2020年09月16日 09:44 来源:《学海》(南京)2020年第1期 作者:杨立华 字号
2020年09月16日 09:44
来源:《学海》(南京)2020年第1期 作者:杨立华
关键词:完美治理;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完美国家;完美社会;治理现代化

内容摘要:

关键词:完美治理;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完美国家;完美社会;治理现代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建国70年和改革开放40余年之后,在国家和社会治理各方面都已取得伟大成就的基础上,要继续改进国家和社会治理,持续推进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伟大事业,有必要将完美治理作为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新目标。完美治理不仅有悠久深厚的历史渊源,也有丰富多彩的当代基础;它强调所有社会主体通过协同合作和持续不断的创新、改进来追求治理的永无止境的动态完美。提出完美治理,是持续提升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伟大进程的需要,是持续提升国家和社会治理水平和质量的需要,也是理论化当下治理实践并更好地指导实践的需要。推行完美治理,必须建立完美文化、完美信念、完美目标,必须实现美美与共、和合共生的完美境界,必须实现道器的完美统一,必须实行精式治理、科学技术治理、无限可能的治理和永恒创新的治理,必须建立完美制度。只有彻底为完美正名,切实推行完美治理,我们才能真正向建设完美国家和完美社会的完美目标不断逼近。

  关 键 词:完美治理;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完美国家;完美社会;治理现代化

  项目基金: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环境污染群体性事件及其处置机制研究”(项目号:14ZDB143)、国家社科基金重大专项“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研究:基于指标体系构建和绩效评估的问题诊断和对策分析”(项目号:18VZL001)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杨立华,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治理研究院研究员,公共政策系主任。北京 100871

  导言:完美治理的提出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社会,以及我们能够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社会,一直是政治学和公共管理学研究和探讨的核心问题。自从清末鸦片战争,中国正式进入近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以来,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什么样的中国社会,以及我们能够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什么样的中国社会,也一直是无数中国知识分子、各种仁人志士及政治和社会实践家们努力探索和奋斗的目标。特别是,建国70年来,中国在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征程上翻山越岭、披荆斩棘,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辉煌的成就。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远没有实现中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最终目标,我国当前国家和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也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总体上中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的长足进步是毋庸置疑的。就是当前很多严重的问题,大都也只是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会随着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不断发展,而逐步得到解决或改善。不畏浮云遮望眼,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勇猛精进,很多问题都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发展潮流、历史潮流、进步潮流,万流齐涌,滚滚向前,很多挫折、障碍和苦难,也都最终会大浪淘沙,烟消云散。看清这样的趋势,坚定这样的信心,继续斗志昂扬地埋头苦干,同时永远保持谦虚学习和开放合作的心态,我们的目标就一定能早日实现,这是当前我国各条战线上的理论家和实践者必须坚守的基本信念和行为准则。

  尤其是,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发展,我国国家和社会在各个方面的发展都已取得了巨大进步,积累了丰富经验,在这个时候,很多人自然会骄傲,会自满,会自大,会膨胀,会自以为是,会不求上进。所以,无论在任何时候,推进和实现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伟大事业的最大敌人都是我们自己。行百里者半九十,如果我们不能清醒地认识这一点,不能认识到最后一段征程的艰巨性,就很可能会在今后的征程中遭遇重大的甚至是不可挽回的挫折,给我们的事业带来极为严重的影响。因此,在实事求是地、客观地认识到我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的基础上,我们不仅要对当前的问题、困难和危险有清晰的认识,也要对未来征程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有充分的准备,同时还要在当前国家和社会治理经验、成就和近期的改善性小目标的基础上,提出更加高远和系统的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目标,而这个目标在我看来就是要实现永无止境的国家和社会完美治理的新目标。

  我们以前讲治理,就英文“governance”的原意而言,是指在国家和社会治理的过程中,不仅要突出政党、政府、政权等等的作用,也要强调各种社会力量,包括公众、社会组织、新闻媒体、专家学者、宗教组织、企业、公民个人等在国家和社会治理中的极端重要性,强调治理的参与性、民主性、全社会性等新特征。但是,后来我们也发现,并不是说强调了治理的社会性,就自动会达到良好的治理效果;也不是说有了社会性的参与后,一切治理的问题和矛盾都会自然解决。治理有好有坏,有成功也有失败。在各种各样的治理中,我们要追求和接纳的是好的治理,即“good或sound governance”,也就是“善治”。在这里,需要进一步强调的是,“好的治理”“善治”并不是静态的,更不是治理的“终点”或者“终结”,而只是治理的中间状态。在“好治”和“善治”之上,还有更好的、更完善的、更完美的治理。即使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到达最完美的终点,而且治理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永远有不断改进的需要和可能,但我们就是要不断地追求“更好的治理”“更完善的治理”“更完美的治理”,这也就是我在这里强调的,不断追求改进、改善的“完美治理(perfect governance)”。

  完美治理的历史渊源和当代基础

  完美治理的提出,并不是无根无由的“横空出世”。事实上,无论在我国古代,还是现代管理和治理中,人们都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强调了与完美治理相关和相似的观点和看法。

  (一)完美治理的历史渊源

  就“完美”一词的使用而言,宋代司马光在《太子太保庞公墓志铭》中指出:“至於庐舍饮食,无不尽心为之驱处,使皆完美。”明朝张居正在《山陵礼成奉慰疏》中也指出:“(臣)至即恭叩元宫,见其精固完美,有同神造。”当然,以上两处文献提到的“完美”主要是描述“庐舍饮食”和“元宫”之类的起居生活,并非直接用来描述国家和社会政治和治理。在中国古代文献中,也有直接使用“美”字来描述政治和治理的。例如,屈原就曾明确提出了“美政”的思想。他在《离骚》结尾处就曾高声唱到:“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荀子·儒效》中说:“儒者在本朝则美政,在下位则美俗。”汉朝王褒《四子讲德论》也说:“若乃美政所施,洪恩所润,不可究陈。”唐朝杜甫在《陪王侍御登东山宴姚通泉》则有“姚公美政谁与俦,不减昔时陈太丘”之句。《资治通鉴·汉纪八》中引述:“班固赞曰:孔子称:‘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信哉!周、秦之敝,罔密文峻,而奸轨不胜,汉兴,扫除烦苛,与民休息;至于孝文,加之以恭俭;孝景遵业。五六十载之间,至于移风易俗,黎民醇厚。周云成、康,汉言文、景,美矣!”这都说明,在中国,用“美”来描述政治和治理,不仅自古就有,而且也很普遍。

  有些时候,即使不是用“美”来形容政治和治理,也选择使用“善”“大”和“至”等与“美”和“完美”较接近的字来表示政治、治理理想或对较好的政治、治理、政令的评价。首先,与“善”相接,就有“善政”和“善治”的提法,表示好的、良好的政治、治理或政令。例如,就“善政”而言,《尚书·大禹谟》说:“德惟善政,政在养民。”《左传·宣公十二年》说:“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军之善政也。”《后汉书·臧宫传》说:“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南史·垣护之传》说:“木连理,上有光如烛,成以善政所致。”《新五代史·杂传·史圭》说:“[史圭]为宁晋、乐寿县令,有善政,县人立碑以颂之。”明朝唐顺之的《廷试策》说:“要之,官得其人,则善政行而天下蒙其福。”明朝宋濂的《碧崖亭辞》说:“[先生]学问富而德行脩,践扬中外,其善政盖章章云。”清代唐甄的《潜书·权实》说:“夫国有善政,而德泽不加於民者,政虽善,未尝入民也。”就“善治”而言,《道德经·第八章》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眾人之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董仲舒在《对贤良策》中说:“当更化而不更化。虽有大贤不能善治也。故汉得天下以来,常欲善治而至今不可善治者,失之于当更化而不更化也”。《资治通鉴·晋纪二十一》说:“引咎责躬,更为善治,省其赋役,与民更始,庶可以救倒悬之急也!”所有这些,都是明证。

  其次,与“大”和“至”相接,则有“大治”和“至治”的提法,表示非常好的、几乎完美或最完善的、最佳状态的政治、治理、政令,其中“至治”要比“大治”的状态更为完善、完美。例如,就“大治”而言,《礼记·礼器》说:“是故圣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晋书·天文志上》说:“星明大润泽,则天下大治;芒角,则祸在中。”宋代王安石在《上皇帝万言书》中说:“宜其家给人足,天下大治。”苏轼在《睡乡记》中说:“而天下大治,似睡乡焉。”明朝冯梦龙在《东周列国志》第七十八回中说:“孔子在中都大治,四方皆遣入观其政教,以为法则。”在《警世通言》卷一中亦说:“尧舜时操五弦琴,歌‘南风’诗,天下大治。”就“至治”而言,《尚书·周书·君陈》说:“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尔。”《吕氏春秋·览·审分览》说:“此谓之至治。至治之世,其民不好空言虚辞,不好淫学流说。”《贞观政要》卷十《论慎终》说:“贞观之初,时方克壮,抑损嗜欲,躬行节俭,内外康宁,遂臻至治。”贾谊在《论积贮疏》中也指出:“古之治天下,至孅至悉也,故其蓄积足恃。”这里的“至孅至悉”指的也是一种追求“完善”和“完美”的境界。

  另外,老子在《道德经》第十七章中说:“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这实际上是教导领导治理要从“侮之”“畏之”“亲而誉之”不断向“我自然”的“不知有之”至高境界迈进。还说:“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达,深不可志。”(《道德经》第十五章)这则指出了“为道”的至高境界。还说:“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也。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道德经》第七十一章)这则指出了“圣人”永不满足、永不停步的进取精神。所有这些都反映了好的领导者、为道者乃至圣人不断追求改进、完善和完美的情形。

  《礼记·礼运》也借孔子之口说:“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举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孰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这里,孔子对小康社会之上的大同社会的梦想和追求,实际上也是一种对更完善和更完美社会的追求,用在治理上,也反映了不断追求完善和完美的“完美治理”的某些思想。

  朱熹的《大学章句集注》第一章亦指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对这句话,可以有两种理解:如果把“亲民”看成是“新民”的通假,则这句话的大意是“《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正大光明的高尚品德,在于使人弃旧图新成为新人,在于使人达到最完善的境界”;但如果把“亲民”理解为“关爱人民”,那么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高尚的德行,在于关爱人民,在于达到治理的最高境界的善。”在这里,无论“至善”指的是人、还是治理的最高境界,都说明我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需要追求这样的善,而这样的善就是我们心中孜孜向往,虽然可能永远不能到达,但却在不断逼近的善。而在这样的“善”的指导下的治理,也就是追求“至善”或“完美”的治理。《大学章句集注》第一章还指出:“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在这里,从格物,到致知,到诚意,到正心,到修身,到齐家,到治国,到平天下,也是一个人的理想、境界和事业不断追求完美和完善的过程,也反映了完美治理的某些意蕴和追求。

  (二)完美治理的当代基础

  1.精益生产和精益管理。由于看到20世纪初由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创立的大规模生产流水线式的生产体制“还有改进的可能”,日本丰田公司带头探索了精益生产和精益管理方法。这一方法除了强调精简生产过程中的一切无用和多余的东西,强调与传统大生产方式不同的“多品种”“小批量”式混合生产,强调高质量、低消耗生产等外,事实上也强调了不断追求卓越、追求完美、追求改进和完善、追求精益求精、追求尽善尽美的生产和管理方式,强调了生产和管理实际上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精益求精的过程。精益生产和管理的精益原则是:价值、价值流、流动、拉动和尽善尽美。认为:“当各种组织开始精确地确定价值、识别出整个价值流、使得为特定产品创造价值的各个步骤连续流动起来,并且让用户从企业拉动价值时,奇迹就开始出现了。它表现为,在提供一个比以往更接近用户真正需要的产品时,人们也在无止境地不断地减少付出的努力、时间、场地、成本和错误。”①可见,这就是在追求尽善尽美。而追求尽善尽美的进步,就是要“完全识别流经一个完美的企业所引导的完美的价值流中的具体价值”。②而且,“追求尽善尽美的最重要的驱动力是透明度。”要让“在精益系统中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所有的事,因而易于发现创造价值的较好方法。”③所有这些,在事实上都含有本文所强调的“完美治理”或“完美管理”的某些要素,也是一种追求“完美”的生产和管理。

  2.精细管理和精细化治理。国内现在有关精细管理或精细化管理的讨论实际上主要有四个来源。第一个来源是基于上面提到的精益生产和精益管理方法,把精益管理的方法主要理解成精细,然后从精细的角度来讨论管理的精细化④。第二个来源是基于中国国内管理问题的讨论和企业管理实践产生的中国本土式精细管理方法。例如,在2004年,汪中求出版了《细节决定成败》一书,风靡全国,仅在12个月内就印刷了17次,销售逾百万册⑤。同时,中国著名民营企业海尔早在1989年就创造了OEC管理法(Overall Every Control and Clear),也就是全方位优化管理法。所谓O,就是Overall全方位;所谓E就是Every,又包括Everyone每人,Everything每件事,Everyday每天;所谓C,则包括Control控制和Clear清理。这一方法要求“每天的工作每天完成,每天工作要清理并要每天有所提高(即日事日毕,日清日高)”。其核心思想也可以概括为“精、准、细、严”四个字。精就是要精益求精;准就是要瞄准、准确;细就是要细化,要管理、操作、执行都细化;严就是要严格、严密、严厉,就是要严格控制偏差,严格执行标准和制度,严密监督,严肃纪律等等⑥。如果这一思想使用到政府中,则要求政府管理精细化⑦。当然,这些方法,不能说完全没有对国外管理研究和经验的学习。事实上,如追根溯源,也可说是受到了泰勒科学管理思想和世界各地先进管理方法(包括前面提到的精益管理)的影响。第三个来源是习近平对城市、社区等管理精细化的论述。例如,2017年3月5日,习近平在参加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城市精细化管理,必须适应城市发展。”⑧2018年6月,习近平在山东农村考察时指出,要“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把更多资源、服务、管理放到社区,更好为社区居民提供精准化、精细化服务。”⑨这些都反映了习近平精细化管理或治理精细化的思想。自此,城市精细化管理、社区治理精细化等等,在中国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研究和实践。第四个来源则是基于个人、组织等的直接性认识,从而强调管理的精细化。这个来源大都没有统一的认识,每个人和组织往往都强调不同的方面;但大体上都强调细节、细致、精确、精细、精致、认真、精益求精等观点。当然,当把上面这些精细管理的想法和治理一词以及治理理论联系起来,自然就有了精细治理或精细化治理的说法,主要强调的是在国家治理、政府治理、社会治理中要凸显精细思维⑩。同样地,如把精细换成精致,则也有精致管理、精致化管理以及精致治理、精致化治理的说法。

  3.精准扶贫和精准管理。2013年11月,习近平在湖南湘西十八洞村考察时,首先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概念和思想,指出:“扶贫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准扶贫,切忌喊口号,也不要定好高骛远的目标。”(11)2013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创新机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坚持“县为单位,规模控制、分级负责、精准识别、动态管理的原则”(12)。2014年4月2日,国务院扶贫办又发出了《关于印发〈扶贫开发建档立卡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开办发)[2014]24号),其中再次强调要对“贫困户和贫困村进行精准识别”,并再次强调了“县为单位,规模控制、分级负责、精准识别、动态管理”的原则(13)。2014年5月12日,国务院扶贫办又连同中央农办、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共七家单位,发布了《关于印发〈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开办发[2014]30号文件)。(14)该《通知》附件中的《实施方案》则进一步提出要:“通过对贫困户和贫困村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和精准考核,引导各类扶贫资源优化配置,实现扶贫到村到户,逐步构建精准扶贫工作长效机制,为科学扶贫奠定坚实基础。”同时,要“通过信息化建设,引导各项资源向贫困户和贫困村精准配置,提高针对性和有效性。”(15)自此,精准扶贫和与此相伴而来的精准管理思想,在中国得到了全面宣传和实践。2015年6月18日,习近平在贵州召开部分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时强调:“切实做到精准扶贫。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各地都要在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第一书记)精准、脱贫成效精准上想办法、出实招、见真效。要坚持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区别不同情况,做到对症下药、精准滴灌、靶向治疗,不搞大水漫灌、走马观花、大而化之。要因地制宜研究实施‘四个一批’的扶贫攻坚行动计划,即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移民搬迁安置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通过医疗救助扶持一批,实现贫困人口精准脱贫。”(19)2015年10月16日,在出席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时发表的主旨演讲中,习近平又指出:“中国将大幅增加扶贫投入,出台更多惠及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政策措施,在扶贫攻坚工作中实施精准扶贫方略,坚持中国制度的优势,注重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等六个精准,坚持分类施策,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17)可见,习近平提出的精准扶贫和精准管理思想,就是针对我国以前的粗放扶贫和粗放管理提出的,强调了扶贫和一般管理工作中的精准、精确的思想。是对我国精准管理思想的发展,同时也含有要求扶贫和管理工作不断完善、尽量做到最好的想法。而其强调精准、精确、不断完善、尽量做到最好的想法,也都和完美治理的某些内涵相一致。

  4.工匠精神和精品管理。2016年3月5日,李克强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自此以后,工匠精神在国内得到了广泛讨论。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18)学界和实务界都指出,工匠精神除强调崇高的道德修养、深沉的爱国爱民情怀、超凡的敬业精神、勇猛的创新勇气、高度的专注与坚持外,也特别强调追求精益求精和完美极致的钻研精神。《诗经·卫风·淇奥》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朱熹在《论语集注》中说:“言治骨角者,既切之而复磨之;治玉石者,既琢之而复磨之,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也。”《考工记》说:“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这些都是中国古代对工匠精神的生动描述,突出了人们对精品,乃至神品的追求。十九大报告也指出,“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19)总之,工匠精神和精品管理也都强调了完美管理的某些要素。

  5.完美管理、完美质量管理和完美社区。2008年出版的《完美全面产品管理》一书,除强调细分管理、适配管理、全面产品管理和全面质量管理外,也率先提出了完美管理(perfect management)的概念,主张在管理中追求全面的完美,追求不断的自我超越和美。“简言之,就是‘精益求精’和‘美益求美’。”(20)事实上,在摩托罗拉任职的工程师比尔·斯密斯(Bill Smith)于1986年提出的六西格玛(6σ或Six Sigma)管理策略,也强调通过收集数据和分析结果来减少产品和服务的缺陷到不超过百万分之3.4(亦即合格率超过99.99966%),这也是一种对几乎趋向完美的追求。我国的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也在实践中建立了“完美质量管理”模式,努力追求“零缺陷、零售后”的目标,始终坚持“对质量管理的仁慈就是对消费者残忍”,坚持“像修炼生命一样修炼质量。”(21)另外,在我国的社区治理中,也有不少地方开始尝试“完美社区”建设。例如,2013年下半年以来,湖南省常德市开展的“完美社区”建设,定位“桃花源里的城市”,不仅努力实现小区绿化、亮化、净化、美化,而且把居民对“完美”的理解——“现在的物质条件+过去的人际关系”作为努力实现的目标,提供精准服务,探索建设“智慧、健康、美丽、现代、幸福新常德”(22)。而就国家、城市或社会管理来说,广为人们称道的新加坡的管理和治理,也可算是不断追求完美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在那里,人们事事精益求精,追求尽可能地完美。例如,他们会在任何有可能的地方进行绿化、美化;因为雨天和阳光较多,他们就在很多地方的路边建造了为行人避雨、遮阳的长亭子;他们酒店浴室的用水温度甚至都有非常具体的温度刻度可以选择,不仅仅是我们常见的冷、热两个调水方向。凡此种种,都可以看作是对完美治理的某些内容的具体探索和实践。

  完美治理和已有观点的联系、区别及其新内涵

  (一)和已有观点的联系和区别

  和上面所提到的已有的各种管理、治理的相关提法和观点相比,完美治理既可看作是对这些已有观点的综合和继承,也可看作是对它们的进一步发展和发扬。

  具体而言,虽然司马光等提到“完美”一词,但那里的完美主要用来描述一种达到极致、极端美好的起居生活,未能涵盖“完美治理”所强调的国家、政府、社会以及各种组织和事务的各种类型的治理;而且,其完美也还只是一种静态的“自以为是”的状态,不是“完美治理”所强调的一种真正的、全面的完美,更不是不断追求创新、改进、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动态完美。

  屈原等“美政”的提法,虽使用了“美”来描述好的政治、政府、政令、政府管理等状态,但其“政”的概念主要指国家、君主和政府等的活动,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强调国家、政府、多种社会组织及民众共同管理的治理;而且,其“美”的概念同样不仅没有达到强调极致和极端美好的、真正的、全面的静态完美的程度,更没有达到“完美治理”所强调的不断追求创新、改进、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动态完美的程度。

  《尚书》等的“善政”的提法,用“善”来描述政治、政府、政令、政府管理等的状态,但“善”最多也还只是好的,还不是“完美”的,更不是不断追求改进、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动态“完美”;而且,其“政”所讲的最多也只是政治、政府及其活动,还不是强调国家、政府、所有社会组织和民众参与的现代“治理”概念。

  老子等提出的“善治”也还是指好的管理。首先,它还是只用“善”强调了管理等的好,没有强调其“完美”,更没有强调不断追求创新、改进和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动态“完美”;其次,它虽然使用了“治”字,但其“治”也只是指一般意义上的国家、政府和官员的管理活动,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治理”概念。

  《礼记》等提出的“大治”及《尚书》等提出的“至治”,虽然使用了“治”字,但仍然强调的是国家、政府和官员的一般管理及其达到的状态,只不过用“大”和“至”来描述了比“善治”之“善”更好的管理状态,而且“至”要比“大”还要好些,表示达到了几乎不可能再继续改善的地步。但是,完美治理却强调,任何治理,在任何时候,都是可以持续改善的,治理没有“至”和“最终”的境界,只有不断追求完美的更完美的境界。

  至于上面提到的《道德经》《礼记》和《大学章句集注》中的其他论述,则都没有提出明确的管理概念,只是从不同的侧面和角度强调,无论在领导、为道、圣人,还是个人修养、社会管理、国家管理、天下管理等方面,都需要坚持永不满足、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进取精神。

  精益管理方法虽然含有一些不断追求“尽善尽美”的“完美”的含义,但它还没有明确提出不断追求完美的观点,也没有系统的完美管理思想;而且,其讨论主要集中在从汽车行业开始的生产领域和工业管理领域,针对一般管理的系统性论述较缺乏,更没有系统地针对国家、政府、社会等管理的论述,亦没有针对现代意义上的“治理”的论述。

  精细管理和精细化治理虽然在管理和治理的概念使用上较全面,但重点强调的是管理中的细节、精细等,最多是精致,没有涵盖管理和治理的更多内容,更没有涵盖完美所强调的全方位的内容,亦更没有强调对精细或完美的永无止境的追求。

  精准扶贫和精准管理则主要强调了扶贫和管理(也可以包括治理)的精准性,也就是精确性、准确性、精密性等,含有静态“完美”所强调的一些内容,但其本意不是去强调更广泛意义的所有可能的完美,重在突出“精准”;而且,它也没有强调对“完美”的持续不断的、永不止境的追求。

  工匠精神和精品管理固然强调了工匠的一些不断追求完美和精品的精益求精的精神,突出了追求“完美”的一些含义。但其重点在于突出“工匠”和“精品”,既不强调完整意义上的完美概念,也不强调一般意义上的管理和治理。

  完美管理理论、完美质量管理实践和完美社区建设实践都使用了完美的概念。首先,就完美管理理论而言,其“完美”和“完美治理”所强调的“完美”是一致的,但它所强调的“管理”则和这里所强调的“治理”不同。因此,可以将“完美治理”理论看作是,在治理理论的大背景下,对“完美管理”理论的进一步发展。而且,虽然当时提出了“完美管理”理论,但论述还不是非常具体、深入,通过对“完美治理”的深入研究,也可进一步弥补“完美管理”理论发展不足的问题。其次,就完美质量管理实践而言,它主要是一种企业实践,还没有上升为系统的理论;而且,它重点强调的是质量方面的管理,不是所有方面的管理,更不是不断追求创新、改进和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动态完美管理;还有,它最多强调的也只是一般管理,而不是涵盖国家、政府、社会、公众等所有社会主体的系统“治理”。再次,就完美社区建设实践而言,它强调了完美,并在社区管理和治理上实践了完美的初步理念,但它也还只是一种基层实践,缺乏系统的理论支撑,也没有形成有价值的理论;其完美也不是真正的、全面的完美,更不是持续追求创新、改进和改善的动态完美,只是借用了“完美”的词汇,突出强调了自认为重要的社区建设的几个方面;而且,它也只关注社区——这一管理或治理的狭小对象,而非管理或治理本身。

  (二)完美管理所强调的新内涵

  在分析了已有观点和完美治理的联系和区别之后,这里就可以更加明确清晰地确定“完美治理”的新内涵了。首先,“完美治理”的“完美”不仅指在特定时空背景和条件下对各种好的可能性的最大程度的追求,即对特定背景和条件下的一时一地的静态“完美”的全面追求,而且指要持续不断地追求一切可能的动态“完美”,持续不断地对已经达到的“完美”进行创新、改进和改善,持续不断地追求更好和更完美的状态和境界,永无止境,永不停歇。其次,“完美治理”的“治理”不仅指一般意义上的管理,不仅指对各种组织和个体(包括政府、企业、各种社会组织、社区、家庭、个人等)及其事务的管理,也指对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系统管理,而且其管理的主体不仅包括各种传统的管理者(例如,企业的企业家和管理层、国家和社会的政府),而且包括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包括被管理者、社会、社会组织、社区、企业、专家学者、宗教组织、国际组织等等)。举例来说,就企业管理而言,其管理主体不仅包括企业董事会、经理层、其他各种管理层,也包括企业员工、客户、顾客、社会、社区、新闻媒体、专家学者及企业行为所涉及的其他各种可能的主体。就国家和社会管理而言,其管理的主体不仅包括国家和政府等传统组织,也包括各种社会组织、企业、公众、专家学者、新闻媒体、宗教组织、国家组织等等。

  因此,整合起来,“完美治理”就是国家、政府、企业、社会或各种社会组织、公众、专家学者、新闻媒体、公民个体等等各种社会主体通过协同、协作或合作的方式共同对相关事务进行的不断追求创新、改进和完善的,永无止境的、精益求精与美益求美的管理。

  完美治理的必要性和基本内容

  (一)完美治理的必要性

  1.完美治理是持续推进我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伟大进程,真正建设可持续发展和完善的完美中国和完美社会的需要。前面已经指出,经过建国70年及改革开放40余年的发展,中国国家和社会建设在诸多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这些伟大成就虽然值得大书特书,但绝不能成为我们固步自封的借口。实事求是地讲,虽然我们目前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还远没有完成中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整体任务;就是有朝一日最终实现了这一任务,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建设也必须进行持续的改善,只有不断追求永无止境的完美中国和完美社会建设,才能不断逼近我国古人所梦想的大同世界和大同社会。但即便到了那时,我们仍必须持续对国家和社会进行改进和完善。邓小平曾经指出:“切不可过分夸张自己的成就,切不可把我们的事情说得太美满了。说得太美满,看得太简单,这一点反映到我们的宣传工作上,就是把我们的国家描绘得如何漂亮,好像现在什么苦难也没有了,剩下的就是享福了。有些干部脑子里想的是,我革命那么多年。国家现在也建设起来了,应该满足我的要求了。实际上我们的困难很多,我们面临的问题比过去更加复杂。”(23)直到现在,我们也不是做得好得不能再好了,所以我们还要追求完美,还要继续前进。这是第一层含义。同时,他也说:“我们要面对国家的现实,在建设当中考虑经济、实用、美观。这个问题周恩来总理在一九五三年就讲过。有些同志讲美,美当然是好的,大家都是愿意美的,但是应该在经济实用的条件下,在可能的情况下照顾美观,实在不大美也就算了,等到将来富裕了再来讲美,今天主要讲经济讲实用。”(24)在今天,我们还没有做得最好,我们还必须在继续追求完美的基础上不懈前进。但是,今天和过去相比,我们也确实相对富裕一些了,也可以在经济和实用的基础上,再多点对好和美的追求,可以做得更经济、更实用、更美好些,这也是可以的,这也是适应社会发展的新需要,这就是第二层含义。否则,我们就不能更快、更好、更美地推进我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伟大进程,不能早日实现建设可持续发展和完善的完美中国和完美社会的伟大梦想。

  2.完美治理是持续改进我国国家和社会治理水平和质量的需要。应该说,经过建国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发展,中国的国家、社会和各方面的治理水平和质量都有了极大的提高。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当下的很多治理水平和质量还不是很高,甚至说还非常一般,亟待提高。例如,我们的道路虽然已修得四通八达,但很多路的设计、施工和使用都非常不科学、不适用、不人性化,不仅常常导致交通拥堵,也埋下了很多安全隐患;很多地方的排水设计更是落后,以至下点小雨也会变成“水漫金山”。其实,只要我们多用点心,把各方面都再做得更好些,这些问题都可以较好地解决。再比如说,我们的地铁站也都修得不错,但一进去总是显得很压抑,甚至很多地方都像迷宫一样。其实,在空间一定的情况下,使用一些视觉的原理,完全可以使地铁空间更开阔;采用更科学、合理的设计,完全可以使地铁更便捷。很多高楼大厦表面上修得大气磅礴,但总是缺乏美感,而且质量也总是饱受诟病。即使再高档的所在。仔细看总是有很多地方做得非常粗糙、非常马虎、非常不干净、非常不便捷。我们的国家、政府和社会治理也都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总之,我们的道路可以更高质量、更科学、更好用;我们的大楼可以更坚固、更美观、更实用、更人性化;我们的小区可以更干净、更美丽、更便利、更和谐、更民主、更充满活力;我们社会可以更自由、更开放、更活泼、更和谐、更安全、更民主;凡此种种,都需要我们在完美治理理念和方法的指导下,持续创新、改进和完善。

  3.完美治理是对当下各种管理和治理实践进行理论综合、提炼和发展,并用明确和系统的理论更好地指导实践的需要。毛泽东讲:“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合一观。”(25)基于历史和当前丰富的与完美治理相关的诸多内容。为了综合、提炼和发展这些分散在不同时段、方面的零散的治理实践,总结经验和教训,以形成更为系统和综合的认识和理论,也有必要提出完美治理的概念,发展系统的完美治理理论和思想。同时,这一思想的发展,也会反过来进一步推进现实中的各种有关完美治理的实践,提高其认识和理论水平,改正其缺点,优化其方法,并在实践的基础上,形成新的经验,发现和解决新的问题,更进一步地推动完美治理理论和思想在新实践总结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完善,并进一步指导更好的实践。这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实践论和认识论,是毛泽东所强调的“辩证唯物论的知行合一观”。而要实现这样的知行合一,在当下首要的就是在已有观点和实践的基础上,概括性地提出完美治理的概念,并对其进行初步的系统性和理论化分析。同时,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继续指导实践,并在实践的基础上继续优化和发展理论,才能真正为我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理论和实践做出更大的贡献。

  (二)完美治理的基本内容

  1.建立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完美”文化。毛泽东指出:“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26)还说:“至于新文化,则是在观念形态上反映新政治和新经济的东西,是替新政治新经济服务的。”(27)因此,如果说中国社会确实具有胡适先生所痛心疾首的“差不多”文化的话,要实行完美治理,首先就必须反对这种“差不多”文化,以及与这种文化相关的一切得过且过文化、马马虎虎文化,而建立和形成一种全国所有地方、全社会所有人都不断追求改进、完善和完美的“完美”文化。形成这样的文化,有了这样的氛围和环境,我们在治理的思考、设计、决策、行动、评估等方面,才会真正不断地追求精益求精、美益求美。否则,一切秉承“差不多”就行的原则,一切都得过且过,能将就则将就,从不用心,从不较真,就绝不会有一点点完美,更不会有不断追求改进、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完美。因此,要在一国实行完美治理,就必须在一国形成追求完美的文化;要一个组织实行完美治理,就必须在这个组织形成追求完美的文化;同理,在一个企业、一个社区、一个家庭,乃至任何一个人,都是如此。

  2.建立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完美”信念。《墨子·修身》说:“志不强者智不达。”王阳明在《教条示龙场诸生》中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林肯也说:“喷泉的高度不会超过它的源头,一个人的事业也是这样,他的成就绝不会超过自己的信念。”美国的乔·桑塔亚那也指出:“哥伦布是凭着信念发现了新大陆,绝不是靠航海图。”(28)邓小平说:“没有这样的信念,就没有凝聚力。没有这样的信念,就没有一切。”(29)同样地,任何管理和治理的实行和推行,也需要信念和价值的支持和支撑。因此,除了在整体上形成一种完美治理文化之外,要实现完美治理,无论治理的主体、能动的客体,还是其他所有人和组织,在治理的思想和文化以及治理实践中必须形成一种不断追求改进、完善和完美的“完美”信念。要把完美也作为一种至高无上的价值和信念来进行追求,要在骨子里有股坚持完美的精神、骨气和勇气,要把追求不断改进和完善的完美信念作为自己永恒的价值追求,并以此来开阔自己的眼界,激荡自己的思考,砥砺自己的行为,评估行为的结果。否则,没有这样的信念,即使偶尔心血来潮来点所谓的完美,也不会是真正的完美,全面的完美,持续的完美,更谈不上不断追求持续改进和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完美。

  3.树立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完美”目标。德鲁克在《管理实践》中说:“任何一个其绩效和结果对企业的生存和兴旺有着直接和举足轻重影响的领域,都需要有目标。”(30)在完美治理中,完美是国家、社会和其他一切治理的目标,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范围、任何背景、任何阶段、任何时刻,都应该将完美作为治理的目标,总要想得、做得比原来更好些、再好些,并把这些作为目标,并在达到这一目标之后,继续要想得更多点,做得更好些,追求持续的改进和完善。因此,在完美治理中,治理即使具有一时相对稳定的目标,这个目标总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得到不断优化、不断完美,并在达到这一目标后,不断设定和追求新的更完善和更完美的目标。这就是完美治理的目标的完美性和动态性。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完美治理也是目标不断改进和完善的治理,是永远不断积累和发展的治理,是动态的治理,是永无止境的治理。

  4.理解美和完美的独特性、多样性和适应性,实现美美与共、和合共生的“完美”境界。主张完美治理,并不意味着主张一种千篇一律的治理。就像美是多样的,需要“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31);完美也是多样的,在不同国家、不同社会、不同组织、不同人、不同情境、不同时代那里,完美往往可能不一样。这就首先需要我们理解完美和美的独特性和多样性,容许和寻找适合特定对象的特定的真正的、实质性的美和完美,这又是美和完美的适应性。不符合特定要求、不适应特定需要的美和完美,就不会是真正的完美。但是,无论是哪种完美,都必须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都必须相互尊重、互相理解、相互协调,最终才能真正实现美美与共、和合共生的完美境界。2019年5月15日,习近平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也指出:“坚持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每一种文明都是美的结晶,都彰显着创造之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相通的。我们既要让本国文明充满勃勃生机,又要为他国文明发展创造条件,让世界文明百花园群芳竞艳。”(32)《论语·子路第十三》也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坚持完美治理,就必须坚持和合共生的完美治理,否则以一种所谓的完美压制另一种完美,就不但不会是完美,反而会是假、恶、丑。

  5.实现上道与下器、战略与战术、境界与方法的“完美”统一。《周易·系辞》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但在完美治理中,要实现真正的完美,就不仅要有深邃的思想、远大的战略、宏大的视野、开阔的眼界,而且要有精密的技术、灵活的战术、细致的观察、周密的行动;实现上道与下器、战略与战术、境界和方法的“完美”结合与“完美”统一。很多人以前常粗略地认为,日本文化相对追求精细,较关注战术和技术,而较忽视大道,轻视战略和境界,而中国文化则相对较痴迷追求大道,较关注战略和境界,却较缺乏精细,较缺乏对战术和技术的不懈追求。这固然是不太正确的,但这两种倾向的划分在很多方面却是确实存在的。因此,在完美治理中,就需要克服这两个极端,真正实现完美的统一。否则,如果只关注大道、战略和境界的完美,看得很透,说得很好,但却不能落到实处,不能有下器、战术和方法技术的支撑,最终只会沦为空谈;反之,如果只关注下器、战术和方法技术,忘了大道、战略和境界,就会闹出坐井观天、以管窥豹的笑话,也会导致南辕北辙、因小失大的恶果。《庄子·养生主》中的“庖丁解牛”的故事讲到,当庖丁为文惠君解完牛之后,“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这就是道和技的完美结合。总之,只有上下、大小、远近、道器、道术、道技等等完美结合和统一,才能真正实现国家、社会、政府和各方面的完美治理。

  6.在一切治理中,贯彻“精式”思维,实行“精式”治理。完美治理中的完美不仅仅是从狭隘的“美”的角度来理解治理的。这里的美,包括一切真、善、美,一切真实美好的东西。这里的美,可以是质量、效率、安全、实用,可以是仁爱、自由、平等、幸福,可以是富强、文明、民主、和谐,可以是精益、精细、精准、精确、精到、精致、精美,可以是真实美好的一切东西。如果我们认同上面关于道器的划分,如果说完美的文化、信念、目标等还只是完美治理的“道”的层次的安排的话,在国家、政府、社会治理的一切方面中,彻底地实行和贯彻精益、精细、精准、精确、精到、精致、精美、精益求精的“精式”思维和“精式”治理,就是完美治理的一个重要的“器”或“技”的层面。否则,光喊完美的口号,却在实际和现实的行动、行为、操作中连最起码的精益、精细、精准、精确、精到、精致、精美等做不到,还谈什么完美,还谈什么精益求精,还谈什么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永无止境的完美?因此,虽然我们前面所提到的精益治理、精细治理、精准治理以及可能的精确治理、精到治理、精致治理、精美治理等等,都还不是完美治理,但却是完美治理操作的部分内容和应有之意。因此,做到和实行这些“精式”治理,可以为我们更好地推进完美治理奠定基础。

  7.使用一切科学和技术,创造一切可能的科学和技术,实行真正的“科学技术”治理。马克思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邓小平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33)我们要实行完美治理,要推进中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也要依靠科学技术。而且,事实上,完美治理在很多方面要真正做到完美,除了具有完美的文化氛围、追求完美的信念、完美的目标等等外,在其他很多方面,都离不可科学技术的支持。没有科学技术的支持,在很多时候,我们就不仅不能想象、甚至想到完美,也不能真正做到、真正实现完美。科学和技术不仅能为完美治理提供工具和支持,也能为完美治理提供新的视野、新的视角、新的想象和新的可能。大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维护、人民福祉的保障,小到一个社区、一个学校、一个单位、一段公路、一件小事的管理和处理,要达到完美治理,没有技术的支持和支撑,也都几无可能。举例来说,我们现在要完美地保护国家安全,维护边疆安宁和国家主权,没有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创新,没有科学技术的支持和支撑行吗?不行!我们现在要建设完美社区,要实现社区建设的法治化、社会化、智能化、专业化等等,没有科学技术的支持和支撑行吗?同样不行!因此,可以说,没有科学技术的支持,不认真发展和使用科学技术,就不能真正推行完美治理,也不可能真正实现中国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宏伟目标,不能真正建设成我们念兹在兹的完美中国和完美社会。当然,我们也必须时刻记住,科学技术的主人永远是人,也只能是人,要永远让科学技术为人服务,而不能让人为科学技术服务,甚至为科学技术所绑架、所奴役。

  8.追求一切可能性,且不放过任何可能性,实行“无限可能”的治理。世界存在无限的可能,治理也存在无限的可能。既然完美治理是不断追求改进、完善和完美的治理,那也就意味着完美治理是追求一切可能性且不放过任何可能性的治理。这种可能性,不仅表现在一切可能的目标、力量、资源、路径、方法、技术等各种方面,也表现在一切可能的结果、创新、改进、完善、完美等各种方面。这也就是说,在完美治理中,我们要调动一切可能的力量,使用一切可能的资源、通过一切可能的路径、方法和技术等等来实现一切可能的目标,实现一切可能的结果、创新、改进、完善和完美;这就使完美治理本身也变成了具有“无限可能”的治理。理解、寻求、拥抱乃至积极主动地创造这种可能性,是完美治理的本质含义,也是其最重要的治理原则。德鲁克有一本书,其英文原名是“The Last of All Possible World”,中文直译应是《最后的所有可能的世界》,但中文却将其翻译成了《最后的完美世界》(34);姑且不论这一翻译是否得当,但也确实揭示了“所有可能”“无限可能”和“完美”之间的关系,值得我们深思。

  9.坚持创新思维,不断进行创新,实行“永恒创新”的治理。要实现完美治理,实现一切可能的治理,就必须在一切治理中,时刻坚持创新思维,不断进行实质性创新,从而实现“永恒创新”的治理。没有创新,就不会有完美;没有创新治理,也就没有完美治理。任何事情和任何治理,如果因循守旧,不敢越雷池一步,就不会有创新,自然也就不会有完美。完美治理就是在不断坚持创新思维和不断进行实质创新的基础上获得的。举例来说,全世界几乎所有飞机机场的安检都是前置的,在顾客一进机场拿到飞机票之后就进行,安检完之后,顾客就可以进去购物、用餐、休息,直至等待登机。这个程序大家也都觉得理所当然。但是,在新加坡的机场,安检却不是在进机场拿到飞机票之后就进行的,而是在旅客进了机场,购物、用餐完备之后,在临到登机口进行的。这就是创新。这种创新,相对于传统的安检来说,确实提高了安全程度。当然,新加坡的方式也不能说就是最完美的,我们还需要持续创新。这就是“永恒创新”的治理,也就是完美治理。当然,创新必须是真正的、有益的、实质性的创新,而不能是为了创新而创新。同时,创新要发挥丰富的想象力,必须是富有想象力的创新。爱因斯坦也曾说:“想象力远重于知识;知识是有限的,想象力却拥抱整个世界”。(35)因此,也可以说,没有想象力,就没有创新,也没有创新治理和完美治理。

  10.建立持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完美”制度。邓小平说:“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36)完美治理也是一样。要实行完美治理,必须有能够有效推行完美治理的制度;没有这样的制度,即使偶尔有一点完美治理,也不会是持续的、制度化的完美治理。只有制度,才能保证完美文化的建设得以实现及延续;只有制度,才能支持完美信念的形成和坚持;只有制度,才能指导完美目标的设定和实现;只有制度,才可以为实现上道与下器、战略与战术、境界与方法的“完美”统一。为实行“精式”治理、“科学技术”治理、“无限可能”的治理和“永恒创新”的治理保驾护航;总之,只有制度,才能支持和保障完美治理得到更好地实行。因此,完美制度的设计与运行,必须考虑到治理文化、治理信念、治理目标、治理战略、治理战术、治理方式、治理方法、治理科学、治理技术、治理创新等诸多方面。当然,完美治理的制度和制度设计本身也有个完美治理的问题,也需要持续改进和完善。

  结论:通过完美治理建设完美国家和完美社会

  在当今中国社会,完美一词实际上已经有点被污名化了。我们总是不能讲完美,如果一提完美,人们总是有两种自然的反应:一种说,什么完美,世界上哪有什么完美,怎么可能有完美;要有也只有不完美,不完美是真,完美是假。这种说法,就反对静态死板的完美来说是对的,但是却没有看到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动态的完美,在反对静态和死板的完美的同时,也把追求不断改进和完善的动态的完美一起打进了死牢。这就不仅打击了人们持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思想和作为,也在事实上变成了得过且过、马马虎虎、差不多先生和马大哈的帮凶。这一点,我们必须认识到。还有一种,则是一提到完美,就想到或把这归之为完美主义,且认为完美主义有害的、错误的,必须坚决反对,这么一来,也把不断追求改进和完善的一切可能性给抹杀了。事实上,这种将完美和完美治理等同于完美主义是完全错误的。正如前面指出的,完美治理的完美绝不是完美主义。我们平常所说的完美主义实际上不是真正的完美,是狭隘的完美,是以管窥豹的“完美”,是井底之蛙的“完美”,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完美”,是扭曲、病态和虚假的“完美”,怎能是真正的完美?所以,提倡完美治理,也必须将完美治理和完美主义区分开来,并旗帜鲜明地反对那些狭隘、扭曲、病态、虚假的完美主义。总之,要落实和推行完美治理,首先必须为完美正名,首先要将完美从污名化的泥沼中拯救出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完美,理解完美治理,并真正实行完美治理。

  著名管理学学家德鲁克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两个有关“完美”的故事(37):一个讲一位19世纪最顶尖的意大利歌剧作家威尔第,当人们问他为什么在80岁时还不辞辛苦写了一部难度极大的著名歌剧《福斯塔夫》时,他说:“我作为一名音乐家,毕生都在追求完美,可完美总是躲着我。我觉得自己完全有义务再试一次。”也正因为这种毕生追求完美的精神,才使威尔第成了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歌剧家。一个讲的是古希腊最伟大的雕塑家菲迪亚斯的故事。他在公元前440创造的一组神像即使历经2400多年的风雨,仍然耸立在雅典帕台农神庙的屋顶。当时,雅典城的司库在给他付款的时候却认为,由于神像立在雅典最高山的屋顶,人们只能看到神像的前面,看不到其他侧面,所以不能付给他所有侧面的钱。但是,菲迪亚斯却说:“众神看得见它们。”也正是这种“众神看得见它们”的追求完美的精神,才造就了伟大雕塑家菲迪亚斯和他最伟大的作品。今天的中国,我们正在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伟大征程上阔步前进。我们所创造的又何尝不是一件伟大的,甚至更为伟大得不知多少倍的作品;我们所有参与这一治理的人,又何尝不是和威尔第与菲迪亚斯一样的歌剧家和雕塑家?如果我们也能有他们那种毕生追求完美的精神,也有他们那种“众神会看得见”的完美的信念,我们就一定能真正理解完美治理,真正实行完美治理,并在国家和社会治理的伟大征程上,翻过一座又一座大山,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创造出真正完美的国家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伟大杰作,建设成真正的完美国家和完美社会。总之,提出完美治理,就是要强调,我们不仅要追求“善治”“精治”,还要在“善治”“精治”的基础上继续追求“美治”,追求永无止境的“完美之治”。

  注释:

  ①②③[美]詹姆斯·P.沃麦科、[英]丹尼尔·T.·琼斯:《精益思想——消灭浪费,创造财富》,商务印书馆,1999年,第27、404、27页。

  ④例如,刘晖:《精细管理的含义及其操作》,《企业改革与管理》2007年第4期。

  ⑤汪中求:《细节决定成败》,新华出版社,2004年。

  ⑥温德诚:《精细化管理浅谈》,《管理与财富》2005年第3期。

  ⑦汪智汉、宋世明:《我国政府职能精细化管理和流程再造的主要内容和路径选择》,《中国行政管理》2013年第6期。

  ⑧习近平:《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央广网,2017年3月5日。http://china.cnr.cn/gdgg/20170305/t20170305_523637510.shtml,。

  ⑨习近平在山东考察时强调“切实把新发展理念落到实处 不断增强经济社会发展创新力”,《人民日报》2018年6月15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8-06/15/nw.D110000renmrb_20180615_2-01.htm。

  ⑩例如,蒋源:《从粗放式管理到精细化治理:社会治理转型的机制性转换》,《云南社会科学》2015年第5期。

  (11)《习近平的“扶贫观”:因地制宜“真扶贫,扶真贫”》,人民网,2014年10月17日。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1017/c1001-25854660.html。

  (12)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创新机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的意见》,《老区建设》2014年第1期。同时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网站: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5895/201401/163033.html。

  (13)国务院扶贫办:《关于印发〈扶贫开发建档立卡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http://www.cpad.gov.cn/art/2014/4/11/art_50_23761.html。

  (14)参见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http://www.cpad.gov.cn/art/2014/5/26/art_50_23765.html。

  (15)《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施方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印发〈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施方案〉的通知》附件,参见国务院扶贫开饭办公室:http://www.cpad.gov.cn/art/2014/5/26/art_50_23765.html。

  (16)(17)《习近平论扶贫工作——十八大以来重要论述摘编》,《党建》2015年第12期。

  (18)(19)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7年10月18日),《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20)杨立华:《完美全面产品管理——社会结构和管理的产品分析》,北京大学出版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552页。

  (21)张佩玉:《追求零缺陷完美质量管理——格力电器质量诚信的故事》,《中国标准化》2019年第1期。

  (22)王杰秀、付长良、李鄂辉、丁朋:《创新社区治理的常德模式》,《社会治理》2017年第1期。

  (23)(24)邓小平:《今后的主要任务是搞建设》,《邓小平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62、268页。

  (25)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96-297页。

  (26)(27)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663-664、695页。

  (28)胡元斌主编:《中外名家心理教育格言与故事》,辽海出版社,2012年,第31页。

  (29)邓小平:《用坚定的信念把人民团结起来(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九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90页。

  (30)德鲁克:《管理的实践》,齐若兰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9年,第63页。

  (31)费孝通:《“美美与共”和人类文明》,《费孝通论文化自觉》,费宗惠、张荣华编,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62页。

  (32)习近平:《深化文明交流互鉴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商业文化》,2019年第5期。

  (33)邓小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274页。

  (34)[美]彼得·德鲁克:《最后的完美世界》,机械工业出版社,2019年。

  (35)George Sylvester Viereck,"What Life Means to Einstein:An Interview by George Sylvester Viereck",in: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Column 1)(p.17,p.110,pp.113-114,p.117),Indianapolis,Indiana:Saturday Evening Post Society,1929 October 26,p.117.

  (36)邓小平:《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九八○年八月十八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33页。

  (37)德鲁克管理学院:《管理学大师德鲁克7段人生经历:如何实现自我突破?管理者必读》,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IFylDiy。

作者简介

姓名:杨立华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