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作为学科的历史社会学?
2019年12月30日 09:02 来源:《天津社会科学》2019年第3期 作者:郭忠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时下,不少学者从“学科”的角度来讨论历史社会学,甚至明确使用“作为学科的历史社会学”“历史社会学作为一个学科”的说法①。在笔者看来,历史社会学是不是或者在多大程度上已成为一个学科,目前仍属需要讨论的问题。

  一

  把历史社会学看作一个学科,首先以明确什么是“学科”为前提。从时序上看,“学科”是在现代社会条件下产生的概念,近代西方知识体系的分化对于“学科”观念的产生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古代尽管也存在“学科”的说法,例如北宋孙光宪在《北梦琐言》卷二中记载:“咸通中,进士皮日休进书两通:其一,请以《孟子》为学科。”但此“学科”与当今之学科没有多少共同之处。现代部分学科也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出现,包括政治学、伦理学、美学、逻辑学、动物学、物理学、天文学等,但亚里士多德只是对诸多领域的知识进行过开创性论述,在他的意识里并不存在类似于当今时代的学科观念。从根本上说,学科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产物,得益于近代以来多种力量的推动。比如,近代西方宗教改革确立了人本主义和理性主义的世界观,从而为人类理性地认识世界奠定了基础;近代工业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所催生的多元世界体系,为现代学科体系的建立提供了社会基础;近代自然科学的发展导致知识分工日益细化等。学科是基于人们对特定领域的认识而形成的相对独立的知识体系,是人类认识分化的体现。作为一个学科,必须满足以下三个基本条件:

  第一,“元问题”的设置。学科以“元问题”的存在作为前提。所谓“元问题”,也就是学科旨在解决的基本问题。缺少“元问题”,学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依据,因为不针对社会基本问题的学科即使建立起来也不具有长久的生命力。每一个学科都必须存在至少一个“元问题”。例如,亚里士多德把政治学的元问题设置为追求某种最高和最广的“善业”②,反映了古典伦理政治学的视野。随着近代以来社会世俗化的发展,政治学的元问题也发生了改变。在美国行为主义政治学代表哈罗德·拉斯韦尔看来,政治学的元问题就是“对权势和权势人物的研究”,政治学研究的是,在尊重、收入、安全等价值中,哪些人得到最多,何时和如何得到③。马克斯·韦伯把社会学的元问题设置为“解释性地理解社会行为、并且通过这种办法在社会行为的过程和影响上说明其原因”④。安东尼·吉登斯则认为社会学是“对现代社会或工业社会的现代性问题,也就是现代社会的特征和动力学问题”的探讨⑤。尽管学科的元问题可能存在争论和出现变化,但任何学科都必须有其元问题,而且元问题还可以再分解出若干核心问题。一个学科越是成熟,对于学科元问题的认识也就越趋于一致。

  第二,基础概念和基本理论的供给。一个学科必须拥有其独特的概念体系,并且基于其概念体系而形成独特的理论体系。如果没有核心的概念和理论,也就很难称得上是学科。概念的重要性在于,它是“推理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步骤”⑥。举例来说,我们可以把权力、国家、民主、政党、自由、阶级、正义等看作政治学的基础概念。这些概念还可以衍生出众多次生概念,例如权力可衍生出专断性权力、基础性权力、经济权力、意识形态权力、军事权力、国家权力、政府权力、领袖权力等。以这些概念为基础,可以建构出各种政治学理论。以民主为例,有古典民主理论、代议民主理论、精英民主理论、多元民主理论、经济民主理论、协商民主理论、参与式民主理论、监督式民主理论等。这些概念和理论在政治学的知识之树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位置。这一点对于社会学而言也一样,我们可以把共同体、系统、社会、家庭、个体、行动、结构、秩序、分工、冲突等看作社会学的基础概念。基于这些概念,形成了诸多社会学理论,比如涂尔干提出的社会分工理论、机械团结理论、有机团结理论,吉登斯则建立了“二重性结构化理论”(structuration theory)等。概念是承载学科大厦的建筑之砖,理论则是形成学科大厦的建筑之墙。概念与理论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学科独特的知识体系。

  第三,人才培养与学科共同体的建立。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是学科的两大基本使命。学科不仅必须以自身领域为基础提供深刻的知识,而且还必须培养各层级的人才。各个学科都是以元问题为基础,将元问题分解成若干核心问题,在核心问题的基础上建立专业。专业一方面体现了学科内部的知识分工,另一方面则构成了人才培养的基本单位。另外,一个成熟的学科还必须建立起相应的学科共同体。这种共同体体现在学会的成立、期刊的出版以及其他象征符号的制定上。

  二

  尽管较为宽泛意义上的历史社会学可以追溯到孟德斯鸠、休谟、马克思、托克维尔、涂尔干、韦伯等思想家那里,但带有学科意识的历史社会学的发展却是20世纪中期以后的事情。只有到20世纪60年代之后,历史社会学的地位才在美国得到承认,进入美国大学的课堂⑦。1958年,Comparative Studies in Society and History创刊,主要从事历史与社会主题的比较研究。1988年,专门以历史社会学命名的专业性期刊Journal of Historical Sociology创刊。在此前后,美国社会学会也创立了比较历史社会学分会。

  20世纪中期以后,历史社会学的兴起尽管引人注目,但有关历史社会学的元问题却还未有定论。部分学者把“社会”放在了核心位置,认为历史社会学的任务在于从时间的角度探讨社会运作与社会变迁。这方面以丹尼斯·史密斯的观点最为典型。在他看来,“历史社会学是对过去进行研究,目的在于探寻社会是如何运作与变迁的”⑧。但也有学者反其道而行之,把重点放在“历史”上,认为历史社会学是“运用社会学理论和方法研究历史现象的学科”⑨。部分学者在社会学理论与历史现象之间走中间道路,认为历史社会学的使命在于应用社会学理论去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⑩。除问题重心的差异之外,在研究方法上也存在争论。由于结构主义、功能主义等社会学研究方法在20世纪中期的学术界占有重要地位,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历史社会学的方法论选择。持这一立场的学者倾向于站在静态的立场上以社会结构、体系功能来化约历史。但是,来自历史学的学者则更倾向于对事件“过程”的深描,力图以翔实的史料还事件以原貌,从而使研究更具动态性和过程性。由此可见,历史社会学尽管表面上体现为历史学与社会学之间的交叉融合,但由于两大学科在研究问题和研究方法上的巨大差异,有关元问题的设置和研究方法的选择仍存在很大分歧。

  丹尼斯·史密斯在《历史社会学的兴起》一书中把20世纪40-90年代历史社会学的发展划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梳理了帕森斯、斯梅尔瑟、艾森斯塔特、李普塞特等22位战后西方主要思想家的研究。由此,史密斯对这一时期历史社会学的发展做了几点总结:首先,在学者的身份定位方面,这些学者或者以体制内的身份介入历史社会学研究,如本迪克斯、李普塞特、T.H.马歇尔等,或者站在局外人的立场涉及历史社会学的主题,如摩尔、安德森、埃利亚斯等;在研究中,这些学者有的像是明察秋毫的检察官,有些类似于鼓吹家,有些扮演“内行证人”的角色,有些则像是科学家。其次,在研究特色方面,有些偏重于对历史的探索,对社会学理论相对忽视,如汤普森;有些倾向于理论建构,历史仅仅是其建构理论的佐料,如吉登斯、帕森斯;有些则仅注重经验的概括,如本迪克斯。再次,在解释策略方面,大致有以下四种,分别是竞争性选择策略、支配路线策略、基本结构能力策略和系统性矛盾策略。最后,在总体解释方面,这些思想家的研究基本都是围绕“价值观念、权力和资本主义民主”展开的,但每一阶段的主题略有不同。其中,第一阶段(40-60年代)的核心问题是“阐释民主”,第二阶段(60-70年代)是“揭示民主”,第三阶段(70-80年代)是“探讨与揭示资本主义”,第四阶段(90年代)则是“重新考察民主”(11)。

  史密斯的梳理尽管很全面,但他对于历史社会学研究内容的归纳却过于简略,把战后历史社会学的主要内容归结为围绕“民主”而展开,显得过于一般化,且很难说“民主”研究仅为历史社会学所专有,因为它同时也是政治学的核心主题。实际上,综观其所列举的22位历史社会学家,以下一些内容更是他们所聚焦的主题:一是有关总体社会变迁史的研究。可以分为两种情形:总体变迁史和断代变迁史。前者以迈克尔·曼的著作体现得最为典型,其《社会权力的来源》四卷本巨著从意识形态权力、经济权力、军事权力和政治权力的角度探讨了从史前社会到当代社会的变迁。后者则以佩里·安德森的著作为代表,《从古代到封建主义的过渡》《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论述了欧洲从古代向封建的转型以及欧洲绝对主义国家的谱系。二是围绕单一线索进行的社会变迁史研究。以T.H.马歇尔的《公民身份与社会阶级》为例,在该著作中,马歇尔分析了从18-20世纪公民权利(citizenship rights)的演化历程,认为18世纪主要是人身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民事权利(civil rights)的发展,与之对应的国家机构是法院的成长;19世纪是选举权、被选举权、政治参与权等政治权利(political rights)的发展,与之对应的国家机构是国会和地方议会的发展;20世纪则是福利、教育等社会权利(social rights)的发展,与之对应的是教育等公共服务机构的发展(12)。三是围绕单一主题所进行的历史比较研究。例如,在《国家与社会革命》一书中,斯考切波比较了法国、俄国和中国三个国家的“社会革命”,考察了国家、旧贵族和农民在社会革命过程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及其导致的不同结果。类似的比较研究还可见于摩尔的《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以及蒂利的著作中。

  总体而言,历史社会学的起源尽管可以追溯到19世纪甚至更早时期的思想家那里,但狭义的历史社会学的兴起则主要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它是在行为主义盛行的背景下,社会学向历史转向的结果,是匡正行为主义研究方法的体现。根据上文对战后西方主要历史社会学家研究主题的分析,我们或许可以说,取道历史路径,对总体或者单一线索的社会变迁进行探讨,或者围绕特定问题展开历史比较研究,是历史社会学呈现出来的主要特色。

作者简介

姓名:郭忠华 工作单位: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

职称:教授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当前主要社会思潮的最新发展动态及其批判研究”(项目号:16ZDA100)的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