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跨阶层代际流动是否增加人们的社会资本 ——基于中国综合社会调查的分析
2018年06月22日 09:39 来源:《求索》 作者:边燕杰 芦强 字号
关键词:阶层;流动;交往;群体;网络;排斥;集体主义;出身;职业;影响

内容摘要:第一,在个人层次,即使经历了跨阶层流动,与现有阶层地位的人们的交往,将笼罩在阶层出身的阴霾之下,交往区隔明显存在。其二,文化资本的阶层化孕育了社会交往品味、偏好、志趣的阶层化,强化了阶层内部交往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体现在阶层价值观念、阶层社会态度、阶层行为方式的流行和代际继承上⑦。两种效应都遵循着集体主义排斥的逻辑,体现了出身阶层对个人交往规模的影响,其结果是跨阶层流动者在流动后的相当一段时期,其主导的社会交往对象,都来自于出身阶层,而不是流动后的现有阶层。第一种后果是,由于人们的习惯、态度、偏好等社会交往要素都与出身阶层相关,所以一旦发生跨阶层的社会流动,将伴随着流动者与流入阶层的心理脱节、交往隔离、社会失范,即所谓的“索罗金解组命题”。

关键词:阶层;流动;交往;群体;网络;排斥;集体主义;出身;职业;影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跨阶层代际流动是社会结构开放性的重要标志,而社会资本是测量流动群体和个人融入新阶层的指示器。全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分析显示,进入本世纪以来,实现了跨阶层代际流动的群体增加了人际网络规模,其效果对于中下阶层尤为明显。与此同时,向下流动群体保持其出身阶层的优势,其网络资源含量显著高于未流动群体;向上流动群体,虽然出身于较低阶层,其网络资源达到流入阶层的平均水平。基于集体主义和个体主义双重排斥理论,论文剖析了数据分析结果,并讨论了它们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社会流动 社会交往 社会资本 城市居民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基于多学科理解的社会网络分析模型研究”(项目编号:13&ZD177)。

    作者简介:边燕杰,男,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社会学系终身教授;芦强,男,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博士生。

  一 研究的提出

  “我的白领朋友们,如果我是一个初中没毕业就来沪打工的民工,你会和我坐在Starbucks一起喝咖啡吗?”这是一篇名为《我奋斗了十八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帖子的开头,一度在网上迅速传播并引发广泛讨论。作者以第一人称陈述,“我”出身于农村,进城读大学,发现那里司空见惯、唾手可得的东西,需要农村人一辈子的努力才能勉强获得。对“我”而言,想要跨越阶层鸿沟,不仅面临资源获取的困难,更面临人际社会交往的挑战。当“我”从大学毕业留沪工作后,学费还贷、房租和日常费用、资助弟弟妹妹读书,等等支出接踵而来,每月所剩“只够我每顿吃盖浇饭,我还是不能与你坐在Starbucks一起喝咖啡!”后来呢?“当我奋斗十八年,终于能够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直到此时,“我”才认为自己“已经融入到这个国际化大都市中了,与周围的白领朋友没有什么差别,可是我无法忘记奋斗历程中那些艰苦的岁月,无法忘记那些曾经的[农村来的]同学和他们永远无法实现的夙愿。”作者吐露的心声,不仅是底层群体向上流动过程中的内心写照,更体现了交往区隔在他心中的痛苦烙印。

  阶层之间的交往区隔是一个令较低阶层难以挣脱的社会困境,因为它是一个稳定常态的社会事实。所谓交往区隔,是由于阶层差异而发生的人际交往态度的相互漠视,行为上的相互排斥,最终体现在人际交往的相互断联,阻碍了流动群体的阶层融入,在我国现阶段影响了“农转非”群体对于城市社会的融入。这是令人担忧的。与之相反的情况是,伴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化进程,社会开放程度的逐步提高,社会排斥力量的减弱,跨阶层流动的群体,无论向上流动还是向下流动,无论流入还是流出城市,在流入的阶层内部,人们的社会交往规模和网络资源含量稳定增长。这是一种可喜的结果。在可忧和可喜的两种完全不同的判断之间,我国城市社会的现实情况是怎样的呢?社会交往的阶层区隔究竟有多严重?其内在逻辑又如何解释呢?本文基于相关理论和实证数据,试图回答这些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边燕杰 芦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