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李文良:中国国家安全治理的界定、内涵与特点
2019年06月11日 08:56 来源:《社会治理》 作者:李文良 字号
关键词:安全治理;安全事务;国家安全机关;国家安全法;国家安全工作;职责;权力;国家安全观;维护;人民

内容摘要:当然,我们也要看到,随着国家安全治理主体的不断扩大,如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公民在一定条件下也是安全治理主体,它们与国家安全领导机关、国家安全职能机关和国家安全职责机关的最大不同,就是没有被国家安全法律赋予特殊的公共权力。三、中国国家安全治理的特点随着总体国家安全观不断丰富和发展以及国家安全法治的不断完善,中国国家安全治理主要呈现以下三个特点。综上所述,国家安全治理主体已经由国家安全机关是唯一主体扩大到囊括国家安全领导机关、国家安全职能机关、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机关和其他组织及公民的庞大主体体系,面对这种新形势,认真探究国家安全治理方式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安全治理;安全事务;国家安全机关;国家安全法;国家安全工作;职责;权力;国家安全观;维护;人民

作者简介:

  编者按: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现代化水平的提高与人民多元化需求的增加,进入后工业化时期的中国社会逐渐呈现出高风险社会的特征,确定性风险逐渐被不确定性风险所取代,传统领域风险与非传统领域风险共生共存,某些局部或是突发事件可能导致或引发社会风险。日益复杂和外扩的社会风险,随时对国家安全治理体系、机制与能力构成更加严峻的挑战,需要多角度、深层次、预见性的风险社会危机化解与安全治理研究。本期专题聚焦于此,意欲抛砖引玉,呼唤理论界和实务界更多关注与探索。

 

  摘要:国家安全治理是指安全主体为了维护安全状态和提升安全能力对国家安全事务进行治理的过程,其丰富内涵主要表现在:国家安全治理主体从事治理的手段是公共权力;国家安全治理主体有权支配和运用公共资源;国家安全治理的目的是提供国家安全产品;国家安全治理的价值取向是人民利益。对于中国而言,国家安全治理的特点主要是:安全治理主体由单一主体向多元主体转变;国家安全治理客体由传统安全事务向传统—非传统安全事务转变;合作式治理是国家安全治理的重要方式。

  关键词:安全治理 公共权力 人民利益 合作式治理

   作者简介: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部主任、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运用先进的理念、科学的态度、专业的方法、精细的标准提升安全治理效能,着力推进社会治理系统化、科学化、智能化、法治化,提高预测预警预防各类安全风险能力,增加安全治理的预见性、精准性、高效性”,凸显了国家安全治理的重要性。因此,本文对中国国家安全治理的内涵与特点进行探讨,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国家安全治理的界定

  关于治理的内涵,全球治理理论倡议者进行了有益探讨,其中全球治理委员会的“治理”定义具有很大的代表性和权威性。该委员会在1995年《我们的全球之家》的研究报告中把“治理”界定为:“是各种公共的或私人的个人和机构管理共同事务的诸多方式的总和。它是使相互冲突的或不同的利益得以调和并且采取联合行动的持续的过程。它既包括有权迫使人们服从的正式制度和规则,也包括各种人们同意或以为符合其利益的非正式的制度安排。”“它有四个特征:治理不是一整套规则,也不是一种活动,而是一个过程;治理过程的基础不是控制,而是协调;治理既涉及公共部门,也包括私人部门;治理不是一种正式的制度,而是持续的互动。”

  关于安全治理这个概念,目前引用比较多的是马克?韦伯(Mark Webber)和埃米尔?J. 科什纳(Emil J. Kirchner)对安全治理的界定。马克?韦伯认为:“当应用于欧洲安全问题时,治理意味着多层次的不同权威对议题的协调管理和规制,公共和私人部门行为体的干预,正式和非正式的安排,而这些又受到话语和规范的约束,并且其目标是指向特定的政策结果的。”埃米尔?J?科什纳则认为,安全治理是指一个有目的的规则体系,这一体系包含多个单独的权威机构对安全问题的协调、管理和调节,公私行为体的干涉,正式和非正式的安排等,而且还会自觉地导致特定的政策结果。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西方安全治理者对安全治理的基本内涵进行了深入诠释的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的不足,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过分重视“治理”轻视“安全”,夸大国际政府组织、国际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甚至个人对安全治理的所发挥的作用,而对主权国家在安全治理方面所发挥的作用重视不够。究其原因,就是西方安全治理者对“安全”的性质、方式和特点认识不足,没有厘清安全事务治理与其他事务治理的本质区别,把其他治理形式与安全治理相混淆。二是过分重视非传统安全因素威胁而忽视传统安全因素威胁,对诸如恐怖主义、有组织犯罪、生态环境恶化、失败国家、难民与人口移动乃至网络犯罪等非传统安全因素威胁研究有余,对军事、政治领域的武装冲突、局部战争等安全威胁因素研究不足。三是过分强调非强制性方式对安全治理的作用而忽视强制性方式的功能发挥。事实上,无论全球安全问题、国际安全问题还是区域安全问题的解决,在一定程度上都离不开国家行为体采取强制性方式来解决,西方安全治理者一味强调安全治理工具的非强制性选择未免有些太过乐观。

  因此我们认为,所谓国家安全治理是指安全主体为了维护安全状态和提升安全能力对国家安全事务进行治理的过程。

作者简介

姓名:李文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