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中国减贫四十年:基于历史与社会学的尝试性解释
2019年12月30日 09:09 来源:《社会学研究》(京)2018年第6期 作者:李小云 徐进 于乐荣 字号
关键词:减贫四十年/经济增长与减贫/社会文化与减贫

内容摘要:

关键词:减贫四十年/经济增长与减贫/社会文化与减贫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中国四十年的减贫之路一方面是具有普遍性意义的经济社会转型的突出成就,另一方面也是在中国特色的国家、市场和社会的交织互动模式驱动下,贫困人口把握发展机会、走出贫困的独特发展叙事。这一过程凸显了中国共产党“初心”理念的主导作用,也显示了改革开放条件下经济发展对于减贫的重要作用。中国四十年的减贫之路是在经济社会发展与国家主导的扶贫行动共同推动下,在中国特有的“家国”世界观和乡村社会关系条件下发生的农村贫困人口社会意义的再生产过程。这一过程体现了现代性、小农生产方式和乡村社会关系的交织作用。小农生产方式和乡村社会关系与中国特有的政治文化共同构成了中国四十年减贫的政治社会机制的假设。中国四十年的减贫既是具有一般性意义的发展故事,也是凝聚着中国政治、社会、文化特色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在当代发展实践中的典型呈现。

  关 键 词:减贫四十年/经济增长与减贫/社会文化与减贫

  过去的四十年,中国在改革开放理念推动下实现的经济社会转型是中国历史和全球发展进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成就。正如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时代,这是我国发展的新的方位”,“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又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习近平,2017)。大规模的减贫是中国进入这个新时代的重要指标之一,也是人类在20世纪、21世纪的发展进程中取得的最为重要的文明成果之一。按照中国政府原初确定的满足温饱的贫困线衡量,中国农村贫困发生率从1978年的30.7%下降到了2007年的1.6%(详见表1);按照中国政府2011年新确定的收入绝对贫困线衡量,中国农村贫困发生率从1978年的97.7%下降到了2017年的3.1%(详见表2)。按照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以2011年不变价格每人每天1.9美元的购买力平价衡量,中国农村的贫困发生率从1990年的66.6%下降到了2014年的1.4%(详见表3)。按照新的农村贫困标准,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推动下的精准脱贫攻坚,使得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在短短的几年中从1亿多人迅速下降到3000万人左右。中国数亿贫困人口在改革开放中摆脱了贫困,或在精准脱贫攻坚的推动下即将告别农村绝对贫困的发展叙事,集中体现了具有广泛而深刻世界意义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很显然,讲好中国的减贫故事除了需要把握经济增长和减贫关系这条主线,更重要的是要把握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中国政治制度和体制以及中国的社会文化在减贫尤其是在彻底消除农村绝对贫困过程中的独特作用。对于中国减贫的理论研究除了贫困研究学者从贫困的变化等方面来解释(汪三贵,2008)以外,对于中国四十年大规模减贫的诠释主要融汇在对于中国发展模式的讨论中,解释往往呈现二元性。一是中国发展的特殊论,认为中国发展不具有普遍意义(Sachs,2003);二是中国发展的一般性,即认为中国的发展是自由主义发展的案例(Huang,2008;张五常,2009)。中国的改革开放,从很多方面看都具有一般意义上的制度变迁性质,但又具有鲜明的特色(蔡昉,2018)。毫无疑义,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中国就不可能有数亿人口摆脱贫困。但同时,很多与中国几乎同时进行市场改革的国家都未能取得像中国这样的减贫成就,这个事实也说明中国的减贫存在一个历史的、自身内在的逻辑。

  本文首先介绍中国四十年来农村贫困的变化;其次就实现大规模减贫的历史基础展开讨论,以便全面呈现中国减贫过程的历史景观;接着将围绕贫困人口如何把握改革开放提供的发展机会和制度变革的激励这条主线,从贫困人口借助国家、市场和社会交织互动所形成的社会机制,并以其日常社会实践突破贫困结构这一假设出发,分析贫困人口如何摆脱贫困。文章最后将对中国减贫的主要经验作简要讨论。

  一、中国贫困状况的四十年演变

  中国长期以来都是以农民和农村为主体的社会。除了最近十多年来伴随着快速的城镇化、城镇贫困问题不断呈现以外,中国的减贫主要表现在农村的减贫上。因此,除特别说明,本文所涉及的中国贫困主要是指中国农村贫困。同时要指出的是,贫困是多维度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发展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为了集中呈现过去四十年的贫困变化,本文将主要围绕收入贫困的变化展开。

  国内外贫困研究和减贫政策的制定大多基于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的概念。1901年英国学者朗特里出版了《贫困:城镇生活的研究》(Poverty:A Study of Town Life)一书。他提出,贫困是指一个家庭无法用自己的收入维持其最低的生理需要的状态(Rowntree,1901),这就是我们通用的以收入衡量的绝对贫困的概念,目前广泛使用的收入贫困线主要来源于这个概念。中国政府于1985年首次制定了中国的农村贫困线。国家统计局将人均营养标准确定为每人每天2100大卡,然后根据20%的低收入人群的消费结构测算出满足这一标准所需要的食物量,再按照食物的价格计算出相应的货币价格。据此,1985年中国的农村贫困线被确定为206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07)。该贫困线先后于1990年、1994年和1997年进行了重新测定,其他年份的数据则使用农村居民消费指数进行更新。但是基本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这个标准是农户用于食物的支出达到85%,所以这一时期的贫困线基本上是一个极端贫困线。尽管1985年之后基于206元标准的贫困线做过调整,但均属于名义增长,从1985-2005年,中国农村的真实贫困线一直处在200元左右(李小云等,2016)。从表1可以看出,1978年之前按照可变价格估算的贫困线是100元左右,贫困人口有2.5亿人,贫困发生率为30.7%;1985年可变价格下的贫困线是206元左右,贫困人口下降到1.25亿。7年间贫困人口减少了一半,年均减少贫困人口1700多万人,贫困发生率从30.7%下降到了15%。这是中国减贫历史上按照这一贫困线计算贫困人口减少最多的阶段。按照这一标准,到2007年,中国农村的贫困发生率已经降到了1.6%。至少从数字上说,2007年以后中国农村的绝对贫困就基本消失了。然而,1985年确定的贫困线是一个极端贫困线,实际上是温饱线。客观地讲,按照这一贫困线所展开的扶贫行动只能覆盖一小部分真正的贫困人口,大量的贫困人口都未被统计在内。按照世界银行1990年采用的国际贫困标准每人每天1美元进行比较,当时中国的农村贫困线按照购买力平价换算约为每人每天0.7美元,中国农村贫困标准以汇率换算则只相当于0.25美元(王萍萍等,2006)。事实上,用低于国际标准25%-70%的贫困线与其他国家的减贫成就在客观上很难对比,宣传中国的减贫成就也就很难具备说服力。中国政府也注意到中国农村贫困线偏低的事实以及国际比较的问题,并于1998年开始测算新的贫困标准。但这一标准并未取代原有标准,而只是在2000年按照低收入标准公布,主要是用于监测刚实现基本温饱的贫困人口的动向并进行国际比较,在扶贫政策中只作为参考,并未按照这个标准配置扶贫资源。

  1985年制定的贫困线主要有两个考量:一个是中国贫困人口数量巨大,国家没有财政能力覆盖全部的贫困人口,在不具备经济实力的情况下做出不切实际的承诺,一旦无法兑现会严重影响政府信用;另一个是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条件下,通过较低的极端贫困线直接聚焦极端贫困人口,符合扶贫的道义和公正立意,可以做到“触底扶贫”,保证扶贫能从当时客观情况下最有需要的群体开始。制定贫困线是中国治理农村贫困的重要政策工具。贫困线的“触底扶贫”原则对于扶贫效率非常重要。因为,贫困线越高,包含群体的数量就越多,权力分配的垂直性就越大,排斥最贫困群体的现象就越有可能出现。即使2011年重新确定贫困线,中国政府仍然依据这一原则。2012年以来实施的基于贫困线和其他相关指标的建档立卡制度,就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富裕群体的“挤入”和穷人的“漏出”。

  2011年,中国政府制定了2011-2020年新的农村贫困标准,以2010年不变价2300元为基数。这个标准不仅满足了2100大卡的食物摄取,也满足了每人每天60克的蛋白质需求;同时,基于60%的恩格尔系数,对于高寒山区的贫困人口统计采用1.1倍贫困线标准(王萍萍等,2015)。2008年,世界银行调整了贫困标准,极端贫困标准从每人每天1美元调整到了1.25美元。中国新的农村贫困线相当于每人每天1.6美元(王萍萍等,2015),虽然这一新贫困标准低于世界银行一般贫困标准(每人每天2美元),但是首次超过了世界银行采用的极端贫困标准(每人每天1美元)。按照这个新标准,中国的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7.70亿人下降到了2017年的3047万人,贫困发生率从97.5%下降到3.1%(见表2)。

  尽管不同的贫困线下贫困人口的变动数据不同,尤其由于贫困线估算的方法不同,也造成了数据的差异。例如,中国按照相当于1.6美元的贫困新标准测算的1990年的贫困发生率为73.5%,而世界银行2015年将极端贫困标准由1.25美元调整至1.9美元,根据这一标准,1990年中国的贫困发生率则为66.6%。可以看出,虽然中国新的贫困线在绝对数值上低于国际贫困标准,但中国实际的贫困人口数量并没有被低估。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新的贫困线与世界银行的贫困线所包含的内容不同,事实上,中国新的农村贫困线相当于2.12美元/日(吴国宝,2017)。不论是采用低的贫困线还是高的贫困线来衡量,中国自1978年以来农村贫困人口减少的绝对数量都是巨大的。尤其是采用新的贫困线来衡量时,截止到2014年,7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了贫困。但是,使用不同的贫困线,不同时期减贫的业绩也是不同的。按照低的贫困线计算,1978-1985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的数量最多,年均减少1600多万人;而按照新的贫困线计算,1978-1985年中国农村年均减少贫困人口1400万人,而2010-2017年则年均减少1900万人。如果考虑到1978-1985年和2010-2017年这两个阶段中国经济结构的益贫程度和收入不平等程度,2010-2017年间的减贫业绩应该是历史上最大的。

  中国的减贫成就不仅表现在过去四十年的历史进程中,也体现在与其他国家的比较上。如表3所示,采用世界银行1.9美元极端贫困线来比较各国贫困变化,中国1990年贫困发生率为66.6%,到2013年下降到了1.9%。同一时期,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贫困发生率从55.1%下降到了42.3%,南亚地区贫困发生率从44.4%下降到了15.1%,巴西从21.6%下降到3.8%,印度尼西亚从58.8%下降到7.9%,减贫成绩都无法与中国相比。

作者简介

姓名:李小云 徐进 于乐荣 工作单位: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