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杨菊华:将“隔代照料”纳入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
2018年05月30日 10: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菊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年轻女性而言,社会托育服务发展不足带来的工作—育儿失衡就是她们面临的主要矛盾。当前,女性的职场期许较高,实现家庭和事业双赢的意愿较强。但是在过去30多年中,人的再生产成本回归家庭,生育和工作似是“鱼和熊掌”。这极大地制约了女性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全面两孩政策目标的实现。探索符合国情的3岁以下托育服务体系及服务模式,将隔代照料纳入该体系中,有助于补齐社会托育服务不足的短板,完善全面两孩政策的配套制度安排,实现“幼有所育”的发展目标。

  将隔代照料纳入托育服务体系的必要性

  目前,在托育服务总量不足、结构失衡、服务质量无保的情况下,祖辈已自发地成为婴幼儿照料的主体人群。

  约4/5的婴幼儿由祖辈照料。不同研究因调查对象、调查地点、儿童年龄等因素之别,隔代照料占比存在一定差异,但至少一半以上婴幼儿接受隔代抚育,有的地方高达90%。2016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城市家庭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调查”的结果表明,祖辈照料占照料者的80%,形成“4/5现象”(包括辅助性的日间看护)。

  全面两孩政策加剧隔代照料需求。中国人普婚普育,且生育一孩是家庭内在的刚性需求,但二孩生育则会权衡生育与职业发展之间的成本—效益。育儿成本居高不下,使得安全、便捷、经济的隔代照料成为二孩生育的重要砝码,是很多家庭的不二选择。多地的调研都有一个共同指向:若有老人帮忙带孩子,女性更可能继续生育,反之亦然。

  隔代照料“有实无名”。代际互惠是普遍现象,在延续传统中实现家庭功能。隔代照料客观上分担了政府的责任,却被视为自然形态和天经地义,其社会服务功能未受到政府重视,处于“志愿者”和“义务化”状态。照料主体的基本权益也未受到应有保护,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老年群体福祉的改善。

  隔代照料“有养乏教”。隔代照料既是两代人的主动选择,但也可能是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隔辈亲”可能导致老年人溺爱孙辈,凭经验行事,养有余而教不足,难以实现父母“科学早教”之愿,代际之间难免发生冲突。

  隔代照料“有心无力”。由于照料主体多年近花甲,而“过度育儿”之风更使婴幼儿照料格外劳心费力。对于长孙,祖辈多自愿帮忙照料,但对次孙,祖辈因年事已高,健康状况衰退,多有有心无力之感。老人若病倒,双薪子女家庭“两端”同时失守,加重子女负担。同时,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延迟退休政策的出台,部分年轻老人还要照顾他们的父辈,隔代照料更难以为继。

作者简介

姓名:杨菊华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课题:
  •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面二孩政策下城市地区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研究”(17ZDA122)、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普二新政’下家庭友好政策与女性家庭—工作平衡关系研究”(71673287)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