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游戏:最美丽的“成人”路径 ——兼论尼采的“超人”是怎样“炼成的”
2018年07月24日 09:19 来源:《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周红路 字号
关键词:哲学;创造;文化;超越;意志;胡塞尔;生活;德格;形而上学;万物

内容摘要:摘要:哲学是“爱智慧”,然而智慧有许多种,那么爱智的道路也就不只有一条。如果论说哲学的创造性,可能没有哪个国家能和德国比肩,因为德国哲学的创造往往在哲学的“原始”处,这一点最为难得和深邃。哲学批判是批判某一种哲学得以成立的前提,即看它的地基牢固与否,这就如同自然科学总有一个公理,其他的定理和公式自它推演,如公理被证伪,整个学科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大变革,哲学的发展道路也是如此。三、“超人”的世界:创造与超越尼采和胡塞尔都是有着浪漫气质的哲学家,都是思想的游戏者和哲学“超人”,他们的哲学不以概念与判断为前提,因此看到了哲学看不见的地方,开辟了哲学不能开启的新天地,这种转换是哲学坐标与方向的转换。

关键词:哲学;创造;文化;超越;意志;胡塞尔;生活;德格;形而上学;万物

作者简介:

  费希特首先对此进行了改造,在康德的理性中加入了“直观”,因为“直观”就摆脱了感觉的垄断,深入到了理性领域,理性就不再是逻辑形式的“规范”,而且能够进行创造,而理性有了直观也就有了现实性,有了具体内容。也就是说,费希特从康德出发走到了康德的反面,哲学从“理性”走向“现实”,由“二元论”走向“一元论”。

  对此谢林感慨道,康德给我们出了难题:“我们要有理论的确实性,就得失去实践的确实性”,因此“只有在一种更高的哲学之内才能加以解决”[1],于是,谢林将康德没有贯彻到底的原则进行到底,方法就是将康德辛辛苦苦打造的由“感性经验”引导的知识论统统“悬置”起来,建构了一个纯粹而彻底的“理性创世论”,因为只有这个理性才是最自由的,它不需任何外在的感性条件,却可以创造无限的天地,这个“天地”既有现象,又有本质,是个“集合体”。这样一来,理性与信仰一样就不再是盲目的,而是自由的、创造的。

  在康德拓荒、费希特和谢林铺建的这条路上,黑格尔的作用最为重要。因为前人在理性的框架中添加内容,赋予其自由的实质,而黑格尔则指引了理性行进的方向。黑格尔在谢林的“绝对哲学”中加入了“时间”,开创了理性在历史中“创世”的辩证统一的崭新历程。在他的《精神现象学》中,黑格尔让理性在现象界中不断历练“外化”成长为“绝对精神”。

  然而,事实远没有这么简单,如果说哲学是“爱智”,那么“智慧”绝不止“理性”一种。叔本华就认为理性的世界只不过是表象,意志才是本体,才有最绝对的创造性。叔本华说:“对我来讲,人身上永恒的和不可摧毁的,因而构成人身上生命原则的,并不是灵魂,如果允许我使用一个化学术语的话,而是灵魂的基本要素,就是意志。所谓灵魂是已经组成了的:它是意志和理智的结合。这个理智是第二位的,是有机体的后来部分,作为大脑的一种纯粹的功能,是由意志决定的。意志则相反是第一位的,是有机体的先前部分,有机体是由意志决定的。”[2]如果说黑格尔的理性“神”还下凡走了走,看了看,那么叔本华的“意志”就与任何理性无涉,因为先于理性,尽管生动,但走不进人间,只能深埋于地下,于是叔本华失望透顶:“人生是在痛苦和无聊间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3]

  同样还是在这样一个点上,尼采却绽放出一个美丽的人生:做超人!人才是一切的尺度,“世界”不是天上“神”的天堂,也不是地下“魔”的地狱,而是顶天立地的“人”的伟大创造,因为无论是“神”还是“魔”都是人创造出来的。于是尼采将康德和黑格尔的理性“神”从九天拉下凡尘,让叔本华的意志“魔”从此走进人间,并使其“联姻”,彼此帮助又互相制衡。尼采给这个新组合取名叫“权力意志”,它是“权衡”的意志,更是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快乐开动理性机器的力量,使人成为“超人”的东西。尼采告诉我们,人的一生不是要历经磨难成全“理性神”,也不是稀里糊涂地被“意志”牵着去享受,而是要快快乐乐地做主宰自己的“超人”。那么,何为“超人”?尼采说“人是人的未来”,也就是说超人就是不断创造、不断超越的人。这样的“超人”在“永恒轮回”中创造,在永恒的游戏轮回中获得超越。

作者简介

姓名:周红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