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重识“社会学想象力”:跨越时空的历史解读与反思
2019年07月19日 11:20 来源:《人文杂志》 作者:徐律 夏玉珍 字号
关键词:社会学想象力;米尔斯;方法论;客观性;研究;权力;反思;批判;实用主义;时空

内容摘要:一、米尔斯的界限:一个概念普及下的迷思自1959年米尔斯发表其代表作《社会学的想象力》后,围绕着有关“社会学想象力”下的学科方法论与理论反思议题开始成为后世学者争相讨论的热点,直至在出版近半个世纪时就“已有17种语译本。二、重返经典:“社会的”想象力的方法论诉求社会学想象力的提出是对盛行于美国的结构功能主义学说批判的重要标志,一方面如果说米尔斯特殊的理论境遇塑造了他锋芒的学术笔调及其激进学者姿态。从古典社会学时期有关“社会的”方法论意涵再到美国现代社会学,米尔斯不仅承继起韦伯与本土实用主义哲学传统,也批判性回应了帕森斯式的美国现代社会学固囿,正是社会学想象力内涵的特殊与一般的知识社会学反思性意蕴,让我们有了想象“社会学想象力”本身局限的机会。

关键词:社会学想象力;米尔斯;方法论;客观性;研究;权力;反思;批判;实用主义;时空

作者简介:

  摘要:社会学想象力作为社会学的入门概念在当下可谓极为普及,但这其中却有抽象解读的一面。如从知识社会学角度看,它极具时空延展性,在古典社会学家那里即已通过方法论的内涵得以萌发,而在现代社会学时期,米尔斯更是通过承继革新的再塑方式将这一概念以批判性的反题形式提出。正因此,社会学想象力的建构便带有现代性话语局限,认清这一点也将为身处社会变迁拐角点的我们反思并拓展社会学想象力提供有益启示。

  关键词:方法论 米尔斯 社会学想象力 现代性话语 社会学反思

    作者:徐律,浙江行政学院社会学文化学教研部、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文化发展理论与文化浙江建设研究中心”;夏玉珍,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

  一、米尔斯的界限:一个概念普及下的迷思

  自1959年米尔斯发表其代表作《社会学的想象力》后,围绕着有关“社会学想象力”下的学科方法论与理论反思议题开始成为后世学者争相讨论的热点,直至在出版近半个世纪时就“已有17种语译本,并被国际社会学会(ISA)评为继韦伯《经济与社会》后最受欢迎的社会学著作。”而自1964年设立至今的年度“米尔斯奖”更是激励着那些通过融汇社会学想象力来研究社会问题的学者们。可以说,社会学想象力作为一个重要的学科入门概念已相当普及,尤有进之的,它更经常被视作社会学的学科代名词,凡言及社会学者,必引“社会学想象力”注之。但相关疑虑也随之而来,就中国读者来说,对这一概念的理解似乎更多停留在其独特定义与方法论内涵上,而并未触及其背后的建构语境及话语性质解读,似乎概念的普及与批判性解读的相对缺失成了一对迷思,这不得不让人产生对普及性表象背后所带抽象解读局限的质疑。

  如从知识社会学角度看,一个理论概念的提出必然带有特定时空下的思想、文化内涵的意向指涉,米尔斯正是就战后美国以帕森斯为代表的宏大理论及拉扎斯菲尔德的抽象经验主义进行批判性回应提出社会学想象力概念的。因而,作为一个独具话语建构色彩的概念,社会学想象力的普及过程有一个从美国“彼时彼地”性向诸如美国乃至中国“此时此地”性的理论认知的转变过程。质言之,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普及性也并非意味着概念内涵的建构范式之效力普适性,普及现象本身亦有盲目之嫌。而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从概念内涵上加以准确把握,更需深入到西方思想语境中对其要害进行批判性解读。

  因此,对社会学想象力的解读就应具历史眼光,尤其在当下不能因其普及性而忽视特殊的建构境遇,以至于仅将它视作“特定人物”——米尔斯批判“特定学说”——宏大理论、抽象经验主义下的抽象概念,进而陷入对概念的抽象追捧,应在概念的时空发展脉络下对其予以反思性审视。纵观社会学史,有关社会学想象力的观念早已在古典社会学家那边发端,下面就从这一阶段的范式预设问题及方法论内涵的追溯开始,为社会学想象力的发生及反思提供历史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徐律 夏玉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