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中国社会理论研究评述(1949-2019)
2020年02月20日 11:47 来源:《社会学研究》2019年第6期 作者:赵立玮 陈涛 字号
关键词:社会理论;社会学恢复重建;中国社会理论;

内容摘要:

关键词:社会理论;社会学恢复重建;中国社会理论;

作者简介:

  摘 要:本文是对社会学恢复重建以来中国大陆学界社会理论研究的简要评述和分析。本文认为,对国内外社会理论传统的整理和译介、系统而深入的专门研究以及“中国社会理论”的多方面探索构成了中国社会理论研究的主要领域,其中所取得的成就与存在的不足可谓瑕瑜互见,尤其是在创建“中国社会理论”方面尚任重而道远。

  关键词:社会理论; 社会学恢复重建; 中国社会理论;

  20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革,其广度和深度并不亚于晚清以来的所谓“千年未有之变局”。遗憾的是,失去“生存权”的中国社会学未能直接参与、观察和研究这场伟大的变革,未能见证和分析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一种新型社会的产生及变迁过程。不过,当中国社会于三十年后再度开始“巨变”,刚刚获得“新生”的中国社会学恰逢其会,和由“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变革一起经历了相互见证和共同成长。

  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早期确实有较浓厚的“补课”色彩。社会理论1是社会学学科的理论基础,对重建中国社会学学科具有重要意义,对其进行“补课”也因此显得更为紧迫。大致而言,“补课”资源主要来自两个方面:西方社会理论一直是社会学学科发展的主要理论基础,在与国际学界“隔绝”了三十年之后,恢复重建的中国社会学界首先急需了解社会学学科的发展状况,尤其是西方社会学研究的进展;另一方面,社会学在中国虽然是舶来品,但在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已得到长足发展。经过几代学人的努力,中国早期社会学在引介国外(主要是欧美)社会理论以及运用这些新的研究视角探讨中国自身思想传统、现实问题等方面都获得了丰硕成果,因此,接续和发扬这一重要传统自然成为恢复重建的要务。虽然中、西两种智识维度都是中国社会理论研究自社会学恢复重建以来的着力点,但相较而言西方社会理论仍占据更为重要的位置;不过,近十余年来,以中国早期社会学为抓手对中国传统社会思想和中国传统社会开展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其前景颇为可期。

  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四十年来,中国社会理论研究也大致经历了从最初侧重引介和翻译国外主要社会学理论学说与流派及人物到注重更专业和深入的研究、从以西方社会理论为重点到日益重视阐发中国自身的历史传统思想、从基于文本的社会理论研究到开展基于中国经验的理论化探讨等变化。不过,需强调的是,上述说法并不意味着某种绝对历时性的发展,而是应被视为在不同时期研究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事实上这些不同的侧重点共存于当今的社会理论研究之中。2

  下文将从几个方面就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四十年来的社会理论研究略做综述,但由于篇幅所限,所涉文献太过庞杂,而选择和评价的标准亦难以拿捏,因此主要讨论具有创新意义并对社会理论研究具有某种积累和推进意义的研究。本文也因之难免挂一漏万,当不得周全之论。

  一、译 介

  在恢复重建的早期,对国外社会学文献的引介和翻译工作具有关键意义,也构成了当时社会理论研究的重要内容。在这方面必须提及苏国勋先生主导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理论研究室3和该室编辑出版的《国外社会学》刊物,后者在长达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刊发了大量范围广泛的关于国外社会学的译文和介绍性文章,4一度成为国内研习者了解和学习西方社会学及社会理论的主要窗口,吸引了一大批研习者选择投身于社会学和社会理论研究,对国内社会学学科的发展尤其是社会理论研究的推进做出了无法替代的贡献。

  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国内出版界也开始出版社会理论译著,如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等侧重学术著作出版的出版社和一些高校出版社等。一些出版社还专门策划出版社会理论的翻译丛书,如苏国勋先生主编的“社会理论译丛”(上海人民出版社)和“社会学名著译丛”(商务印书馆)以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社会理论译丛”等。此外,如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和“现代性研究译丛”、北京三联书店的“文化:中国与世界”系列丛书以及“学术前沿”丛书和“社会与思想丛书”、译林出版社的“人文与社会”丛书、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的“世纪人文系列丛书”等,虽非专门的社会理论译丛,但包含大量重要的社会理论著作,影响广泛。不过,这类译作虽在数量上已达可观程度(现在每年仍有不少相关译著出版),但在翻译质量、作品选择、主题策划以及对相关领域著作的系统性、完整性、代表性等方面的把握存在诸多问题,显得杂乱无序,使其本应产生的学术和社会影响力大打折扣。

  我们不妨从众所周知的社会学古典“三大家”入手,简要考察这些最重要的社会理论家其著作的中译情况。考虑到马克思、恩格斯著作中译工作的特殊性,仅以韦伯和涂尔干为例。韦伯著作的中译至今仍是制约国内韦伯研究的重要因素,涂尔干著作的中译情况则相较而言好得多,促进了近年来国内涂尔干研究的较快发展。如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该著1987年的中译本(北京三联书店版)可谓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以来第一部影响深远的社会理论译著,但该译著本身存在较明显的问题。迄今,这部名著已有多个中译本,但其或因译文质量不高,或因所依据的版本存在问题,始终未令人满意。目前国内使用率较高的韦伯著作中译本是由康乐、简惠美翻译的《韦伯作品集》。在德文《韦伯全集》(历史考证版)即将完成并已成为国际学界研究韦伯的权威和标准文本的情况下,中国学界应当对此给予充分重视,尽快推出以德文《韦伯全集》为底本的、可靠的中译本,解决迄今仍无一套比较系统的、译文质量可靠的韦伯著作中文版的尴尬处境,以促进国内学界的韦伯研究,缩小与国际学界韦伯研究水平的差距。涂尔干的著作相对而言没有韦伯著作那么复杂,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渠敬东的主导和推动下,涂尔干的主要作品基本上都有了较为可靠的中译本,2019年商务印书馆将推出的收录涂尔干主要作品的十卷本《涂尔干文集》展现了国内在社会理论著作翻译方面的重要成就。

  其他重要社会理论家的著作中译情况更是不容乐观,如齐美尔的著作虽已有多部中译本问世,其所著《货币哲学》甚至存在多个中译本,但译文质量问题颇多;帕森斯的大量著作至今仍无中译本,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经济与社会》中译本错讹颇多,《社会行动的结构》中译本也因翻译缺乏专业性而难以信赖。现当代的重要社会理论家如福柯、哈贝马斯、布迪厄、卢曼、吉登斯、贝克、鲍曼、布希亚/鲍德里亚等等,其作品尽管近年来颇受出版社青睐、译本较多,但在译文质量、作品的系统出版规划等方面依然显得有些杂乱无章、良莠不齐。

  社会理论家们的著作是社会理论研究的基础文本,如无较系统、完整、有代表性和可靠的中译本,相关研究的进展和提升必然受到严重制约;而相关著作翻译的积累也是衡量学界研究水准的重要指标。四十年来,我们在这方面的努力虽然有一定的成果和积累,依然远远不够。

作者简介

姓名:赵立玮 陈涛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