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我国社会结构:变化、特点及风险
2019年09月16日 16:05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龚维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新世纪以来,我国人口结构、家庭结构、就业与职业结构、城乡结构、社区结构、社会阶层结构以及社会组织结构等七个方面出现了新的变化。这些变化具有新的特点,一是时空压缩特征更加明显,二是利益格局更加复杂多变,三是社会需求在多元化和高级化中呈现阶层化和群体化特点,四是客观地位与主观地位一致现象仍然较为突出,五是国家对社会结构的调控能力不断增强。新世纪以来,我国社会结构变迁既为社会现代化提供了有力的支撑,也给社会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诸多挑战和风险,主要是人口老龄化的风险、失业增加的风险、农村基层治理难度增加的风险、社区融合难的风险、向上社会流动受阻的风险以及阶层和群体冲突的风险。

  [关键词]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结构;变化;特点;风险

  [中图分类号] C91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6470(2019)04-0069-09

  [作者简介]龚维斌,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教授

  社会结构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占有一定资源和机会的社会成员的组织方式和关系状态,主要包括人口结构、家庭结构、就业与职业结构、城乡结构、社会的组织结构、阶层结构等诸多方面。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新世纪以来,我国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历了由乡土中国到城乡中国和城市中国的转变,产生了许多新的特点,潜藏着诸多社会风险。

  一、社会结构的新变化

  我国社会结构表现在人口结构、家庭结构、就业与职业结构、城乡结构、社区结构、社会阶层结构和社会组织结构等七个方面发生变化。

  1.人口结构

  我国人口结构变化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剧,二是人口受教育程度有较大提高,三是流动人口规模长期快速增长后进入调整期。

  截至2018年,我国人口总数达到13.9008亿,比上年末增加530万人,当年出生人口1500万,创1961年以来出生人口新低。在出生人口减少的同时,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60周岁及以上达到24949万人,占总人口17.95%。尽管自2015年起,我国生育政策进行了一定的微调,从放开“单独二孩”走向可以“全面二孩”政策,但是,生育新政并没有收到预期的积极响应,特别是大城市中青年夫妻对此反应冷淡,总和生育率很低的状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还有加剧的倾向。老龄化是一个不可逆转而且还在加速发展的现实。

  1999年起,我国开始扩大大学招生规模,大学毛入学率已经由当年的10.5%迅速增加到2010年的26.5%,2017年则达到45.7%,各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3833万人。2018年,我国学前教育毛入学率81.7%,比上年提高2.1%;小学学龄儿童净入学率99.95%,比上年提高0.04%;初中阶段毛入学率100.9%;高中阶段毛入学率88.8%,比上年提高0.5%;高等教育毛入学率48.1%,比上年提高2.4%。① 2017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到10.5年。②

  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流动人口规模的变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初期,农村人口开始向城市转移;第二个时期是1990年至2010年,这一时期乡城流动人口数以年均12%的速度大幅增长,流动人口由1990年的2135万人增加到2010年的22143万人;第三个时期是2010年以来至今,流动人口数量增长相对缓和,年均下降为2%。2015年,国家统计局公布全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47亿人,比2014年下降了约600万人,2016—2017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均比前一个年份减少约100万人。③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我国农民工总量已达到2.88亿,但增速仅为0.6%,出现历史新低。流入珠三角地区的农民工比上年减少了186万,降幅为3.9%。进城农民工数量比上年减少了204万。在本乡就地就近就业的本地农民工11570万人,比上年增加103万人,增长0.9%;在外出农民工中,到省外就业的农民工7594万人,比上年减少81万人,下降1.1%,这一增一减,表明农民工就业越趋向本地化。④流动人口中代际更替持续推进,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流动人口逐步替代老一代流动人口,成为产业工人的中坚力量和新市民的主体。2015年,新生代劳动年龄流动人口占全部劳动年龄流动人口的比例达到62.3%,总人数达到1.3亿人,成为劳动年龄流动人口主体。随着老一代流动人口的返乡和农村新增劳动力继续外出,未来一段时间我国新生代流动人口规模将进一步增长。

  与人口老龄化相伴的是老年流动人口规模快速增加。老年流动人口规模从2000年的503万人增加到2015年的1304万人,年均增长6.6%。老年流动人口主要由四类人群构成,即劳动迁移者、失能迁移者、健康退休迁移者和家庭供养迁移者。⑤

  2.家庭结构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城乡家庭结构均发生了巨大变化,主要表现在家庭规模、家庭类型和家庭关系三个方面。

  家庭规模小型化。根据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国家庭平均人口数为3.09人,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我国家庭平均人口数为3.10人。这些调查数据表明,我国绝大多数家庭是由一对夫妻和一个孩子组成的,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口之家的核心家庭。传统社会中的大家庭已经几乎见不到了。

  家庭类型多样化。由于婚恋观念的多元化和城乡人口流动,我国家庭类型呈现多样化的趋势。一是不要孩子的丁克家庭、不结婚的单身家庭和迁移流动的漂泊家庭数量不断增多。二是空巢家庭、隔代家庭和分离家庭的比例急剧上升。空巢期平均提前15年,往往是人到中年即空巢。农村中青年夫妻中一方或双方外出务工经商,把孩子留给父母照顾,使得原来的家庭处于离散状态,隔代家庭、分离家庭比重上升,形成大量留守儿童、留守妇女和留守老人。另外,近年来,由于离婚率不断攀升,单亲家庭数量越来越多。根据民政部发布的《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从1987年到2017年,我国离婚率连续15年增加,由0.55‰上升到3.2‰。2017年,全国有1063.1万对新人登记结婚,同年有437.4万对夫妻离婚。晚婚晚育甚至不育成为常态。⑥

  家庭关系平等化。由于绝大多数家庭是核心家庭,与传统大家庭相比,家庭关系要简单得多,夫妻关系平等化趋势有所加强,妻子在家庭中的地位大大提升,夫妻双方共同承担起挣钱养家、养育子女和赡养双方老人的责任,男尊女卑的现象在城市基本不存在,甚至一些家庭中丈夫承担起“家庭煮夫”的职责。夫妻关系平等化的同时,稳定性不如从前,青年一代的离婚率逐年上升。家庭内部代际关系出现了反转,老年人在家庭中的地位在下降。传统社会中老人的家长地位已经基本不复存在,孩子成为了家庭的中心。传统的反哺式孝道观念有所弱化,一些老人特别是农村老人晚年生活状况不佳。近年来,一些地方农村的老人由于生活困难、精神孤独、疾病缠身后对生活失去信心,为了不给子女增添负担,选择用自杀的方式提前结束生命,使自己得到解脱。

作者简介

姓名:龚维斌 工作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