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双一流”建设愿景与突破
2018年09月03日 14:22 来源:《探索与争鸣》 作者:阎光才 字号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内容摘要:“双一流”建设成效的评价理念既要凸显其服务国家的实效,也要展现其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筑中的贡献,因而要有足够的精神高度、气势与胸怀。

关键词:双一流建设;评价理念;内在张力

作者简介:

  因此,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无论是大学还是学科,彼此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存在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应该是为争国内座次的内斗,而是要放开眼界去参与国际竞争,但参与国际竞争不是刻意要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界竞夺霸主地位,而是要为国际最为卓越的人才创建平台,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健康氛围的营造,为人才潜能与智力的发挥提供条件与创造空间。所以,“双一流”建设过程的核心,归根结底就在于高水平人才,而高水平人才的荟萃在于机构与学科平台是否能如磁石般吸纳全球最为卓异的大脑来加盟,以智力资源的容纳和溢出而逐渐形成梯度流动,进而如涟漪般逐渐激活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说到底,中国的“双一流”建设取得成功以及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最终实现,唯一直观显现的标识便在于:是否能成为众多国际相关领域一流人才云集的中心。舍此,其他都是奢谈。

  一流人才的云集,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的经济待遇、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条件,在当前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环境中,这些通过常态或非常态的政策以及制度都不难解决。最为艰难且无法通过目标设计与过程规划来实现的依旧是吸引高水平人才的制度、机制与文化环境。1988年,在《美国科学家》杂志75周年的庆典大会中,75位科学家就为何他们选择科学职业缘由做出了各自有所不同的回答,但在所有应答文本中,词频最高的是着迷(fascinated、fascinating、fascination),高达22次;其次是有趣(interest、interested、interesting、fun),为21次;好奇(curiosity、curious),为10次;满意于(satisfied)从事学术研究的为9次;快乐(pleasure)为8次;激情(passion)为6次。[6]从中不难发现,即使在学术科学与现实问题之间关系日益密切的当下,一定程度上满足科学家精神、信念与情趣需要依旧是吸引和培养高水平人才的关键性影响因素。当前,无论具有现实迫切需求性的重大难题还是学术科学前沿领域的突破,都更寄赖于学者基于内在动机与精神追求、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神来之笔。因此,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同样不能回避德国、美国研究型大学崛起过程的共同历史逻辑,或者说是经历史证明的学术活动本身的内在逻辑,即唯有创设一种自主、自由探究的环境才能让学者充分发挥其想象力,在解决现实问题与满足新奇结合过程中有获得感、成就感与精神的愉悦,才有可能让他们形成一种扎根中国的踏实感与归属感。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人才强校始终是我国政府推动高校办学水平与实力提升的重大战略,“双一流”建设方案的启动,必将大大助推这一战略的实施力度与广度。中央以及各地方政府在人才引进和平台建设上在短期内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但是如果这种资金投入不能转化为引智用智的常态性制度优势,如果“双一流”机构与学科不能成功地实现由输血到造血的功能转换,“双一流”乃至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过程就难以具有可持续性。智力资源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的流动性,人才的流入流出是用脚投票。平台的基础设施与设备再高端,没有与之能够匹配的高端人才,它就无法真正发挥其效益。所以,在前期“211”“985工程”建设基础上,“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抓手还在于人才。

  上述关于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诸多存在内在张力的关系处理,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各个击破方式显然难以奏效,而如果以人才工作为抓手,它们或许便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在有序竞争中,以人才的流动促成高等教育系统内部机构层级与学科结构的动态调整以及合理定位,进而以“双一流”建设带动整体高等教育水平的提升;人才类型的多样性会自然促成机构与学科基于不同偏好和取向的分化,重基础还是强应用、偏理论还是重技术,各有取舍,各自形成特色;人才类型不同、学科发展定位不同,贡献性质必然存在差异,因此,由国家推动可能引起的简单指标性评价就会让位于多元评价,最终促成机构与学科根据自身优势与特色自主发展。至于其他关系的协调,都仰赖于中国是否能够成为国际人才汇聚的高地,得天下英才而用之而育之。

  经过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人才资源环境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改善。但是,不容否认,就目前而言,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研究型大学乃至其他大众化高等教育机构相比较,我们的高端人才资源积累还依旧是一个短板,人才聘用选用制度、考核评价制度和人才服务支持环境等依旧存在诸多不足。特别是在政府治理和高校管理过程中,由于我们尚没有建立起规范合理的负面清单制度,要么失之于宽,让人才有进退失据感,顾虑重重;要么失之于细,困住了人才的手脚,让太多无谓的琐碎事务牵扯了精力。“双一流”建设的核心在人才,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根本解决,我们就难以在国际人才竞争领域获得比较优势,因此需要引起特别的关注。

  参考文献:

  [1]陈广仁等.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设立、评选及获得者国别、性别分析.科技导报,2015(10).

  [2]Jonathan R.Cole.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y.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bulletin/spring2011/great.pdf.

  [3][5]Clark Kerr.Higher education:Paradise lost?.Higher Education,1978,7(3):261-278.

  [4]Vannevar Bush.Science,the Endless Frontier.https://www.nsf.gov/about/history/nsf50/vbush1945_content.jsp.

关键词:土地制度;中国农业;发展;吃饭问题;农民问题;人口;粮食问题;解决;农业农村;中国农村

内容摘要:中国的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一个宏大的历史和现实命题读懂中国农业、农村和农民,是读懂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起点,也是理解当代中国经济社会现状的逻辑原点。纵向看,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贯穿了整个中国历史发展的全过程,土地制度、税赋制度、国家治理制度的变迁演化,农业生产和工程技术的发明发展、中国特色人文精神的脉络和传承等,都与中国农业、农村的发展演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了解中国农村、农民,对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演进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了解中国农村、农民,就必须从历史着眼,观察现实,这样才能把握中国农业农村发展的要素和内核。

关键词:土地制度;中国农业;发展;吃饭问题;农民问题;人口;粮食问题;解决;农业农村;中国农村

作者简介:

  中国的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一个宏大的历史和现实命题

  读懂中国农业、农村和农民,是读懂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起点,也是理解当代中国经济社会现状的逻辑原点。某种程度上讲,中国的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一个宏大的历史和现实命题。纵向看,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贯穿了整个中国历史发展的全过程,土地制度、税赋制度、国家治理制度的变迁演化,农业生产和工程技术的发明发展、中国特色人文精神的脉络和传承等,都与中国农业、农村的发展演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横向看,当代的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则涉及今日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方方面面,也是整个中国国情现状、社会变迁和人们生活方式演变的缩影。因此,了解中国农村、农民,对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演进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了解中国农村、农民,就必须从历史着眼,观察现实,这样才能把握中国农业农村发展的要素和内核。

  中国的农业文明在世界文明的版图上独立成章,延绵不绝,已经有上万年的历史。中国的农民在千百年来的劳动实践中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耕作制度、技术体系和文化理念,中国农业发展历史底蕴的深厚是令人惊叹的。在中国历代执政者心中,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是他们在治国理政中最为关心的头等大事,因为这不但关乎整个国家的命运和经济社会发展全局,而且事关每个平民百姓的生活福祉,因而也关系政权的人心向背。早在两千多年前,汉文帝就曾说过,“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自周代以来,历代皇帝都要在春耕之前率群臣亲耕,这就是“籍田”礼,以此来为天下百姓作表率。自汉代以来,地方的主政官员们就有一项年复一年的重要工作——“劝农”,即在春天来临时,勉励人们依据季节,重视及时耕作。中国的历代执政者都在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建立了各种支持农业发展的制度和政策,一代又一代不懈地推动着农业的进步,锲而不舍地一直走到今天。一句话,中国的农业文明是从历史深处走来的。

  将解决好“三农”问题放在执政党和政府全部工作“重中之重”的位置

  在当代中国的“三农”问题中,尤以土地制度和粮食问题最为根结,这是因为中国农业的历史使命首先是需要养活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繁衍的人们,中国农村的发展就是要让住在这方土地上的人民至少获得温饱。土地制度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制度,调整着这个国家的政府与人、人与地、人与人之间基本的经济关系和分配形式,从某种程度上讲,土地问题也可以转化为粮食问题。土地制度如果不符合农业的规律和农民的愿望,粮食问题必然就难以解决。

作者简介

姓名:陈锡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