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传统文化与乡村振兴
2019年06月06日 09:39 来源:《社会治理》 作者:鞠熙 字号
关键词:传统文化;乡村振兴;社会治理;农村;村落传统;传承;战略;观念;提供;信仰

内容摘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重视与善加利用传统文化,但不能仅仅把它视为精神性的创造物或文化表象,而应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思考如何助力乡村振兴战略。一、传统文化与乡村振兴之间的关系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三农”工作做出的新的战略部署、提出的新的要求。一)村落传统文化是中国数千年智慧的“蓄水池”与“聚宝盆”,是乡村社会治理可资利用的资源宝库与城市相比,乡村的社会流动性更弱,文化惯性也更强,这决定了村落与传统文化之间有着更强的连续性与稳定性,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也更深地扎根于乡村而不是城市。

关键词:传统文化;乡村振兴;社会治理;农村;村落传统;传承;战略;观念;提供;信仰

作者简介:

  摘要:将乡村传统文化视为现代化的对立面还是视为现代化的土壤与资源,历来有不同的看法。本文认为,“传统文化”不完全等同于历史传承下来的日常生活方式与惯例,而是被有意识挑选出来的符号,用于为当下行动正名、赋权或提供行为模式。传统文化能为乡村的产业兴旺提供智识资源、为生态宜居提供地方经验、为有效治理提供贴近民心的策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重视与善加利用传统文化,但不能仅仅把它视为精神性的创造物或文化表象,而应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思考如何助力乡村振兴战略。

  关键词:村落 传统文化 社会治理

  作者简介:鞠熙,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副教授。

  基金项目:本文系北京市社科基金项目“北京村落传统文化与当代基层社会治理研究”(16SRB013)的阶段性成果,国家社科基金特别重大委托项目“新中国70年社会治理研究”子课题“百村社会治理调查”项目(批准号:18@ZH011)阶段性成果。

  一、传统文化与乡村振兴之间的关系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三农”工作做出的新的战略部署、提出的新的要求。许多研究者已经注意到,与十六届五中全会所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整体要求相比,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所设定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目标发生了很大变化:农村不仅要发展农业生产,也要以“产业”思路促进城乡经济一体化。生态环境被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水,而不仅停留在村容整洁的层次。农村基层政治格局要从过去的“管理”思路向社会“治理”转变,培育并建设乡村内生的主体性力量成为“治理有效”的题中应有之义。随后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强调,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传承发展提升农村优秀传统文化,加强农村公共文化建设被提到了重要高度,村落传统文化被视为提升农民精神风貌、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资源。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再次强调要“传承发展提升农村优秀传统文化”,要“立足乡村文明,吸取城市文明及外来文化优秀成果,在保护传承的基础上,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赋予时代内涵、丰富表现形式”。

  事实上,习近平同志在多个时间、多种场合反复强调传统文化对于坚定文化自信、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传承与发展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既是乡村振兴战略的要求与目标,也是其措施与方法,将二者结合起来统筹思考与研判,这是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思路下,从有机整体、协调发展角度进行现代化建设所必须考虑的重要问题。

  但是,村落传统与乡村振兴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自20世纪初以来,无数先贤已经意识到,乡村建设必须要重视传统文化,然而“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关系到底该如何认识?怎样正确理解和利用“传统”以实现“现代化”?中国知识分子提出过很多不同的方案。晏阳初、李景汉等认为,只有从文化观念与精神面貌上“重塑”农民,乡村才能走上现代化之路。例如,晏阳初认为,中国人的生活有四种基本的缺点:愚、穷、弱、私,尤其以文盲为中国农村的大问题①。农村建设的根本目的是要担负“民族再造”的使命,其最有效的方法在平民教育,即以“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教育”,培养民族的新生命、振发民族的新人格、促进民族的新团结新组织②。而与之相对的,梁漱溟、费孝通、钟敬文等人则强调,乡土中国自有其文化逻辑,乡村建设必须建立在充分了解这些逻辑的基础上,对其进行合理改造。例如,费孝通就直接反对中国农民“愚”的说法,他强调:“乡土社会中的文盲,并非出于乡下人的‘愚’,而是由于乡土社会的本质……提倡文字下乡的人,必须先考虑到文字和语言的基础,否则开几个乡村学校和使乡下人多识几个字,也许并不能使乡下人‘聪明’起来。”③钟敬文更是强调下层民众的传统文化与上层精英传统不同,后者是导致民族衰败的主要原因,而民俗传统中则蕴含着民族更新、振兴中国的宝贵火种。传统文化如何适应现代农村?怎样挖掘、辨别与发扬优秀村落传统,使之促进农村现代化而不是开历史倒车?如何使根深蒂固的农村传统适应政治、经济、生态环境的整体性协调发展?怎样能在传承传统与移风易俗之间找到合理方式,既避免“左”又防止“右”?这是长期以来摆在中国知识分子面前的大问题。在新的形势与新的要求下,这些问题又有了新的内涵,促使当下有志于乡村振兴的知识分子做出回答。

  本文认为,在今天,“传统文化”之于乡村的意义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不仅仅是中华民族在历史发展中所创造出的精神产品,也不仅仅是过去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财富,而且是实实在在地在当下乡村社会中发挥着能动性作用。可以说,“传统文化”是一种被有意识挖掘、有意识利用、有意识保存下来的文化符号,实践者以“传统”的名义将一部分历史传承下来的行为方式挑选出来,根据现实需要进行改造之后,用于为当下行动正名、赋权或者提供行为模式,从根本上说,这些“传统文化”是“文化自觉”④意识的产物,与“无意识”传承的、未被命名的、甚至难以察觉的“惯习”有很大区别。关于这一差别,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所说的“被发明的传统”与“习俗”之间的差别、传统与惯例或常规之间的差异,可以给我们以启示⑤。

  总的来说,必须把当下语境中的“传统文化”视为构建社会秩序、组织社会关系、参与社会实践、形成生活方式的一股强大力量,将其看作多元社会主体表达自身的一种方式,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思考其如何助力乡村振兴战略的问题。要意识到它是“有意为之”的结果,而不是“自然而然”的传承。换言之,发展村落传统文化、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应该跳出过去单一的文化视角,突破“文化部门管文化”的既有思路,摆脱“传统”与“现代”的二元对立观,在社会治理的框架下重新进行思考和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鞠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