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李强:推进社会学的 “社会政策学科”建设
2019年07月24日 08:51 来源:《社会学研究》 作者:李强 字号
关键词:社会政策;研究;学科建设;政策学科;社会领域;改革开放;中国;需要;学术;课程

内容摘要:为此,本刊专门编发了此组笔谈,回顾我国社会政策的发展历程、意涵、学科定位,探讨当前加强中国社会政策学科建设的重要意义、基本思路和新时期社会政策发展方向,以期推动社会政策学科建设和中国社会政策的繁荣发展。在学科建设方面,需要特别强调的是, 201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修订学科目录时,社会学学科评议组在新修订的一级学科简介中,将原来的四个学科方向(以前称“二级学科”)修订为七个学科方向,新提出了“社会管理与社会政策”学科方向。三、推进社会政策学科建设还需要做很多深入扎实的基础工作学科、学术属于比较高层次的理论与方法的提炼,推进学科建设必须要有严谨的学风和学术精神,没有深入扎实的基础工作是很难做好学科建设的。

关键词:社会政策;研究;学科建设;政策学科;社会领域;改革开放;中国;需要;学术;课程

作者简介:

  编者按

  2018年、2019年中央领导在两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要在发展基础上多办利民实事、多解民生难事,兜牢民生底线,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加快发展社会事业,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这些指示精神值得社会政策研究学者认真研究。梳理中国社会政策实践,大力推动社会政策学科建设,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迫切要求。为此,本刊专门编发了此组笔谈,回顾我国社会政策的发展历程、意涵、学科定位,探讨当前加强中国社会政策学科建设的重要意义、基本思路和新时期社会政策发展方向,以期推动社会政策学科建设和中国社会政策的繁荣发展。

 

  摘要:本文回顾了中国社会学的恢复重建历程,指出以往我国社会学界的社会政策学科建设存在明显欠缺;通过对国际上四种社会政策干预模式的比较分析,凸显了社会政策研究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文章对社会建设、社会体制、社会领域制度创新以及社会治理等方面问题进行了分析,它们所涵盖的领域都属于社会政策的范畴。上述这些方面的发展、改革与创新,都需要通过出台社会政策、通过调整社会政策变量,来处理和解决相应的问题与难题。本文分析了我国社会政策所应聚焦的九个领域,提出我国推进社会政策学科建设还需要在教材课程体系、人才队伍、学生就业、处理与相关学科关系和学科制度建设等方面做很多深入、扎实、细致的工作。

  关键词:社会政策 社会政策学科 社会学学科 社会政策影响力 社会政策干预能力

  中国大陆社会学恢复重建的历程从1979年算起,迄今已有40年了。40年来中国社会学总体发展迅速,尤其是在应对和解决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诸多社会问题方面成绩斐然,在社会学理论和方法建设方面也取得了很多成绩。但是,在社会学的部门分类或学科方向,即过去称为“二级学科”的建设方面,还有所不足。2018年底,“社会学学科评议组”开会讨论关于社会学的重要学科方向“社会政策”的建设问题,与会者比较一致的意见是要大力推进我国的社会政策学科建设。笔者就以下三方面谈谈自己的看法。

    作者简介:李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

  一、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的历程与“社会政策学科”建设

  最近大家从多角度回顾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众所周知,中国社会学的学科建设与改革开放基本是同步的。笔者在分析恢复重建初期的中国社会学时曾提到,此时的中国社会学“具有突出的学习特征和开放特征”(李强,2018:1-2)。那个时候我们自己的社会学知识有限,于是就大胆地从经济发达国家引进和学习,其中从美国引进和学习的知识量最大。基于这样的学科特点,我们在搭建社会学学科框架时受美国社会学的影响较大,当年我们构建的社会学的主干学科方向是社会学、人类学、人口学、社会工作等,一定程度上忽视了社会政策的研究。

  在国际上,美国的社会学有很大影响力,但也确有不足,不足之一就是学科分化严重,很多重要的学科都从社会学中分化出去了,如犯罪学、种族研究、社会工作、人口学等都独立出去了,这样美国社会学的道路就越走越窄。在美国也有学者很早就认识到社会学发展遇到了危机(Gouldner,1970)。其中,很值得反思的就包括对社会政策的研究。美国的社会政策研究远不如欧洲发达。笔者以为,所谓社会政策就是国家通过法律、法规、行政干预等方式影响社会领域的资源配置。所谓社会领域主要包括教育、就业、医疗、住房、社会福利、社会保障等方面。从社会政策学科的建设和影响看,欧洲远比美国发达。美国更突出的特征是盛行自由市场经济社会,政府干预能力不很强大,社会政策的干预能力也偏弱。如果我们从政府、市场与社会关系及社会政策影响力的角度对社会政策加以分类的话,笔者以为存在四种类型。1.美国类型。美国的自由市场经济最为发达,政府干预能力偏弱,社会政策偏弱,社会自治能力在早期曾经很发达(托克维尔,1988),但是有研究证明,近年的美国社区生活衰落,社会自治力下降,社会能力有所弱化(帕特南,2011)。2.欧洲类型。主要体现在西欧、北欧。虽然也是自由市场经济,但表现出明显的政府干预能力,社会福利、社会保障等社会政策影响力强大,也有长期的市民社会传统。3.东亚类型。这里所谓的东亚主要是指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新加坡虽然地处南亚,但在发展模式和文化类别上常与日韩归为一类,这种类型学界也常称之为“威权政府”模式,其突出特征是政府管控和干预能力比上述欧洲模式还要强大,虽然也奉行市场经济,但常常采用社会政策来约束市场。近年来,社会自治的培育也十分明显,所以,也有学者称之为“后威权政府转型模式”。4.中国模式。主要是指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社会实践。对这四种模式进行比较,中国模式的突出的特征是政治经济社会的管控能力非常强大。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全面引入市场经济体制,基本上建立起市场配置资源体制,虽然在理论上也试图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更大作用,但是,当前市场受到的约束还很多,党和政府的社会政策干预能力非常突出,相较而言,社会自治的培育有所不足。当然,由于中国是巨型人口社会且幅员辽阔,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在社会组织的培育和发育方面,我国东南沿海明显较强,北方和内陆偏弱。

  通过对四种类型的比较,我们看到,中国社会政策的突出特点是其具有较强大的干预能力。所以,中国社会学界在构建学科体系时,确实应该将社会政策作为最主要的学科方向(二级学科)之一。总结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40年的历程,在社会政策研究上,应看到成绩和不足两个方面。一方面社会学界确实开拓了很多社会政策的研究领域,诸如教育、医疗、住房、养老、扶贫等社会政策的研究,也提出过一些有重要影响的社会政策观点和举措,如费孝通先生早年提出的小城镇建设、学界同仁进行的关于农民工的一系列对策研究、21世纪以来的社会建设对策、社会治理对策等。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总体而言我国社会学界对社会政策的关注还十分不够,理论总结明显不足,特别是从学科建设的角度看,以往对于操作层次的社会工作关注较多,但无论是在人才培养还是体系建设方面都明显关注不够。

  在学科建设方面,需要特别强调的是,201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修订学科目录时,社会学学科评议组在新修订的一级学科简介中,将原来的四个学科方向(以前称“二级学科”)修订为七个学科方向,新提出了“社会管理与社会政策”学科方向,这为我们今天推进社会政策学科建设提供了重要的规范和基础(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学科评议组,2011:20-21)。

  总之,总结中国社会学40年发展的经验教训,笔者认为,当前推进社会政策学科的建设对于我国社会学学科建设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作者简介

姓名:李强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社会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