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儒家式的自我及其实践:本土心理学的研究
2019年04月09日 11:08 来源:《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翟学伟 字号
关键词:讨论;文化;关系取向;伦理;中国人自我;自我研究;儒家式;取向自我;建立;需要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儒家的自我观原属于人文领域的研究,近年来开始转入本土心理学的讨论。一、引言儒家式的自我并不完全能概括中国人的自我,却大体上可以指代中国人自我之基本面,因为在中国思想领域中,有学者指出中国人的自我还应该包括道家与佛家。二、不同的研究框架应该说,大多数对于可感知性的现实中国人之自我研究,包括本土心理学的研究,基本上是在文化比较的框架下形成的。以上讨论到的中国人自我研究框架或许只是相关研究中的几个代表,但大体勾勒出了中国人自我研究在理论上所做出的努力以及多学科性、多元化的倾向。差序格局存在的另外一个大问题是,在讨论儒家式的自我之际,为了建立他的“自我主义”概念来解释中国人的“私”,竟然一下子跳到了儒家的反面——杨朱那里去寻求思想依据,甚至认为儒家思想内部也存在着“私”的一面。

关键词:讨论;文化;关系取向;伦理;中国人自我;自我研究;儒家式;取向自我;建立;需要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儒家的自我观原属于人文领域的研究,近年来开始转入本土心理学的讨论。而从这一视角来讨论儒家的自我,可以建立一种新的解读视角。目前比较接近于这一视角的理论大致有心理社会稳态论、互依我、焦点—区域式自我及华人自我四元论,其共性都在表明儒家的自我是在关系中得到理解的。本着这样的基本观点,关系取向的自我的研究框架可以更好地解释儒家式的自我。关系取向的自我,其意指儒家所预设的关系是自我的前提,进而导致一个个体的“现实我”总是需要遵循关系性的“伦理我”。而对于这一自我构成的理解,需要借助于观念与社会等级轴与亲疏远近轴之坐标所建立的自我模态加以确立,由此也可以解释大我与小我、公与私、耻感以及人情与面子等现象。

  关键词:儒家式的自我 关系取向 现实我 伦理我 自我实践

    作者简介:翟学伟,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主要从事社会学与社会心理学的本土性研究。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6ZDA107)。

  一、引言

  儒家式的自我并不完全能概括中国人的自我,却大体上可以指代中国人自我之基本面,因为在中国思想领域中,有学者指出中国人的自我还应该包括道家与佛家。尽管后者在一定历史时期或在现实生活中同儒家有很大程度的融合,但其基本内涵还是有所不同的,尤其是对那些信仰者来说,似乎区分比融合更重要。但无论如何,就目前关于中国人自我研究所呈现出来的特点来看,所谓中国人自我观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儒家层面上说的。或者说,对于儒家自我观念的认识与探讨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我们对中国人的心理与行为的基本认识。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争论,本文将这一方面的自我研究称之为儒家式的自我。

  自我问题是一个人对自己的感知、反省与把控,同时也涉及与他人的交往方式。这点对所有社会成员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也是各个文化信仰体系的内核。学界对于中国人自我的认识原先是放在中国思想史、哲学史、汉学、比较哲学、伦理学或者历史学中来讨论的。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心理学本土化的推进,原本由思想、道德及文化领域讨论的一些概念开始纷纷进入本土心理学的研究视野。一些中国心理学家通过自己的专业训练对一些儒家及相关概念进行了重新的定义与探索,诸如中庸、和谐、正义、忍、缘分、孝道、人情以及自我等①,其最主要的意图即在于借此方式强行同西方社会与行为科学的概念体系“断奶”,以实现中国心理学研究上的文化自觉。而当一些中国人的或儒家的概念进入心理学领域后,一个最大的转化就是需要以社会科学的视角和方法来处理这些概念,尤其是将其可操作化,以便对现实中的中国人进行测评乃至建构出本土心理学的理论。

  笔者以为,中国人的自我研究是本土心理学的各个概念研究中最为艰难的部分。虽然研究已经展开②,但收效尚不明显,因为相较于其他本土概念,自我本是一个外来语。既然是外来的,我们能否以此说明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中原本没有自我呢?答案几乎是否定的。从目前大量的研究中我们看到,中国人的历史文献与生活中是有类似于自我的含义的。可是一旦肯定了中国人存在自我,那么我们如何进行思考?或许我们所面临的困难是要么不知不觉地沿着西方的自我含义来认识中国人的自我,也就是说,一个研究过自我问题的学者或许会发现,自我的确是一个在西方文明中孕育出来的概念,它所涉及的身体、个体、人格、灵魂、精神、意志以及个人主义等,都不是原本中国文化中所具有的,至少其内涵大不相同。显然,研究中国或儒家的自我一开始将是一个文化比较的问题。从比比皆是的西方哲学家和心理学家那里,我们看到自我一直是被当作理所当然的人的最基本问题提出来的。而一旦进入中国人的观念与现实世界,我们究竟想表达什么样的含义?随着不同学科对此问题的展开,业已出现了相当宏大且极为根本性的文化与思想的探源。③目前,已经有相当多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国文化中的自我进行了深入而系统的研究。从已问世的研究成果来看,有些观点极具启发性,对本文的相关讨论提供了思考的基础。但总体上讲,历经了各自学科领域的各种阐述,我们依然看不清楚中国人自我的基本面貌。这或许同自我概念本身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和诠释性有关;又或许是因为中国历史上的先贤在一开始就有过百家争鸣的局面,自我问题在儒家思想的内部也有其自身的演变;也或者中国文化史上发生过佛教传入与融合及近代以来西方文化之决定性影响,最终导致自我研究的确成为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无论如何,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我们不研究中国人自我的理由。

  笔者认为,目前大量的思想与文化中的自我研究是在爬梳或诠释典籍或个案式的人格研究中完成的,而社会科学的研究取向在于,我们的研究对象主要是通过现实的、经验的,或者虽在历史中发生的,但是在今日依然具有可感知性的方面来认识其真实性与现实性。因此本文的一些讨论虽不拒绝非社会科学取向的任何有关自我方面的研究,但所需确立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应该关注于留存或表现在现实社会及人们的社会行为中依然被感知到的那部分,而非某些古代中的思想言论与人物品格。

作者简介

姓名:翟学伟 工作单位: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